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40章
游戏下载

我是他的队长

时间:2016-09-19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哥,我错了

下一篇: 绝对主力沈照楼

陈尧听着楼下的声音,平静地转进了他旁边的一个教室。

沈照楼和裴鹏天正奇怪着,就看到陈尧的身影,已经从那个教室的窗户消失了……

“我……草!”裴鹏天直瞪眼,“他刚才原地不动,只是在考虑哪条路最近?”

“他这‘只要在老子脚下的就是路’的毛病,真该好好给他改改了。”沈照楼气急败坏爬到窗户口,还真找不到下去的路线,只能和裴鹏天一起转头,乖乖跑楼梯下去。

教学楼后面的花园树木很茂密。

那个高二的学生,一言不合就操起一根桌腿砸向胡子,胡子正伸手去挡,就看到他的前面出现了一团黑影……

然后,他再抬头,看到陈尧像是瞬移一样,凭空出现在了他的前面。

那个学生举着桌腿的手,顿时停在了半空中。

因为,他的手腕,已经被陈尧牢牢抓住。

“你……你是……啊!!”那个学生感觉到手腕传来的压力也来越大,“陈尧?”

“我是。”陈尧面无表情地回答。

陈尧的手越收越紧,那个学生手上的棍子一下就掉了。

山林里的猎人,拉得开多重的弓,就能干得过多大的野兽。

因为科技越来越发达,辅助工具越来越多,陈尧的臂力和握力,比起以前的猎人都差得远了。

可是,和城市里三岁就开始埋头学画画的学生,那也是一个天一个地!

那个欺负胡子的学生脸都扭成了一团,哼哼唧唧地要哭了:“右手……别……”

“嗯?”陈尧没听清楚。

“哥,陈尧哥!右手……右手要写作业!!”

“噗……写作业。”胡子一听这话,一下没忍住就笑了出来。

“妈的,别笑!”他们那个气啊,这个陈尧看上去也没几两肉,怎么随手一下杀伤力就这么大?

要不是陈尧来了,他们非好好教育一下这个转学生不可。

可是,现在怎么搞啊?

明显打不过啊!

“我说,”胡子从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叶,眯起眼睛,说道,“你们这台词,画风太不对了吧!”

说好的校园黑道呢?

他们这么蹦台词是什么节奏?

一秒画风突变,搞成校园喜剧?

那个学生好不容易被陈尧松开,扔在了地上,他不敢正眼看陈尧,却朝着胡子示威地指指点点了两下,大意可能是“你给我等着”之类的意思。

陈尧也没看胡子,更没有看那几个落荒而逃的学生。

他眼睛的余光一瞟,瞟到了一个疑似背着键盘包的人影,从树林的另一头走过来,好像是看到了这边有动静,站在那里就没有再往树林里面走。

“你们高三是在那边吧?”陈尧指着树林的另一头问道。

“对啊。”胡子点头。

“哦。”陈尧也点头,看到沈照楼和裴鹏天都赶了过来。

“哦是什么……”胡子一头雾水。

沈照楼和裴鹏天跑得气喘吁吁,尤其是裴鹏天又胖又少锻炼,刚才还一溜跑上去叫陈尧他们,体力消耗极大,汗流浃背地别提有多狼狈了。

沈照楼也好不到那儿去,她中午约陈尧出去“散步谈人生”,谈的其实是她承认自己跟上全队节奏有点吃力的事情,本来就谈得满头都是汗,现在又是一阵猛跑,额头上的汗一滴滴地往下掉。

不过真美女就是真美女,素面朝天的算留点汗也不怕掉妆,她随手拨理了一下头发,就立刻美丽大还原了。

“没事吧?”沈照楼急忙忙地问。

“没事没事,没少胳膊没少腿。”胡子一听美女关心,整个人都暖暖哒。

“我也没事。”陈尧也摇头。

“靠!”沈照楼两把爆栗敲在他们脑袋上,“谁问你们有没有事?”

裴鹏天朝着那几个学生落荒而逃的方向努了努嘴:“那几个,没事吧?”

胡子脸有点抽搐:“当然没事!”

他跟陈尧留给队友的都什么印象!

裴鹏天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又锤了胡子一下:“你想什么呢?三两下就能撂倒的事儿,跟他们客气什么?”

“嘿。”胡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算了,就凭他们那小胳膊小腿儿的,也打不伤我,我这么多年风里雨里过来,身体皮实着呢!”

“可是……”沈照楼总觉得,以胡子的身份被这么几个小喽啰欺负着,就算不受什么伤,心里的落差也有点太大吧?

“当然,如果他们太过分了,影响到我比赛,那我肯定不会含糊,”胡子见他们都有点担心,心里又暖暖的,“我毕竟比你们大了好几岁,懂拿捏的。”

也就是说,只要不影响到比赛,他就忍了!

哪怕有人朝着他的脸扇一巴掌,他大概也会笑呵呵地说声“对不起,我的脸皮太厚把你手打疼了”——因为不影响比赛嘛!

沈照楼摇了摇头:“你这是何必呢?”

“你们不懂。我这样的人,有一个跟上校队参加比赛的机会不容易,”胡子揉了两下被踢疼的肚子,笑着抽气,“一旦离开了校园,你会发现,你身边的人满脑子满嘴都是钱钱钱、女人女人女人……梦想,那是什么?一块钱三斤有人要吗?呵呵呵……所以了,被他们打两下真不是大事,我二十一岁了回来读高中,还珍惜什么脸面不成?只要我还能厚颜无耻地跟着你们一起,打出校园赛,打进C级联赛,一路往上冲冲冲冲冲……其他什么事都不重要。”

“……”沈照楼和裴鹏天互相看了一眼。

胡子现在所说的,他们确实还没有办法完全理解。

他们只是隐隐知道,胡子真的太珍惜这个机会了,什么委屈都可以当小孩子过家家。

陈尧面无表情地沉了沉眉毛,说了声:“没事了,回去睡午觉。”

裴鹏天干笑了两声,把陈尧的脖子一勾:“我还以为你还记恨他打伤大叔,不会下来管他的,没想到,你的动作是最快的!”

陈尧嗯了一声。

沈照楼也笑了:“我跟胖子一样,以为你挺不喜欢胡子,不准备管他死活……”

“我不喜欢。”陈尧并没有否认,但他扫了一眼胡子,冷冷地说道,“但是,我是他的队长。”

沈照楼他们三个人同时一愣。

陈尧不是圣人,他也没有胡子那种摸爬滚打出来的历练和成熟,他对胡子就是有芥蒂,他也不怕承认这一点。

但是,什么是个人喜好,什么是队长职责,他能分的很清楚。

“我是他的队长。”他们都不知道,树林的另一头,有一个一直不自觉地越靠越近的人影,浑身已经抖得不像话了,“队长……队长……”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