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712章
游戏下载

都不知道怎么赢

时间:2017-05-15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偷袭破团战

下一篇: 这口锅我来背

星火这一颗子弹,仿佛在星光广场上都带出了飞翔的声音。

罪战埋包的地点是在31号补给站。

这里不是在13号、15号那种拥有库房或者实验室的大中型补给站,31号补给站没那么大,狙击手的发挥会相当困难。

但星火这一枪,还是稳稳地从草药不寂寞的心脏位置穿体而过,随着这一枪喷出的血,短短几秒钟就流了一地。

“今天的星火相当血腥啊,这都是打出的什么效果?”杨御晨都想问这游戏怎么过审的了。

“他看出了草药的头盔不错,但身上的甲是偏防辐射的。如果一个狙击手在这种局面下,能做到的是一百分的话,我给他九十分。”林低弦对陈尧这一枪的评价相当高。

星火和笑帮主两个人,配合默契,互相掩护,两个角色的目标明确不重复,才为这一枪制造了一个大前提。

然后,就是陈尧一个人的发挥了。

陈尧的星火在和草药不寂寞距离那么近的情况下,借着一个掩护就调转了目标,而且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判断出如何才能对草药不寂寞一枪狙杀,且做到了,这一枪看似挺寻常的,但含金量确实高。

那种反转突变,在一个指挥位的视角里,最准确的判断就是,绝对不能让草药不寂寞再靠近任何一个人,打出有效的一颗子弹。

林低弦是有指挥能力的,他在那个时候对草药不寂寞的判断,和陈尧完全重合了。

所以,星火打出的是一枪完美狙杀。

这个距离,这个难度,这个发挥已经是极限了。

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极限,任何人来了都不能做得更好了,因为,最好就只能是这么好!

那把轻巧而猛烈的9A-91,帮助草药不寂寞在掩体后面,迅速地完成了对小叶子偷袭式的追枪击杀,但也同样让她在这关键时刻,少了那几步的时间。

如果星火一枪没能弄死她,等她往前再挺几步……

那么,她的子弹可能就顺利地落在了星火或者笑帮主的身上了!

星火和笑帮主都不是满血。

让草药打出拿几枪的话,他们会不会直接被带走,还真难说。

别看草药不寂寞是五号位,但人也是挂着白星的职业选手,任何时候都不能对她掉以轻心。

“现在局势明朗了。罪战只剩下Holmes了!独裁战队两个人,笑帮主继续压制Holmes,星火去拆雷包……”

“Holmes放弃了他的9A-91,他捡了洱海潮生的SA-VZ58,”杨御晨的声音其实已经是落后于画面了的,他说话的时候观众席已经叫了起来,他不得不加大声音,“啊啊!星火!星火面对Holmes的阻止,竟然一动不动,直接拿生命值扛了三枪!”

“天哪!这是什么样的定力才能直接拿绳命去拆包啊!”谭丹看着星火的行为,手紧张得一直都捏在麦上,以至于她的声音听起来都有点回音。

蓝图基地上拆包的过程中中枪,是不会被系统自动打断的。

大型地图的雷包本来就难拆,星火面对Holmes直接开枪阻拦,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完全是已经克服了一个选手的职业本能了。

林低弦的声音有点缥缈了:“他这不仅仅是定力,而是……只能这么做了。”

陈尧没得选了。

只要雷包一爆炸,他们就自动输了。

不直接拿血量去拼,难道真的就磨磨蹭蹭地拖到雷包爆炸?

没有时间!

可看到星火这样拼上去,Holmes其实也同样没得选了!

本来他急吼吼地操起枪去扫星火的时候,一直都是在用走位避笑帮主的攻击,可高频的走位对他的出手机会和出手准度影响也很大,加上他对洱海潮生这把枪用的也不熟,越急越杀不死星火。

“去球,笑帮主的枪躲不躲有毛线区别?”他的视角直接就不切笑帮主了,瞄着星火就过去。

Holmes是罪战战队的最后一个人,他一直是注意着自己的生命值,因为他绝对不能死。

可星火都已经这么打了,他也只能横了一条心!

什么都不管了,顶着笑帮主的枪口,先击杀星火再说!

哒哒哒哒哒哒……

他的精力一下集中起来,星火一瞬间就已经死血。

而雷包的滴滴声,已经快连成了令人恐慌的长音节……

雷包发出了这种声音代表它随时可能会爆炸了!

但是,什么时候会爆炸?

星光广场上的独裁粉丝都屏住了呼吸……

3、2、1……

一瞬间,仿佛发生了无数的事情。

就在这一秒钟,Holmes在星火不要命的启发下,跟着也不要命了一波,带走了拿命拆包的星火。

就在这一秒钟,笑帮主的M4里最后一颗子弹,杀死了Holmes。

就在这一秒钟……

雷包爆炸。

……

不知道什么时候,星光广场上下起了小雨。

雨不大,只是那种沾衣欲湿的杏花小雨,时起,时停。

星光广场上空的星空,也已经不见了,只有灯光制造出来的星子,还在广场上如银色的波带一样缓缓流动着。

刚才叫着“赢了!赢了!”的粉丝们,都木然地站在小雨中,仿佛都没有感觉到下雨了,不知道是因为雨太小,还是因为他们的感知被抽空了。

解说席上……

谭丹一个解说生死狙击N年的资深一线解说,杨御晨一个号称解说的游戏能横跨亚非拉的强力解说,一下子却仿佛被卷进了某种黑洞。

A级联赛上他们有这种黑洞一样的情绪吗?

没有!A级联赛也好,顶级赏金赛事也好,他们从来都没有这样过。

他们自己都说不出来这是什么感觉。

第五局不能输,这是他们自己说的。

但是,现在的结果还是输了。

明明输比赛的不是他们这两个在台上的解说,可他们也不知道怎么也会被卷入黑洞之中。

解说席上只剩下了一个声音……

“你体验过绝望吗?”林低弦这话像是在开玩笑。

但是,没有人会觉得他在开玩笑,因为再怎么好笑,他这“绝望”两个字却是把现在所有人的心情点透了。

一开始他们会以为,他们是惋惜、悲伤或者是愤怒。

可林低弦这么清楚明白地一说,只要现在还在星光广场上的人,不管是哪家的粉丝,不管是来看比赛的还是路人亦或是扫地大妈,都能感受到这种蔓延在星光广场的情绪,叫做绝望。

“独裁都已经打得这么好了,凭什么不能赢?”

“是啊……凭什么不能赢!!”

“凭什么……”

“凭什么……”

如果打得这么好还不能赢,拼到这种程度还不能赢,那到底怎么才能赢?

不知道独裁战队能赢什么了……



上一篇: 偷袭破团战

下一篇: 这口锅我来背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