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066章
游戏下载

不巧,我也接电话

时间:2017-11-13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无法回溯的时间

下一篇: 长明灯

谁都知道,突然往上拉枪,大概率会是什么结果。

别说是爆对方的头了,子弹直接飞队友身上,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笑的小乙是在扫出狼王战衣的主动防御之后,立刻上拉枪口打爆头,如果他这一刻没有来得及先爆死血衣寒,那他就已经被血衣寒反杀了。

血衣寒就算是被他打了背身——她最不擅长的背身,但她也是主神,反杀一个不笑的小乙其实和反杀一个小叶子没有太大区别。

“不笑的小乙不管做不做得到,他当时也必须那么做。”杨御晨已经是看得心提到了嗓子眼。

很简单,这个时候就算有1%的可能性都会去拉这一枪上来。

霍小乙不是陈尧他们,他跟乔雪依打过的比赛太多了,他在那一刻非常清楚,如果不能爆掉血衣寒,那就是死。

如果再给血衣寒多0.5秒?

主神面前霍小乙当然不可能给出这0.5秒来!

“独裁战队获胜!恭喜独裁战队以16:14,在长岛玫瑰主场,艰难地从帝国战队手上拿下了第一张地图……”那个解说妹子真觉得自己牙齿跟舌头都在打架,一肚子话争先恐后地往外冒,“这里是帝国战队的主场,这张地图是帝国战队主动选择的地图,但是,获胜者竟然是独裁战队!”

“咳……嗯。”杨御晨朝着旁边的这个解说妹子稍微按了一下手,“第一张地图就拼得这样猛烈,更加让我们期待第二张地图的到来了。第二张地图是独裁战队选择的,不知道帝国战队能不能也还他们一手?”

“啊!没错,那么广告之后,马上会继续带来第二张地图的比赛!”

“好的,我们绝命靶场见!”

那个见习解说妹子,看到前辈压手的动作,也立刻意识到自己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他们作比赛解说,需要顾及到一个东西,叫做主场情绪。

但刚才因为独裁战队第一张地图实在是打的太漂亮了,她一下子就忘了这是帝国战队的主场长岛玫瑰,她需要注意主场情绪。

陈尧惊人的个人技术,让帝国战队的选手完全没有办法在他面前形成实力压制,而小叶子的几次灵性反应,破坏了帝国战队几次必然的翻盘……

百无一用对上主神的全场刚枪,如果换在别的比赛里,可能都会被大书特书了,但是在今天这场比赛里,导播那边已经完全没有时间留给他镜头了。

“对不起啊,前辈。”解说妹子摘下耳麦就赶紧认错。

“没事,”杨御晨其实对这个妹子的解说,基本上来说都还是很满意的,“和你搭档很愉快。”

“啊,其实还有好多东西憋在心里不说,好难受啊。”解说妹子挠挠头,笑了起来。

“嗯哼,比如?”杨御晨喝了一口水。

“其实这场比赛最值得仔细说一说的,是帝国战队的细致到每一个人的团队指挥,输给独裁战队全场的大局观啊……”

杨御晨跟着就笑出声来了。

她说得没错,今天这第一张地图,他最想详细解说的也是这个。

但是,不管是他还是见习解说,都会知道一个原则,FPS游戏的现场解说中,解说顺序是枪法大于走位大于策略,也就是说,如果在有飚枪法的镜头的时候,解说主要集中解说枪法,然后再是走位,至于大局观这种东西,在这种有主神的比赛中现场一般是没有时间说的。

两支战队的策略性内容,一般都会留在赛后,有媒体是仔细分析。

大概是今天独裁战队一次次在正面硬顶狼王的情况下,一次次大局上取胜,让见习解说妹子有点憋不住吧。

“调整一下,”杨御晨拍了拍妹子的脑袋,笑道,“我预感呐,今天这场比赛会打满三张地图。”

“啊?那谁能赢呢?”解说妹子追问。

“理论上是让一追二的局,帝国战队应该还是能赢。”杨御晨笑着摇头说道。

“不会吧,独裁战队第一张地图都赢了啊……”

“嗯,不好说。”杨御晨还是摇头。

第一图到第二张地图之间的时间,也就够选手稍微休息一下。

一般选手都不会走的太远,有的则根本都不会离开玻璃房。

但在大屏幕上打出了倒计时,显示距离第二张地图开始还不到一分钟了的时候,两支战队的玻璃房里却都还缺人。

独裁战队这边是陈尧不在。

而帝国战队的玻璃房里少的人也很关键——狼王乔雪依还没回来。

“教练,什么情况啊?打个电话试试。”叶虹影他们都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们已经回了玻璃房,而陈尧没回来的情况。

“他电话不是应该在领队那里吗?”霍小乙问。

“没,”沈照楼赶紧摇头,“这段时间他的电话都是带在自己身上的。”

“比赛的时候也是?”吕洱似笑非笑地捂了一下嘴,“不会真的被小叶子说中了吧?”

“哈?”杨林苦笑了一声,“队长人都不见了,小姐姐还有心情开玩笑。”

叶虹影之前说陈尧老是看短信,是不是恋爱了,当时大家还没当一回事。

但一个职业选手连比赛的时候都还把手机揣兜里?

这根本不是他们所了解的陈尧,能干出来的事。

“呃,可如果是恋爱了,和谁啊?”沈照楼耳朵都要竖起来了,“他整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除了训练就是训练……”

“网恋?”孟正坤弱弱地举手。

“噗。”全队都觉得这事越说越离谱了。

……

“长岛玫瑰也就这个季节,空气比较闷一点,全年大多数时候,这个走廊都会有风。”

乔雪依的声音,从陈尧背后传来。

陈尧也没有走太远,他就站在走廊上,看着长岛玫瑰下面的广场。

“哦。”他回头看到乔雪依,然后又看了看她手上的手机,“接电话?”

“嗯。”乔雪依低头笑了笑。

赛场下的她实在是看不出一星半点的杀气,一头长长的卷发像洋娃娃的假发一样,颜色丰润又有光泽,但很明显的是藏在发丝之间,那一双有点泛红的眼睛。

陈尧倒也没多想,扬了扬手上的手机:“嗯,我也是。”

“第二张图开始了,进去了。”乔雪依点点头,先走进去了,“不敢跟你们说Goodluk,但加油可以说一声。”

“嗯。你们也加油。”陈尧很快也跟了进去。



上一篇: 无法回溯的时间

下一篇: 长明灯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