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57章
游戏下载

时间:2016-06-30

上一篇: 比试

下一篇: 猎杀者

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陈锋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他拿起枪的时候,身上自然流露出即将面临生死战斗的独特气质。

凌厉,冷静,无惧,专注!

在徐文正和胡迪眼中,陈锋拿枪的姿势舒服放松,自然的好像一名干了半辈子维修的师傅,拿着自己最喜欢用的改锥。又或者,那枪干脆就像是长在他手上一样。

胡迪原本充满自信的脸色顿时一变,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忌惮。

“有点儿意思啊。”徐文正究竟是城府深沉的,略微吃了一惊,跟着回味过来。如果陈锋仅仅是一名不着四六的小屁孩子,以阿唐的谨慎,绝对不会同意叫他出面。

这可不是一般人之间的斗气打赌,输赢的后果,影响的东西可大了去了。

似乎觉察到胡迪的情绪波动,徐文正侧头看着他问:“怎么了?觉得没把握?”

胡迪果断摇头否认:“只是有点意外。”

“的确有点儿出人意料,想不到小小的县城里,还有这种稀罕人才。呵呵,倒是我消息闭塞了。”

徐文正从背后端详着陈锋的身量,好似看到什么令他产生捕杀欲望的猎物,灼灼目光之中隐现危险。

另一边,阿唐拉着刘军站的稍微远一些,低声道:“没想到会碰到他,让军哥为难了。”

“咱们兄弟,用不着说这些客气话,我干的就是这种伺候高官老爷的活儿,说不上委屈。”刘军浑不在意摇摇头,“不过说真的,你那小老弟真没问题吗?我看那个叫胡迪的,不是一般江湖人,很像从非洲或者中东回来的硬茬子。”

阿唐一仰下巴:“你自己看。”

刘军转过脸,正看到陈锋浑身轻松拎着枪到位,用标准的等腰三角形据枪法,稳稳瞄向25米外的靶子。

他不敢置信的瞪起眼睛:“邪了门了!咱们县里没出过军队口儿上的牛人啊,这小子打哪儿学来的本事?部队里也没这么小的兵啊!”

“我说他从摸到真枪到现在,一共都没有一个月,你信吗?”阿唐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得意,仿佛是做成了一件极大的成就。

“你说他从小玩枪玩到大我还能信,一个月……不可能。”刘军坚决摇头,“至少不可能是咱们国内的孩子,没那个环境,也没那种传统。我说你这家伙,平时不哼不哈的,冷不丁一出手就吓人一跳啊。”

阿唐微笑不语。

刘军随即转眼看到了徐文正两人的表情,嘴角往下一拉,露出些许的狰狞:“嘿嘿,这么地也挺好,反正我也看这帮狗日的不顺眼,你兄弟能叫他们狠狠丢脸,更好!省的一个二个隔三差五跑老子地头上装逼!”

他的彪悍凌厉气息一放即收,跟变脸似的眨眼间换了一副谄媚表情,殷勤的跑到前边去,主持两个人的比枪。

胡迪选了一把北方工业仿制的M1911A1,即国际市场上以价格便宜而备受欢迎的NP28手枪,是使用双排15发弹匣的9mm口径型号。因为寿命不高、质量不稳定,被加拿大人称为“NORINCRAP”,即“北方工业垃圾破烂货”的意思。

国内的射击场里,柯尔特原产的M1911很难找到,最多的就是这类仿品。

陈锋一直悄悄注意对方拿到枪和整个检查过程,没有发现跟自己一样偷换武器的迹象,心中稍微安定,只要不是同类里世界冒险者就好。

看到两人都准备妥当,刘军站到旁边,笑眯眯的说道:“能看到两位高手的切磋,可算是咱们射击场的一桩盛事,条件有限,没办法提供更优秀的装备,还请大家多多包涵。接下来,就看两位的精彩表演了,总之……以和为贵。”

他看到徐文正溢于言表的不耐烦,果断结束废话,闪到一旁。

两名军队里退下来的教练分别站在两人边上,确保他们不会做出一些危险动作。

“第一场比试,25米靶手枪站姿射击,一发校射,十发连射,开始。”

刘军抬起的右臂用力往下一劈,陈锋和胡迪同时扣动扳机,啪啪两声枪响,竖立的靶子中心位置齐齐出现两个窟窿。

凭着USP反馈的手感,陈锋确定现实中的子弹和调音师总务提供的枪,可以完美配合,心中登时笃定。

他轻轻吁了口气,毫不犹豫的把剩下十发子弹一股脑的打出去。

“啪啪啪~!”

清脆的枪声回荡在宽阔的山谷间,淡淡的硝烟映衬下,陈锋消瘦的身躯站立如松,双臂伴随每一次射击轻微抖颤,却又能准确归位,确保每一发子弹都射入靶子中间的红心。

“十环,十环,十……”负责报靶的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嘴巴根本就跟不上开枪的速度,没等爆出第三声,陈锋居然已经打光了所有子弹!

