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248章
游戏下载

最不受欢迎的客人

时间:2018-02-11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场外道歉在场外

下一篇: 未接来电

蜀道目前只输两场名列第一,而惊弓和独裁都是输三场。

所以,如果说蜀道第八轮输给独裁,然后惊弓第八轮没掉链子……

那第九轮就真的是很有趣了。

三支战队互相有胜负关系,如果他们第九轮也都赢了的话,那就只能比第九轮比赛的小局分和人头。

他们第九轮的对手,一定更会觉得“有趣”吧“

“为了世界的和平,我们还是赶紧这种事情发生好了。”秦一烛笑着说道。

陈尧和谢轻名都看了看他。

秦一烛有没有机会打到第九轮,还真不知道……

希望整个事件能在赛季结束之后爆发吧?

不过,博彩公司在第八轮吃亏太大,绝对不会等什么第九轮的。

“你们练得怎么样?”吕洱轻轻一笑,坐在他们旁边,“我们打比赛打了这么久,你们是商量出什么大招来了吧?”

“大招没有。”秦一烛摇了摇头,“但不速之客有一个。”

“不速之客?”霍小乙和吕洱同时看向了秦一烛所指的方向。

然后,两个人脸色都一变。

而已经坐在他们的机房里,看上去是练了好一阵的人转过身,一脸的假笑看上去就让人心里犯堵。

“哟,”吕洱愣了一下,才笑出来,“雷队这是记错了比赛时间了呢?”

今天才是第七轮的比赛。

下个星期,第八轮独裁战队要飞去蜀道战队的主场比赛。

再下个星期的第九轮,也就是这个赛季的最后一轮比赛,他们才会在晴川阁号上,主场迎战暗影战队。

看到排战表的时候,沈照楼当时还说了一句,随机系统是知道他们的晴川阁号不欢迎暗影战队,所以把暗影排在了最后面。

可现在才刚打完第七轮,雷道远跑来干什么?

“难道是……和王总找你们的事情有关?”沈照楼一下就反应过来了。

“差不多,教练和领队留下来,正选全部留下来,其他人先解散吧。”秦一烛挥了挥手,又说道,“哦,轻名可以回去休息。”

“不急。”谢轻名摇了摇头,还是留下了。

很快,训练室里剩下的人,就秦一烛他们,张宁还有沈照楼,以及雷道远了。

雷道远坐在一边,随手关上了电脑。

他今天穿的一身黑色的外衣,裤子也是黑色的,戴上了帽子。

独裁战队训练室的窗帘,也被他拉上了。

很明显,他不想让人知道,他今天出现在独裁战队这里。

“刚才,我和雷队讨论了一些东西,现在全部和你们说清楚,”秦一烛看了一下时间,“手机全部都静音。”

沈照楼他们纷纷掏出手机点了静音了。

雷道远仍然是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掏出手机,按下了关机的按钮,然后,把手机放到桌子上,推到了陈尧那边,再然后,他把外衣脱下来,倒过来抖了抖,挂到了椅子后面。

“行了,别搞得像是谁要审问你似的。”秦一烛不耐烦地压了压手,“坐下来说。”

独裁战队和暗影战队之间,没有任何信任可言。

雷道远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在秦一烛让所有人手机静音的时候,直接关机表示不会有录音,抖衣服表示身上也没带任何录音设备。

“那么,我就长话短说了……”秦一烛的目光主要投向了张宁和沈照楼,“第八轮打完,我就要退役了。”

两个人的眼睛陡然瞪大:“为毛?”

“还是我来说吧。”雷道远对秦一烛这种惊悚式的开场方式实在是不满意,笑着说道,“秦队挖了个坑,挖了一个很大的坑,要埋非常大的一摊子人……”

一样的事情换到雷道远嘴里,就好像立刻从要退役的悲惨故事,变成了非常让人期待的英雄故事。

然后,雷道远也没有“长话短说”,他非常详细地讲解了秦一烛的计划,以及叫他过来的目的。

张宁和沈照楼听完都还是目瞪口呆的。

“什么意思?你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让秦队去干这种事?”张宁都已经看到了冠军的曙光,却在这个时候被当头一棒敲下来,立刻失去理智,抓住雷道远的领口就吼了起来,“你的资料是真的?你故意的吧?你跟那个树袋网络有什么交易?说!”

雷道远苦笑了一声。

他的身高比张宁要高出半个头,所以,被他拎着领口倒也没什么危险,索性他也没反抗,摊开手笑道:“我去跟树袋网络谈?说什么啊?说我们暗影下一场会爆冷输比赛?说我们第九轮再输给独裁还是什么?我们暗影现在不在冠军圈,谁关心我们输赢啊?谁来给我们的比赛投注啊?”

暗影战队现在都已经被挤到第六名去了,不但不在冠军圈,稍微一不小心甚至还有可能降级。

拿这种比赛开盘,能吸引多少赌注?

只有独裁战队和蜀道战队这场比赛,才能满足人家的胃口。

因为,不缺实力,不缺悬念,不缺话题……

“那你来干什么?”沈照楼没好气地问道,恨不得等他说清楚事情,下一秒就把他扫地出门。

“哦,我来送东西的,”雷道远笑着看向霍小乙,“你的黑材料,晓茹那边直接给你拿出来了。”

他把一个文件袋递给霍小乙。

然后,他又看向吕洱:“发给你的地址,你都找到了吗?”

“找到了,备档该删的都删了。”吕洱回答道,又补了一句,“如果小乙哥和对方谈判的照片、协议,以后还被放出来了的话,那我只能判断,是雷队那里留了备份了……”

“拿这种话堵我没用。”雷道远哼笑了一声,“备份我肯定会留。”

“……”吕洱轻轻一笑,也不服软,“我会找到地址删掉的。”

“看你本事?”雷道远也不理会她了,他又看向陈尧,“我真心不喜欢打独裁战队,如果你们能在第九轮之前崩掉,那对我来说当然是最好的消息……但是,我希望你们是在赛场上被打崩的,被谁都行,而不是被圈外的,和我们不相干的人,像玩木偶戏一样玩崩。”


上一篇: 场外道歉在场外

下一篇: 未接来电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