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8章
游戏下载

报案

时间:2016-06-30

上一篇: 诱饵

下一篇: 不科学

陈锋看了看手中的电子表,又环顾了一下自己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房间,猛然生出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正当他有些晃神的时候,床头的手机刚好响起,一看来电显示是“大眼儿”——也只有他,才会这么晚忽然打一个电话了,他应该仍旧是惊魂未定,跟自己一样想确认刚才发生事情的真实性。

果不其然,接通电话之后,那边大眼儿的声音,彷徨而急切。

“喂,锋哥,是锋哥吧,锋哥在吗?”

“干嘛一句话问三遍……”陈锋接了电话之后无奈的说道:“而且小声点,耳朵都让你震聋了。”

听出陈锋的声音,那边大眼儿声音稍微放松了一点,“锋哥……你说,先前的事情,是真的吗……”

“你手上有手表吗?”陈锋呼了一口气,他很想说不是真的,但现实如此,也由不得他瞎说,“如果你手上的手表是黑色的,电子的,而且中间有个按键,那就说明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得不能在真实的了。”

陈锋一边说话一边看着自己的手表,然后说话之间按动了那里最大的按钮,随后看到表盘上先是出了一些文字和跳动的数字。

“任务休眠,下次任务的发放时间倒计时:239小时57分21秒……239小时57分20秒……239小时57分19秒……”

“黑晶石余额:60颗。”

“装备栏:无。”

“强化栏:无。”

看着自己的这60颗黑晶石,陈锋忽然想到了什么,“喂,大眼儿,你有多少颗黑晶啊?”

“30啊,不是说任务奖励就是30吗?”大眼儿发出了疑惑的声音,“怎么,锋哥你的更多吗?”

“嗯,我这边多些,你的任务评价是什么啊?”

“F+,说是低级评价。”

“哦。”陈锋点了点头,确认了这额外的晶石来源。

自己的A级,大眼儿却是F+级,如果按照字母来算的话,ABCDEF,中间差了接近5个等级,这说明“魔音师”或者“调音师总务”对于任务的奖励还是非常公正的。

在先前的任务中,所有异变体可以说都是陈锋一个人杀的,丧尸他杀的也是最多,最后大BOSS,也是陈锋一枪爆头的。

这中间虽然有很多运气成分,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表现最优秀的一个。而大眼儿就差了很多,丧尸他没有帮上什么忙,一直在队伍中混——如果说更差的话,那活下来的可能只有同校那个女生比他更差了——持棍男子都有过充当诱饵的重要作用。

至于李猫和吴伟斌,他俩表现应该也不错,综合应该在C和D左右,不知道奖励了多少晶石。不过陈锋现实中不认识他们,自然现在也无从得知。

看着手中的晶石数量,任谁都能想到这是以后任务能不能生存下来的关键。现在陈锋已经完全相信“调音师总务”的话了,看着手中的晶石,陈锋莫名的有些期待“死亡挑战服”真正开启的那一刻,他想看看里面到底什么样,自己的这些晶石,到底能买些什么东西。

又和大眼儿聊了一会之后,双方挂了电话,陈锋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久久不能入眠。

他脑子中一会蹦出一个画面,有时候是那“M”型变异体的,有时候是一个巨大的大块头丧尸向他扑来,有时候是他扣动扳机的场面,最后莫名其妙的又想到了那个疯了的中年妇女……

那女人被队伍丢下,最后不知道怎么就死掉了。

任务世界虽然只有一两个小时,但是经历的太多太多,比他寻常生活一个月经历的总和都还多,脑子中无限晃动混乱的画面,冷静而又残忍的李猫也在他脑中久久挥之不去……

最后一直弄到了后半夜才朦朦胧胧的睡着……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下的时候,没人叫陈锋他就自己惊醒了,看着外面还非常微弱的一点亮光,陈锋自嘲的笑了笑:“以前睡觉跟死猪一样叫都叫不醒,现在一点动静就醒了,看来睡的好的,都是心里没事情的人,也是一种幸福啊……”

看了看床头的表,才5点多,然后又看了看手上黑色电子腕表,任务倒计时已经232个小时。

时间紧迫,只有十天的间隔时间,在这十天之内,陈锋要让自己变得更强壮,更快速,这样他才能保证在第二次的任务中存活下来。

没有多余的赖床,看完表之后陈锋就起床换衣服随后洗漱之后就出来晨跑了——这次晨跑他用了更快的速度,奔跑的时间也更长了一点,他要每天增加一点运动量,让自己的心肺功能和肌肉功能都提升上来。

