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731章
游戏下载

交枪了,气死你

时间:2017-05-24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来啊,秀给我看

下一篇: 黑箱

洱海潮声他们三个人,围攻YOYO和草药不寂寞的样子,哪里像是对上高段位大神?

他们三个就好像是在说:让我们看看【晴天】怎么用呀,我真的不杀你哦……

“罪战要气死了。”谭丹发出了唯恐天下不乱的笑声,“我说独裁战队,你们连那个什么……报复性激进的高端指挥都打出来了,一下子就灭了罪战两个,见好就收行不行?”

“确实该见好就收了啊,”杨御晨可笑不出来,“独裁战队就完全无视雷包的存在吗?”

“貌似是无视了……”

“顶着雷包搞事情!这游戏还能不能好好玩了?”

“我觉得,这一定是罪战打得最委屈的一场比赛。”谭丹扁嘴偷笑,“如果我是罪战的选手,现在就趴在键盘上哭起来了。”

三个人围攻YOYO和草药不寂寞,已经逼他们逼到了弹尽粮绝,血量也已经拉到底了。

只要独裁战队愿意,他们被击杀是迟早的事情。

画面上,镜头已经转到了笑帮主和风吹不过的空战上。

仍然没有挂载空对空导弹的玛纳斯之戟,就在竹蜻蜓的追击下,完全是在秀飞行技巧了。

生死狙击里的空中载具,在视野范围内,被敌机瞄准的空域会出现一个红圈,玛纳斯之戟的体型比竹蜻蜓大得多,但它的性能也比竹蜻蜓好得多,一直就在空中上升、下降、各种扭动,又是丛林又是高空,让竹蜻蜓连续三发空对空导弹都没能命中。

“笑帮主对玛纳斯之戟的操作,完全是人机合一,竹蜻蜓这没有希望的啊!”

“无论是空战还是地面战斗,独裁战队都已经完美压制了,罪战还不祭出他们的杀手锏吗?”

“呃……罪战这是……”

“视角挂在YOYO身上的郭少宁,直接敲GG了!”

“啊啊啊,怎么能这样?喂!这样太不厚道了啊……”

“噗哈哈哈哈哈,罪战直接交枪了,就是不秀他们的大招给独裁看?现在该轮到独裁气死了吧!”

“那肯定啊!”谭丹整个人都不舒坦了,“罪战战队你们B级联赛冠军的气节呢?好歹独裁战队浪费了那么多的操作,在YOYO和草药身上,你们好歹给点回应嘛,怎么能就这样交枪了啊?”

“哈哈哈哈哈……”杨御晨笑得身子都直不起来了。

这场挑战赛的第一张地图,以独裁战队挣扎痛苦之中随时可能崩溃的状态开局,那会儿整个星光广场上,都是极低的气压。

谁能想到,上半场的最后一局比赛,能欢乐成这样?

这帮人不是来比赛的,倒像是来演小品的。

“好吧,那也只能恭喜独裁战队,赢下了第十五小局,”谭丹看到罪战的选手都已经从玻璃房里出来,跑去上卫生间了,也是满心的无奈,“让我们谴责可恶的罪战,独裁战队好不容易还算轻松地赢下了一局,就让他们赢得也不舒服。”

“哈哈哈哈哈……”杨御晨继续笑。

“晨叔,你笑得像个三百斤的孩子!”谭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罪战虽然输了第十五局,但心态依旧是很好的。

作为两支战队中更强的一方,直接交枪代表的正是他们轻松的心态,而且,交枪交在上半场第十五局,对场外也是有一定帮助的。

最重要的一点场外就是,他们直接交枪了,上半场的遗留疑问,就会大量占用独裁战队的半场休息时间!

那么,到下半场的时候,罪战无论从心态还是从准备上,都是占据优势的。

“我想问一下,如果是主神在场,这种时候会交枪吗?”谭丹就问旁边的林低弦。

“交啊,干嘛不交。他们这还怎么打?”林低弦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上半场最后的这一局,独裁战队的队长,一枪没开!”

谭丹陡然一愣。正在喝水的杨御晨,也被林低弦这随口一句给弄得差点喷了。

他们两个资深解说,竟然都没有注意到,星火从始至终弹匣未动!

明明五个人的弹匣余量都是在他们的解说辅助面板上有显示的,可他们就跟瞎了一样,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因为,正常解说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去想吧!

“哦,罪战这样交枪,让独裁战队半场休息不好过,只是因为,他们自己的半场休息会很难过,顺手拖着独裁一样难过而已。”林低弦在暗影看得最多的就是场外,这种B级联赛的队长都会用的常规小场外,已经入不了他的眼了。

“罪战有什么不好过的?”谭丹已经摘下了耳麦,奇怪地问道。

她看罪战的选手离开玻璃房的时候,都说说笑笑的。

哪里有一点“不好过”的样子?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陈尧应该是一名以个人实力见长的选手,他是独裁战队的最强点,但是,上半场打完位置,我看到的,全部是他的指挥。”林低弦说。

“嗯……”谭丹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但是,指挥上的较量也很正常,罪战有什么不好过的?”

“上半场最后一局,宁音静意和Holmes,不是死于战斗,而只是死于指挥。陈尧展现出的不只是他的指挥能力,更是他的指挥空间,这给对方的指挥位压迫感是很沉重的。”

“指挥空间?”

“大多数的指挥位,在中小型地图里都能溜得起来,但一进大型地图,各种海陆空装备一上,就搞不定了,郭少宁可能就是这一种。但他看到,陈尧和他刚好相反,手上的特殊点数越多,打出的指挥就越带感……如果你是郭少宁,你慌不慌?”

谭丹听着林低弦像春天的流云一样漫不经心的声音,心里却惊翻了。

慌不慌?

如果她是郭少宁,肯定已经慌死了。

郭少宁也是人,他肯定也慌,但他在知道自己慌了的时候,他的做法是先给独裁也送了个麻烦,并立刻调整团队气氛……

如果不是林低弦说出来,谭丹跟杨御晨都看不出来,他为陈尧的指挥而慌了。

很多时候,郭少宁真的已经超出了一个B级联赛战队队长应有的表现。

“第一张地图上半场,罪战整个还是不错的,至少十比五大比分领先,下半场只要再拿下六个小局,就能赢了,”杨御晨说,“就看下半场手枪局了。”

“嗯。如果手枪局被罪战拿下了,那就换独裁战队可以直接交枪了。”林低弦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水,一边拧瓶盖一边回答。

“但是,”谭丹说,“手枪局对指挥依赖比较小,个人实力更重要,独裁战队取胜的机会,估计不大……”



上一篇: 来啊,秀给我看

下一篇: 黑箱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