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78章
游戏下载

亡命一拼

时间:2016-06-30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不可摧毁

下一篇: 救援与治疗

大眼本来体质就差一些,此时更给唬的浑身发软,顿时彻底失去平衡,一个跟头栽向地面。

下方,咆哮体撞碎的墙体块儿满地横陈,更有大量的家具、电器残骸,碎玻璃片还有呲呲冒火星的电缆,折断之后留下锋利茬口的树枝,横七竖八布置成充满杀机的危险地雷阵。

只要落下去,绝对会被当场扎的浑身窟窿。

大眼儿头朝下摔来,首先看到那可怕的景象,不由发出一声惊叫,脑袋里来回只有一个念头:“完蛋,老子这回死定了,还特么要毁容!”

半截身子腾空坠落,地面倏然变大,他几近陷入绝望。

蓦地脚脖子一紧,下坠的势头陡然停止,他扭头一看,却是王彬两脚倒钩屋顶裂缝,两手死死抱住他的脚,咬牙切齿的使劲,脖子上的血管都迸起老高。

大眼上身往里一荡,急忙双手抓住一根斜着鼓出来的窗框,暂时稳住身形,有心说一声谢谢,却被下方急骤升起的烟尘呛了一嗓子,差点当场背过气去。

“嘭!”

又是一声剧烈的震颤,大眼就觉得整个房子再次晃动崩塌,这时却是连王彬也无法固定住身体,随着陡然裂开的屋顶一起向前滑落。

大眼被带着猛然扭身下落,急忙就势反转腕子变成悬挂姿态,两人一起下坠的力量实在太大,拽的他两条胳膊嘎巴一下差点脱臼!

他张嘴惨叫一声,但并没有松手,任凭上方碎块砸的头盔梆梆响,后背在断裂墙体上摔得骨头都要断了,依然凭着一股子狠劲坚持住。

王彬结结实实的摔在墙上,却险之又险的避开滑落的半截屋顶,沉重的建筑碎块呼隆隆擦着前胸坠地,砸的地动山摇,烟尘滚滚。

大眼抓住的窗框却陡然失去固定,喀嚓一声从缝隙中挣脱,两人叠罗汉似的落下去,却只是摔得腰背疼痛,并没有一点重伤。

他们顾不得浑身痛楚,手脚并用的爬起来,仓惶蹦跳窜出废墟,抬头一看,L型咆哮体那巍峨的身躯在烟尘中出现,如同地狱里钻出来的远古恶魔,汹汹而来!

两人长枪都丢了,再说就算是有也根本起不到太大作用。

生死危机之下,大眼的疯劲儿再次被逼出来,嗷一嗓子嚎叫,两手各自摘下一颗手雷,咬掉拉环之后,劈脸丢过去。

王彬一看那距离,差点吓得魂都飞了,二话不说扯着他战术背心生拉硬拽的往后跑。刚刚冲出去十几步,后边“轰轰”两声爆响接踵而起,几块破片追上来,狠狠扎在身后,登时留下几个不深的血口子。

街道上,最后一道火焰防线已经摇摇欲坠,几乎熄灭。

吴伟斌和李猫浑身跟灰堆里挖出来的模样,满脸黑漆嘛乌的迎上来,看到只有他们两个,急忙抬头望楼顶上看,却见那座楼已经塌了半边,陈锋,不知去向!

“锋哥一定出事了,我要过去看看!”

大眼下意识的吆喝一声,转身就要冲过去。

李猫一把将他拽住,厉声叱道:“离了陈锋你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吗?当务之急是杀掉这只咆哮体,完成我们的任务!”

“任务,任务,你就知道任务!”

大眼两眼充血的盯着她,愤怒的脸孔都扭曲了,他实在无法理解,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满心里只想着她自己的打算,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王彬在一旁冷笑,对李猫的这种作风早有深刻认识。

李猫并不跟他争吵,异常冷静的一扫三人,指着越来越近的咆哮体道:“只有把它杀死,才是我们唯一的出路,现在需要有人把我们仅剩的炸药粘在它身上,这是唯一可能成功的办法。去不去,你们只有五秒钟做决定。”

“不用想了,我去。”

吴伟斌语气淡然的说着,把霰弹枪和子弹带丢给大眼,抓起两个涂了厚厚一层强力胶的炸弹,毫不犹豫的冲入烟尘之中。

李猫把一个装满了清洁剂的盆子放在最后一辆购物车上,中间摆了几瓶消毒剂,上面用空的弹匣压好,拿起剩下的一个炸弹,退到加油机的后面藏好。

随后,她操起五六半瞄着雾气中越来越清晰的咆哮体,不断扣动扳机。

大眼和王彬胸口发闷,在原地呆了两秒钟,也跟着往后撤开——他们不能不闪,要不然很容易被猛烈地爆炸波及到。

吴伟斌的体温已经很高,烧得他脑袋昏昏沉沉,跟喝醉了酒似的,几乎难以保证身体的平衡。

但他却宁可把嘴唇都咬破了,强迫自己保持神智的一线清醒,闷头冲进残存着火头的漆黑地面区域,脚踩着能让橡胶熔化的破碎地面,昂然无惧的逼近咆哮体。

“喀嚓!”