胡迪在射击的同时,也一直在注意这边的动作,陈锋又快又准的打完十发时,他才打出第八发,心中顿时惊了一下,结果导致第九发子弹的落点偏出红心,几乎擦到九环的边缘。

“操地,大意了!”胡迪马上集中精神,稳稳的把最后一发穿过靶子中央空洞。

一旁观看的众人,各自脸上的表情异彩纷呈,更多的是惊讶。

即便是阿唐,也震惊于陈锋的表现,绝对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徐文正的脸上阴云密布,双眼之中厉光连闪,颇为不善。

刘军狠狠眨了几下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双手啪的用力一拍,哈哈大笑道:“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位的枪法简直是神了,都是十环!这可是咱们射击场开设以来头一回见,厉害厉害!”

他竖起两根大拇指,一瘸一拐的快步跑到两人中间,左右狠狠的比划两下,转身笑对徐文正道:“徐总,您给他们评判一下,是不是平手?”

徐文正腮帮子一抽,冷哼道:“胡迪落后一手,这场算我们输,接着比。”

“不愧是徐总,这心胸气量,就是牛!”刘军七情上脸的奉承,随后冲着工作人员挥手,“都别愣着,赶紧的,把那些兔子都放出来!”

打活兔子,这是射击场用于满足某些资深会员,而精心增设的项目。

在手枪打靶区域前方,借着山谷地势围出一个下沉五米、遍布人工障碍的长条形区域,玩腻了打死靶的客人们,可以站在边上射杀撒进去的活兔子,或者是活狗,借以满足杀戮的乐趣。

就在两名工作人员哼哧哼哧抬着早准备的兔子笼过来时,徐文正蓦地笑道:“不用那么麻烦了,打一些傻不愣登的玩意儿,显不出两位枪手的本事,我有个更好的建议。”

阿唐和刘军的心中当即“咯噔”一下,从他阴嗖嗖的笑声中听出一丝危险。

不等两人开口,徐文正霸道的冲一名随从招手:“彪子,你拿张靶纸到前边儿举着。”

“好嘞!”长相儿格外楞横的高壮随从应声而出,一溜大步跑上前,从旁边靶子上撕下靶纸,毫不畏惧的两手举过头顶。

什么意思,一目了然,这是要让人直接朝他开枪!

阿唐瞳孔一缩,心中升起一股怒意,这是要把人往死里逼啊!

普通人都知道,朝着死靶子开枪和对着人,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哪怕靶纸举得再搞,只是担心打偏伤人的心理压力,都能轻松让一名优秀枪手方寸大乱。

徐文正的做法,摆明了是想欺负陈锋人小没经历,比不上从战场下来的胡迪心狠手辣,素质过硬。

“妈了逼的,别答应他!真急眼了,我弄死这狗日的!”

刘军的嘴角狠狠抽了一下,眼神中透出一丝凶狠。

阿唐微微摇头,不肯同意。

他脸上挤出难看的笑容来,婉转劝阻:“徐总徐总,这么玩是不是太危险了点儿?咱们打打兔子就挺好……”

“弄得着你来教我怎么做?”徐文正凶横的瞪了他一眼,跟着转向阿唐,“怎么样,敢不敢,痛痛快快一句话。”

阿唐沉默了两秒,抬眼看陈锋,发现他丁点儿紧张也没有,便断然道:“行!”

他也拿了一张靶纸走过去,擦肩而过时,低声道:“不用怕,放开胆子打,你能行。”

陈锋自信的笑着点点头,不紧不慢的重新往弹匣里压子弹。

“有意思的小家伙。”徐文正从旁边看的真切,眯着眼睛嘀咕一声,又冲胡迪扬起下巴,“开始吧。”

两个人,分别举着靶纸站在25米外。这个距离,在一般人的视觉观感上,那靶纸距离脑袋也不过方寸之间,非常近,很危险。

陈锋深深吸气,长长呼气,心跳均匀,两手稳定。平端起USP,略作瞄准,果断开火!

“啪!”阿唐手中靶纸应声洞穿,正中红心。

面对面看着枪口火光闪烁,听到子弹从头顶尖啸而过,感受两手之间的短促震动,那种刺激绝对能把大多数人吓得尿裤子。

但是阿唐,眼皮都没有眨一下,高大的身躯纹丝不动。

另一边,胡迪也开了第一枪,成功命中靶心。但举着靶纸的彪子,却在枪声响起时身子一抖,额头上汗珠滚滚,眼角噔噔直跳。

陈锋心无旁骛,全部精神仿佛都汇聚到两眼开始的三点一线上,视野之中没有了其他,远处的靶纸仿佛放大了数倍,红心和一圈圈的线条清晰可见。

“啪啪啪~!”一秒钟一枪,精准稳健,节奏分明,一鼓作气,打光弹匣。

阿唐从容拿下靶纸一看,豪爽大笑:“全部十环,好枪法!”

胡迪那边打完七枪,对面的彪子紧张过度,先是颤抖导致一枪偏出到五环,跟着两手一紧,“哧啦”把靶纸撕成了两半。


上一篇: 比试

下一篇: 猎杀者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