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625章
游戏下载

没有用的狙点

时间:2017-03-27   word格式下载

消失的运输船这张地图,就好像悬在独裁战队头顶上的剑。

这把剑不落下来,一直就能给他们带来压力,不只是谢轻名一个人的压力,同样也是全队的压力。

谢轻名是队伍的重要位置,他压不上去全队就压不上去,他退不下来全队就退不下来,正面战场上,二号位的发挥就像是一面旗帜,这面旗帜迎风招展,队伍才能跟着迎风招展。

消失的运输船这张地图上,谢轻名的百无一用招展不起来的话,他们队伍的战斗压迫力会大打折扣。

独裁战队的战术体系里,二号位是太关键的一环了。

以前的秦一烛是,现在的谢轻名也是。

独裁战队的二号位,有时候是真需要飚到自我失控的,就连陈尧都打不了。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来吧。”韩笑也深呼吸了一口。

谢轻名是怎么被罗敬之整出精神问题的整个过程,韩笑都是看到了的,当年职业定段赛上运输船五人轮刀,他旁观都看得犯恐慌。

他和谢轻名队友一年,谢轻名对就运输船的厌恶也同样变成了他、裴鹏天跟沈照楼的厌恶,虽然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可同队作战,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今天这一场比赛,就算不能彻底了结谢轻名的运输船心结,至少了结一下韩笑若有若无的心结还是没问题的。

上半场独裁战队出生在警方,F-111出生在匪方。

第一局手枪局,在船中央,箱子最密集地形最复杂的地方打响,当然,这张地图虽然热热闹闹地加了好几次箱子,但不管怎么加掩体,船板上也总是一个平面,再复杂也复杂不到哪里去。

橙色和蓝色的箱子,可穿不可穿的箱子,堆叠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条不能容纳太多人通过的小道……

十个人穿梭其中,像是走迷宫,也像是捉迷藏。

只除了时不时响起的枪声……

每个人的出手机会其实都很短暂,大多数时候都是刚举枪就有生命危险,大屏幕上让观众眼花缭乱的跑动和对抗,不知道为什么却并没有带给人杂乱的感觉,反而觉得所有人都打得非常清晰。

“确实每个人都打的很清晰,星火的目标是对方的两个明显短板选手,他们的三号位和五号位选手,在这两个选手阵亡之前,他肯定会保证自己的生存,而对方三号位想杀的是小叶子,小叶子的目标则是对方四号位或者五号位……”谭丹说。

“他们打的不乱,因为看起来好像十个人在迷宫里乱撞,实际上他们每个人只需要做好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预判并追击自己的目标,第二件事则是走位好,干扰对方选手对自己的预判和追击。”孙云龙说着自己笑了起来了,“哈,我这说了等于没说。”

什么比赛还不是这样了?

他这话拿到任何一场比赛中都没什么问题。

“人头啊。”郭少宁拖着腮在一边看的着急,“这俩战队,摘个人头下来好难啊!”

双方仿似雨穿繁花似的频繁走位,生死之间抢出来的那一枪又一枪,让场上的观众看着过瘾,可是,再过瘾也要有个结果的……

人头呢?

“命中率太低了。”陈尧看着星火的血量已经到了二十多点。

他追击的两个目标已经只剩下最后一枪的事儿了,随便擦掉几点血就能死的。

但这种战斗中,他都不确定自己会不会比对方三号位和五号位先死。

他们双方都是重防御,优先买了架,没带手雷,打的就是游击拼抢,可现在陈尧突然觉得,如果有一个手雷在,他们直接就破局了。

甚至都不需要手雷杀到人,只需要一声响……

“如果有一个手雷就好了。”陈尧无意识地说道。

“啊?我带了啊!你没看到?”韩笑突然接话。

“……”陈尧没说带手雷,也就没有注意,这会儿一看还真带了。

“什么时候带的?”吕洱舔了舔嘴唇。

“咳……跟谢轻名上运输船,习惯了……手一滑……”韩笑说道,“毕竟这张地图我们还是需要一点安全感。”

“……”陈尧默默地给他们的“安全感”点了个赞。

双方艰难的均势,随着一颗手雷的爆炸就打破了。

百无一用听到响声就像是一支离弦的箭,秀各种折返步法,秀得飞起……

“哈,百无一用就像在箱子之间弹来弹去的弹簧球啊!”孙云龙一边鼓掌一边说道。

“……”谭丹这么资深的解说,居然被孙云龙这么个形容方法给弄卡壳了。

不过再怎么弹簧球,那也是一个杀人如麻的弹簧球。

他比手雷还快,手雷都还没拿到人头,他就已经率先破局了。

他手上的USP是刚换的新弹匣,子弹跟泄愤似的倾泻而出,几秒钟的时间,就直接打空了这个弹匣——要知道他上一个弹匣可是足足用了三十五秒,各种找机会才打空的。

“百无一用用手枪这打出的是什么火力啊,跟吃葡萄吐籽儿一样一粒粒往外蹦……”

“……”谭丹再一次被孙云龙成功地堵了回去。

百无一用一动起来,F-111就压不住了,这一场在手雷扔出来之前,所有人都以为会打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手枪局,十秒钟全部结束,胜利的是独裁战队。

第二局独裁战队的装备是有相当优势的,但对上一支不知道什么时候爆一下实力,就能秒了他们的高一级的联赛战队,陈尧依然谨慎。

“百无一用,洱海潮声,小叶子去A,不要上箱,笑帮主一个人去看一下B,注意走位。”陈尧简单地说完之后,直接就跳上了船头。

但是,他并没有借助箱子往前,跳上最近的狙点,而是后跳到船头烟囱下面的一个不高不低的点位上。

枪口从烟囱的侧边探了出来……

“我去,这个地点也能架枪?不稳吧。”孙云龙从来没见过这个位置架枪的。

“呵,大概差不多就行了吧。你别忘了这是跟911发生器连续卡镜头打丛林对狙的狠角色。”谭丹比较意外的倒不是这个狙点不好,毕竟在一线比赛里,更奇葩的狙点她都见过,“但从距离上来说,这应该是个无效狙点吧?”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