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9章
游戏下载

不科学

时间:2016-06-30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报案

下一篇: 不记得

“报案,你疯了?”陈锋听到这女生的话,赶忙阻止,左右看了看周围没人之后才说道:“你没听调音师总务说吗,任何敢把里面世界事情说出去的人,都会被魔音师直接抹杀!”

“我不信他们。”女孩摇头。

“你叫什么名字,一直还没有问你呢。”上次任务紧急,陈锋一直没有来得及问女孩的名字。

“李玫。”女孩冲他点头,“你应该叫什么锋吧?”

“陈锋。”

“你跟我一起去报案吗?”李玫用希冀的眼神看着陈锋,但是后者摇了摇头,“我不去,这个太危险了,我不会拿命去赌一赌魔音师会不会杀死我的。而且,就算我们报案了,说这么离奇的事情谁也不会相信的。”

一切的事情都太过于离奇了,别说更严肃的报案了,就算放网上当故事讲,都不会有一个人相信。

“你再想想吧,没什么效果的。”陈锋说话之间,正好看到大眼儿也从路口走来,大眼儿远远的也看见陈锋两人了,一边挥手一边背着个书包就快步跑了过来。

两人也没说话,就这么等到他跑来。

“锋哥,还有你,你好。”大眼跑来有些气喘吁吁,女孩等他喘匀了气之后,又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但是得到的答案仍旧一样,大眼儿也认同陈锋的想法,他不想用命去试,更不认为警察会听信她的说法。

“魔音师不一定有那么神通广大。”女孩很倔,握着拳头强调着自己的说法,陈锋和大眼儿看了看对方,也没有多说话,想解释什么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不知从何说起。

不过还好的是早读的预备铃声化解了这个尴尬,在铃声的催促下,陈锋想了想对着女孩说道:“你先认真思考一下,我们还有十天的时间,不用那么着急做决定的。”

“那……”看到陈锋和我大眼儿一点报案的意思都没有,李玫眼神黯淡,只能点头暂且作罢,随后和其他两人一起走进了校门。

一上午的上课时间也是心不在焉,上午第二节课结束的时候,陈锋被老师叫走过一次,是他父亲陈建国来帮他申请转入体育生的事情。陈锋过去也就是打了个照面,然后问了问话,最后填了个表格就让走了。

时间过的很快,中午刚刚放学,陈锋准备打电话问一下自己父亲事儿办的怎么样的时候,李玫来找他和大眼儿了,随后三人很有默契的走出班级,到了学校一个没人的角落。

“我决定了。” 李玫握紧了拳头,“我想好了,上次任务我能活过来,完全是侥幸。我没什么能力,也很害怕,我害怕那些丧尸怕那些吃人的东西,我昨天晚上吓得整夜没有睡着,我不想再经历这些了……”

李玫说话之间,眼圈就红了起来——陈锋看着她,忽然明白了她的心思,她为什么这么执着报案的心思——不是每个人都是有信心活下去的,甚至有些人,根本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我宁愿死,也不想再去那里了,我一定要报案,不管成不成我也要试试,警察不听我就把自己录下来,自己消失的画面我也要公布,我受不了了……”李玫说话之间,终于是哭了起来,陈锋和大眼儿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因为他们自己就有十足的信心活下来了?

那任务有多难他们自己不知道?

只不过陈锋更想积极面对——最关键是,现在回想起来,在血与火之中那种生死一线的感觉,他竟然有些回味甚至享受。

有些人就是这样,天生的战士,现实中他只能在游戏中爆发他的激情,现在有这么个机会,虽然他也恐惧其中的危险,害怕死亡——但因为激情所在,他并不是接受不了。

“你们跟我去吧,什么都不用说,我来说就行……我自己去有点害怕。”李玫话已至此,陈锋两人也再不能多说什么了,一切路都是自己选择的。

“那好,我们跟你去。”放弃了吃中饭的时间,三人就这样从学校一路走到了街道上的派出所。

然后派出所民警看到是未成年人报案,而且姑娘眼睛哭得通红,立刻也是严肃对待,立马找人准备做笔录。

“什么事情,清楚点说,我们一定会秉公对待,严肃调查的。”问话的是一个所长,还有两个民警在做笔录。

李玫来到这里之后,似乎不那么害怕,他在所长的安慰中,坐在了一个椅子上,随后想了想组织起了语言准备说出关于那个世界的一切了。

“警察叔叔,我想说一件很离奇的事情,希望你们能听我说完。”李玫的开场白有些不一样,其他警察也有些愣神,做笔录的更是停下了笔——这不像报案的节奏啊?

