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444章
游戏下载

爱与勇气与智慧与正义的女神啊

时间:2016-12-20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难题

下一篇: 杀人容易救人难

他们的正前方,有一个东西闪烁了一下。

然后,一个只有一米左右高的,像是人类的生物,从一颗焦黑的树下站了起来,她有一头枯草一样的长发,乱糟糟的,在树干的阴影下,这个生物就好像是从地底下爬出来的一样……

当他们靠近的时候,她布满了血迹的脸,正好转了过来,她咧着嘴,对他们挤出了一个恐怖的笑。

如果以一个正常人类小女孩的来判断,她的年龄大概在八到十岁之间,但她的笑实在不像是童年小姑娘的那种纯真的笑,尤其是在这样的一个世界背景下,更觉得她的出现突兀而不正常。

“呃……绕路?”裴鹏天最怕这些鬼东西了,飞快地就后退了好几步。

“为毛不是一枪崩了她?”张宁问。

“呃……算了吧,这么可怜。”沈照楼想了想回答。

“而且她也不像变异生物——那些变异生物都是主动攻击我们的。”韩笑点头。

那个不明的类人生物,突然一下转过身,抱起什么东西就跑了,胡子下意识地把鼠标往上拉了拉……

可惜,这种诡异的遭遇,都没有让北斗七星再亮一颗。

但胡子的脑子里还是有东西在转动……

刚才那个小女孩身上是有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

闪烁……

他好像是第二次还是第三次看到这种闪烁了。

“追!”胡子虽然没想明白,但反应先于思考,给出了追上去的指令。

星火像是一道闪电一样,已经冲了出去,胡子他们紧随其后,却还是只能无奈地先看着那个小女孩渐渐消失在视野范围内……

她跑的太快了。

但是,星火像是仍然能看得到她的行踪一样,继续往前追击,一个转弯、两个转弯……每次转得都毫不犹豫,胡子他们跟在后面,都不知道他怎么在这里就要转的。

一路沉默。

大概追了有五分钟,都还没有看到那个小女孩的身影。

十分钟……

没有。

十五分钟……

依然没有。

陈尧完全没有在意时间,继续在往前追。

而他的前方,胡子他们也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沿路清怪,沉默追击……

他们这样大概打了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他们在复杂的丘陵上,上上下下的跑,还两次路过了他们遭遇那个小女孩的地点,看上去好像是一场没有尽头的追击。

可胡子视角一拉,他震惊地看到北斗七星的第三颗,直接就这么亮了。

“我靠,真的没天理了啊。”韩笑也同样看到了,“我们这又干了什么?”

他们这二十分钟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打的全部是之前打过的怪,因为他们只是在追人。

聊天?聊天都没有聊!

一路沉默的追击,竟然也让他们得到了第三颗星?这到底什么逻辑!

“我大概有点明白了。”在韩笑他们被越搞越一头雾水的时候,胡子的思路反而越来越清晰,“这一颗星我倒是看懂了!”

“啊?”裴鹏天直眨眼,“为什么?我最看不懂的就是这一颗啊。”

第一颗星亮起来可能有很多原因,他们猜都能猜出那么多来,第二颗星肯定跟那只鸟有关,而这第三颗星,他们才真正是什么都没做,只是追个诡异的小女孩还没追到,结果就亮星了?

胡子笑了两声:“嘿嘿,不然怎么说经验重要呢?”

“少卖关子,快说!”沈照楼最不吃这一套了。

“我们……好吧,主要是队长,我们跟着队长追那个小女孩,你们知道追了多久吗?二十分钟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第三颗星奖励的,是我们的耐心耐力!”胡子说道。

“……”全队茫然。

“还不明白吗?其实,系统是有提示的,每一个拿星的点,都会有什么闪烁一下,第二颗星奖励的应该是实力或者细致的观察力……嗯,实力要求倒不高,应该是细致的观察力——至少那个时候我就没看到有一只三足鸟飞过去了。”

“那只鸟有闪一下吗?”沈照楼问。

“有。”陈尧淡淡地回答,“只是一下。”

“就和我们在山洞里遭遇蝙蝠的时候,那个特殊药剂的状态闪了一下一样。”胡子说。

“可那第一颗星是奖励什么?”谢轻名又不明白了。

“呃……这个我也还没想通。”胡子他们在山洞里并么有什么值得奖励的特别发挥,如果不是特殊药剂起作用,他们可能都团灭了。

但是,他已经很确定了,点亮这北斗七星的东西,就是他们这个团队所拥有的一些东西……

可又一个新的难题来了。

“我们身上的优点这么多,怎么知道系统要奖励的是哪些?”胡子很不谦虚地问道。

“哎,优点太多也很难啊。”裴鹏天更不谦虚地接话。

“我们是爱与正义的化身,勇气与智慧并存的……”韩笑说着,有点接不上台词。

还是张宁帮他接了一句,“雅典娜女神?”

韩笑恶寒地骂了声:“滚!”

“找到了。”陈尧清冷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打断了他们的扯淡。

他们跟前几步,看到陈尧的星火,已经一把M200指着一个草丛了,里面汪汪汪地传出狗叫的声音。

胡子一脸莫名:“找到……一条狗了?”

陈尧摇头:“小女孩。”

“小女孩是条狗?”韩笑诡异地问。

陈尧继续摇头。

裴鹏天得意一笑:“我知道了,小女孩在这里生存太久了,不会说人话,只会学狗叫……不过也学得太像了一点吧?”

沈照楼一个人给了一爪:“你们都什么脑回路啊?最正常的情况不应该是那个小女孩带着一条狗吗?”

“呃……好像是哦!”全队恍然,他们脑子这都是怎么了。

果然,从草丛里冒出也黑乎乎的身影——正是他们追了二十分钟的那个小女孩,她的手上,抱着一条和她一样脏兮兮的小狗,一大一小警惕又害怕地看着他们。

胡子嘿了一声:“不是很能跑的嘛?怎么又不跑了!”

“她受伤了。”陈尧扫了一眼跟黑色的草丛几乎融为一体的暗红色的血,低声回答。


上一篇: 难题

下一篇: 杀人容易救人难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