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774章
游戏下载

指挥前提就错了

时间:2017-06-15   word格式下载

“一开局,她就知道你在观察位。”陈尧说。

“是。”

“她知道狙不死你。”

“当然。”

“所以,她从匪方出生点,迅速移动到屋顶避雷针后方。”

“她这个狙点不稳,她不求杀死谁,但我必须要到天沟靠近矿区七百六十米的地方,才能看到她。”

“她的第二个选点……”

“我必须前进到C包点平台,在消防梯的第十九层,才能看到她。”

陈尧没有再跟他对话下去了。

没有必要!

罪战的意图非常明显——他们想欺负霍小乙对地图不熟。

可就连陈尧都没有想到,霍小乙还真不吃对方这套——他对地图熟得很!

他虽然一直没有归队。

但是,他一直都在为每一场比赛做准备,即使这场比赛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有他登场的。

“低点掩护,难度很高。”陈尧的镜头里,红色十字已经跟宁音静意的脑袋重合,嘴里却是很少有地溜出了一句废话,“辛苦了。”

“客气。”霍小乙不自觉地就抬起头,挺起胸。

陈尧的星火枪口一掠,然后往下压了几分,砰地一枪爆掉了风吹不过。

本来全场观众看到他瞄准宁音静意的时候,都以为他要对宁音静意开枪了,谁知道他最后一刻枪口微挪,直接点掉了镜头里的另一个人。

陈尧杀死风吹不过之后,镜头就直接拉远了。

“小乙,Holmes和草药……”陈尧看到他俩已经要绕到不笑的小乙背后了。

“我拦一个,你狙一个?”霍小乙问。

“行。”他俩快速分配着人头,就好像是两个配合已久的老猎手,看着两头猎物一样。

而就在他们两个人搞分配的时候,宁音静意被击杀的提示弹出。

百无一用击杀了宁音静意。

“宁音静意已经尽力了,真的尽力了,”谭丹都忍不住为他说话了,“百无一用飚起来了,洱海潮声还在打配合,风吹不过那个手雷有点水,如果炸死百无一用和洱海潮声中的任何一个,宁音静意就肯定不会死。”

“嗯。确实是这样的,宁音静意再多活一秒,百无一用跟洱海潮声也都得死!”

FPS游戏就是这样,一秒钟的时间,也许结果就完全不同。

宁音静意也爆,百无一用也爆。

两个二号位的爆发,就是极短时间内你死我活的结果!

而这场爆发对战,百无一用是胜利者。

“星火选择狙掉风吹不过是对的,”杨御晨说,“风吹不过比宁音静意剩余血量高,而且身上还有烟雾弹,太容易造成不可控因素,而宁音静意……陈尧知道百无一用能赢。”

“他凭什么知道啊。”谭丹笑着摇头。

宁音静意一个二号位,一个职业七段的二号位,爆发起来双杀百无一用和洱海潮声绝对没问题!

陈尧就这样放心地把这样一颗定时炸弹,扔给队友不管,自己去转杀Holmes了?

“他对队友的实力有把握。而且,他好像在抢节奏!”杨御晨已经看出来了,陈尧无时不刻地在阅读每一个战场的实力对比。

陈尧操作星火狙掉风吹不过的时候,至少有五成以上把握,相信百无一用和洱海潮声能杀了宁音静意的。

为了抢节奏,降低比赛时长,他直接就不管了。

赛场上,A区附近狙位的一声枪响,和C点附近的一串枪响,结束了第五局的战斗……

星火一枪命中Holmes。

不笑的小乙全场没有开枪,一开枪就带走了草药不寂寞的人头。

“完胜!又是一局完胜!”谭丹抑制不住的激动,“独裁战队已经十三比七领先,他们把上半场的领先优势,一直延续到了下半场……也许,还将直接延续到结束!”

“罪战的这个受迫性暂停,效果果然比较有限。”杨御晨看了一眼罪战的玻璃房,说道,“看不出很明显的战术变化,相反还多出了一些失误。”

既然是受迫性暂停,一般效果都不会太好。

但杨御晨还以为一个曾经带过一线战队的代理队长,这种时候能够临场发挥一波的……就好像第一张地图里的陈尧一样!

现在看来,他对这场比赛的期待有点太高了——被独裁战队第一张地图的拼死抢分拉高的。

不是每个人都是陈尧!

即使他郭少宁,有着更高的职业段位和更漂亮的过往。

杨御晨甚至都有点不敢信……

面对类似的绝境,凭什么陈尧能够做到的,郭少宁却做不到?

他们都是队长,都是指挥位,而且,郭少宁的经验和实力远在陈尧之上!

“哦,罪战这一局是输了,和暂停之前的一局一样,都是被独裁战队无损拿下。”林低弦不得不站出来帮郭少宁说两句了,“但你也不能觉得郭队什么都没做哈……”

“他做了什么?”谭丹跟杨御晨还真没看出来。

“不笑的小乙在这一局的比赛中,一共才开了六枪,位置转移却高达十四次,”林低弦抓着头发,懒洋洋地说道,“郭少宁的思路是,利用霍小乙对新地图不熟,对他进行反复调动,废掉他。”

“呃……可是……”

“可是一点都没看出来对吧?”林低弦看上去很头疼,“郭少宁的这个废掉独裁最强点的打法,有一个前提,就是霍小乙确实对新地图不熟……然而,很可惜,他很熟!

正因为不笑的小乙每一次转点,都又快又准,让比赛无比流畅地进行着,所以,两个如此资深的解说,竟都没意识到郭少宁做了些什么。

谭丹对林低弦撇了一下嘴,以示鄙视。

她现在明白了,林低弦刚才在比赛中一直不吭声,直到小局结束,才说出这么多,原因猜都不用猜——霍小乙熟知的那些点位,林低弦可能一个都不知道!

一个这么久没打比赛的职业选手都在好好训练……

而林低弦一个在阵的职业选手,每天都在搞什么?

“呐,休赛期……休赛期!”林低弦被两个解说的目光交叉火力,看得心虚地干笑道。

一看林低弦头疼加牙疼的样子,他们就知道,如果换了是林低弦,面对郭少宁这种直接针对地图的打法,恐怕会吃大亏的!

谭丹无奈地继续:“好的,下半场第六局马上开始。看来这张地图,罪战会越打越难了。”

“没有那么多‘越来越’的事情,很快就会结束了。”林低弦说,“他们这样欺负火妞,火妞不报复他们?有点甜吧。”

“欺……欺负?”谭丹他们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上一局独裁战队零损取胜,谁在欺负谁呢?

“下一局,霍小乙会让他们知道,到底是谁不熟地图!”林低弦一副深受独裁战队侵害,很懂很懂的样子……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