接近40分钟的晨跑之后,陈锋回家的时候,其父陈建国也已经开始开门出摊了,这些天儿子的努力他也看在眼里,所以也有些欣慰。

“嘿,小子回来了?”陈建国一边搬货一边给陈锋打了个招呼,“老爹我本想着你小子玩晨跑坚持不了两天,想不到这好几天了还越跑越来劲了?怎么着,这是想参加奥运会的架势啊?哈哈哈……”

陈建国半开玩笑的嘲笑着自己的儿子,陈锋本准备不理他直接上楼,但后来那个“参加奥运会”的说法忽然让他停下了脚步。

当然,陈锋不是想参加奥运会,而是另有想法。

“爸,我跟你商量个事儿行不?”陈锋停下脚步之后想了想走到了陈建国面前,然后一脸殷勤的帮他搬着货物。

“哟,帮忙干活了,不对劲,肯定是大事儿。”把手中的货物递给陈锋之后,陈建国掏出了个烟卷点上,吞云吐雾的说道:“什么事儿,老爹先听听。”

“那什么,我这不是学习也不好么,也没指望考上什么大学……”陈锋把货放好之后挠了挠头,“所以我最近就在想,我总得有点出路吧,总不能这么一辈子一事无成吧。”

“那你想怎么着?辍学啊?”还没听完陈锋的话,陈建国就立刻摇头反对,“那不行,辍学怎么行,最起码也得把高中上完,上完高中回头爹在掏钱给你上个野鸡大学什么的,人家孩子都上大学,你就算混也得混完啊?”

“不是,我不是想辍学。”

“那什么意思你?”

“我想学体育,进校体育队。”陈锋斩钉截铁。

陈锋的学校由于不是重点高中,普遍学习成绩都一般,混子学生也比较多,但是家长肯定是恨铁不成钢的都想让自己的孩子上大学,甚至上个好大学。

那学习不好能怎么办?肯定也是走偏门。

所以他们学校,艺术类和体育类考生很多——什么学琵琶的、学二胡的、学画画的、学音乐的、练长跑的、练铅球的,一抓一大把。

曾经堵着陈锋的那个高壮学生,就是学校体育队的。

学校体育队人数还是不少的,每天下午不上课,就专门训练,为的就是能训出成绩来,然后用低分进好学校。

“想进体育队?”陈建国拿下烟卷,终于有了一丝认真,“你行吗?”

“行不行不得试试啊,你看学习不是那块料,我练体育说不定行呢?”

“就你这麻杆身体?”陈建国起先还想笑一句,但是后来话说一半儿又停下了,也许是想到陈锋这些天的认真锻炼,也许是在想反正学习没出路,锻炼出个好身体也还不错,就算没出成绩,起码身体健康了。

所以他顿了一顿,想了一分钟最终点了点头,“行,今天我去趟学校,跟你们老师说一下。”

“哈哈,这才是亲爹!您别忘了啊,我先去换衣服。”陈锋听到陈建国答应高兴的叫了一声,随后冲陈建国挥了挥手跑上了楼梯。

这如果进了体育队,那算是了了陈锋关于锻炼的一桩心事了。

早晨长跑,下午锻炼,傍晚跟着阿唐地狱训练,晚上回来睡觉。人不能24小时都训练,上午和晚上的时间能让肌肉恢复,他一天下来就能做到训练的极限了,能最大限度的提升自己。

从上次任务的经历陈锋已经体会到了,只有自己真正变强了,才能真正活下来,才能生存,才能让家里人看到那个“不思上进但是仍旧开开心心的自己”。

陈锋上楼换衣服的时候也想了很多,在现实中,他不打算愁眉苦脸,船到桥头自然直,“魔音师”和“调音师总务”之类的存在,不是家里人能够解决的,他不打算给他们添乱。

换好衣服陈锋就出门了,路上仍旧是非常健康的“鸡蛋”“豆花”“蒸包”早餐,豆制品加上碳水化合物加上肉,基本上早晨的营养能够补充完全。

陈锋就这么一边吃一边走向了自己的学校,当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看到了一个人在东张西望,她站在学校门口的最高的石台上,每个路过的学生她都会看一眼,最终看到陈锋的时候一脸惊喜的跳下石台跑了过来。

陈锋认得她,他们昨晚还在一起,只是他不知道对方的名字——是那个同校的一同做任务的女孩。

她气喘吁吁的跑到陈锋面前之后,只说了一句话就让陈锋瞪大了眼睛。

“走,我们去报警,把魔音师死亡任务的事情公布出来,让警察保护我们!”


上一篇: 诱饵

下一篇: 不科学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