“没事儿,你说,你说什么我们先听听。”所长还是比较年长持重,按捺下情绪,准备让李玫先说完。

“我需要笔录,也想要录音。”李玫心思也很周全,很显然一个上午她都在想怎么做好这件事。

所长听到这要求,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准备好了一切,随后才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嗯,我想说下昨晚发生的事情,听起来非常离奇,但是我的脑子很清楚,我也可以证明我说的是真的。昨晚开始,我进入到了一个……”李玫前面话说的很顺溜,很显然已经心里演练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但是当她说到“一个……”这个词汇的时候,马上要涉及到死亡任务空间的同时,她声音卡住了,如同喉咙里忽然塞进了一团棉花一样卡在了那里,随后卡的越来越深,李玫眼睛暴突产生了窒息的感觉。

这可吓到了所有人,派出所长的声音都有了点慌乱,“怎么了小姑娘?哪里不舒服了吗?”

“啊……啊……”李玫喉咙被堵住只能发出最直白的声响,但是一个字都说不出,随后情况愈演愈烈,她人脸色乌青直接栽倒在地,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很显然是死了。

整个过程一共就十几秒钟的时间,没有人反应过来,反应最快的一个民警也刚刚才拨通了120的电话。

“喂,对,二街道派出所,有人重病昏厥了……对,赶紧来。”

打电话的声音犹在耳边环绕,这边陈锋和大眼儿有些悲伤的看着那女孩,他们知道,李玫肯定是死了。

魔音师果然是神通广大,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李玫要说出任务世界秘闻的一瞬间就身死当场根本没给人一点机会和可能性,这种能力已经超越了科技。

“他怎么可能一直监视着每一个人……”其实来这之前,陈锋虽然不想赌命但也不是没抱有一丝幻想,现在幻想破灭,他只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然后几分钟之后看着120救护员拉走了李玫。

因为这场事故是派出所内发生的,而且还是报案过程中,那民警所长还有协同报案的陈锋和大眼儿自然也一同跟到了医院。

李玫在送到医院之后就确认死亡了,死亡原因是脑梗,通俗解释就是大脑血管突然阻塞然后脑死亡,一般老年人这么死的比较多,年轻人体内垃圾没有郁结血管也没有硬化,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但也不是没有。

所以这种死法,也说得过去。

在医院之内,医生对尸体做了尸检——没有任何外伤和被侵犯的痕迹,身体其他器官也完好,排除了他杀的可能性,定性为了疾病死亡。

但是即使如此,陈锋两人因为是协同报案的,也被问询了很久。最终两人也说不出什么,关于“魔音师”的事情他们肯定是只字不敢提,就只能支支吾吾的说学校里面碰到让陪同一起的了。

因为女孩没有任何伤痕,而且从进入派出所的阵仗来看,几人关系尚可,再加上两人都是没有任何前科的在校学生,所以也没有深入盘查,被民警和李玫家属折腾了一下午之后总算放走了两人。

出了医院的时候,陈锋和大眼还能隐隐约约听见李玫母亲的哀嚎,兔死狐悲陈锋两人心情也不会好到哪去。

“李玫就这么死了。”大眼出了医院的时候又看了一眼后方,随后嘴里嘟哝了一句。

“嗯,看来无论是魔音师还是调音师,都不是我们现阶段能够反抗的。”陈锋点头,也是叹了一口气——李玫报案的这个赌注,最终还是输了的。

离开医院之后,大眼儿说自己很累,就先回家了。而陈锋虽然这一天心里也很乱,但是却没有回家的想法——因为他不想自己像李玫一样去逃避——逃避将要面对的困难,逃避自己心里的恐惧,或者任何其他的情绪。

深吸一口气,陈锋默默地走向了“阿唐网吧”——就算要死,也要以最男人的姿态去死亡。

努力过,做到最好了,即便是最终死亡,也会不留任何遗憾。

到了阿唐网吧之后,陈锋更是努力的训练,比先前的“魔鬼训练”更加魔鬼,一副真正不要命的势头,甚至就连阿唐都看不下去了,前去阻止“太过剧烈的运动,肌肉会回复很缓慢的,你得按照我的教程来!”

阿唐看出了陈锋的不对劲,但是他没有多问,只是默默的把控好了训练力道,直至夜里10点,才让陈锋回家。


上一篇: 报案

下一篇: 不记得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