一片焦脆的尸骨在钢铁大脚下粉碎,咆哮体那张骷髅一般微微低垂的丑脸,从烟尘中渐渐清晰。它看到“矮小”的吴伟斌,毫不客气的一脚踢出。

被烧酥了的水泥地面轰然炸碎成巨量碎粉,铺天盖地的横扫向前。

吴伟斌一个滑铲动作贴着地面“搓”过去,避开扫射的正面,跟着往旁边一滚,躲开落下的那只可怕的大脚。

咆哮体用力踩下的合金鞋子,爆发出的力量超出平常起码一半!高达四十吨的可怕力量登时引发一场局部地震!

“嘭!”的一声巨响,直径两米半的路面当即塌陷一米多深,吴伟斌登时被震得整个人向上弹起,半边身子当场麻痹脱节,一口逆血喷出来。

但越是此等时刻,他的心志前所未有的坚定,右手一甩抛出炸弹,啪的贴在咆哮体张开的腰肋之下,那岩石色的皮肤上。

拉环勾在他的指缝中,握片“咻”的弹飞。

“三、二、一!”

吴伟斌身子落地,心里默数着,以最快的速度拔出手枪,砰砰砰的接连开火。

这几乎是他生命中最后的爆发,每一枪都准的出奇,枪枪命中那大家伙的脑袋,其中一枪甚至打瞎了一只眼睛,但子弹马上就被挤出来,血也不往外流。

一边开枪,一边吐血,几枪之后,他两脚死命的蹬踏地面,借力向前滚出几米,一头栽进一个大脚印当中。

就在数字归零的刹那,一团耀眼的火焰急骤爆发,狂飙的气浪扫过他暴露在外的身体,登时散发出一股焦糊味。

而在李猫三人的眼中,L型咆哮体的腰间窜起的烟火尤为壮观,附近的烟尘灰土都被冲卷着飞出数十米外。

但当视野清晰之后,他们惊愕的看到,那大家伙的腰间只是被啃掉大片的皮肉,包括一条右臂上皮肉都扫光,露出寒光凛凛的合金骨架,以及完全呈胶质化了的坚韧内脏!

足足一公斤塑胶炸药,外加一颗手雷,居然没能炸得死它,就连炸碎都做不到!

但这样的伤害,也是咆哮体“出生”以来从未遇到的,它愤怒的咆哮一声,震得小半个城市里回声如雷,玻璃不知道破碎几许。

四个人的耳朵,再次什么也听不见!

吴伟斌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用尽全部的力气,飞蛾扑火一般冲过去,扬手把炸弹粘到咆哮体的后背,随即浑身僵硬的一头摔倒,面带惨笑,不甘的闭上眼睛。

就在这时,一条敏捷的身影蓦地从后方窜出,两手抓住战术背心的肩部,闷哼一声疯狂的倒退向侧面,就在三秒倒计时归零的刹那,猛扑到他身上。

“轰隆!”

惊雷再现,爆炸轰鸣,咆哮体的沉重身躯向前猛地一晃,整个后背几乎被炸没了皮肉,就连坚韧的内脏也破裂了好几样,过半合金骨架暴露在外。

不过这一次,它再难发出震撼的音爆,两个加大号的肺脏都被冲击挤压破碎,体内的生化循环系统登时瘫痪,但仍旧保留有相当的活力,并迅速的自我修复。

若是给它足够的时间,说不定就能恢复如初。

咆哮体登时僵住了,吴伟斌却在一连串的摔砸碰撞和爆炸冲击下,重新恢复神智,奋力的推开身上的人,发现正是陈锋。

陈锋被爆炸冲击的浑身快要散架,耳朵听不见声音,扯着喉咙吼道:“我说过,不到最后,不要放弃,坚持住!”

吴伟斌反手啪啪抽了自己两个耳光,吐着血沫子哈哈大笑起来。

陈锋艰难的扶着他继续远离咆哮体,那边大眼儿和王彬奋不顾身的冲上来帮忙,生拉硬拽的把两人拖到相对安全的地方。

他们正想说两句高兴的话,却见李猫拿着仅剩的炸弹走过来,冷漠的道:“把炸弹塞进它的体内,这是消灭它的唯一机会,谁去?”

四个人都是遍体鳞伤,走路都难,可以说谁去都得冒着必死的危险。

王彬咬牙吼道:“我特么真是服气了,老子去!”说完,就要伸手去拿炸弹。

陈锋却抢先一步拿到,淡然说了声:“我来吧。”

也不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立即转身推着购物车加速狂奔几步,猛地用力一送,跟着拔出手枪瞄着里面的瓶子啪啪啪几枪打碎。

清洁剂和消毒液混合,顿时冒出浓烈的氯气,随着车子咕噜噜的一直冲到咆哮体的跟前,化学反应达到最猛烈的阶段,沿路留下一道有毒的绿色烟瘴。

陈锋屏住呼吸在雾气中紧追到近前,灵巧如猿猴也似的抖手把炸弹投进咆哮体破碎的肚子里,身子一蹲躲开横扫的爪子,夺路狂奔!

“轰!”

一股澎湃的气浪从后面袭来,陈锋一个跟头翻倒,却是死活都爬不起来,脑袋晕晕乎乎的,似乎听到远处一阵汽车轰鸣声迅速接近。

上一篇: 不可摧毁

下一篇: 救援与治疗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