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96章
游戏下载

夺路奔逃!

时间:2016-09-11

上一篇: 真相

下一篇: 爆炸与救援

从杰森两人突然逃跑开始,陈锋始终有种不太踏实的感觉。

经过这么多次险死还生的历险,他对于这类近似于预感或者说第六感得到的结果,越发的信任。

魔音师不可能让他们就此轻松过关,哪怕之前大家都伤过一次,现在吴伟斌和李猫都差点儿把命搭上,陈锋依然认为不踏实。

因此,在紧张李猫伤情的同时,他脑子里一直不停的分析各种信息,试图从中找出可以直指危机所在的重要情报。

跟黄队交流中得到的情况,恰恰补足了他之前未能确定的几处疑问。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他们玩的一手好计谋!”

黄队目光沉静悠远,仰头望向光学隐身无人机消失的方位,双手捏紧拳头,刚刚缝合好的伤口立即崩开,鲜血浸透了纱布。

他拿过战术电台要通指挥中心,沉声喝道:“我是黄俊生,我们怀疑敌人极可能在地下提前做了什么埋伏,一旦引发,会造成外围城防的大规模破坏。因此,我建议立即撤回各防区人手,暂缓平民回迁工作,并马上展开排查。”

对面那个醇厚悦耳的声音回答:“指挥中心收到,谢谢黄队长的提醒,你提供的信息非常重要,我们这就着手展开相关行动。”

黄队瞥了一眼陈锋,又道:“这不是我一个人想出来的,编号147小队给了关键的分析支持。”

对方沉寂小会儿,说道:“知道了,先替指挥中心感谢一下147小队的朋友。”

“收到。”

通话结束,黄俊生放下电台,转身招呼络腮胡子大军和另外两名两个副队,抓紧时间与其他小队的人联络沟通,并招呼正在围攻进逼的战士们全部回撤!

整条街道上,刚刚才松弛少许的气氛再次紧张起来,所有医疗队和救护辅助人员全部行动,七手八脚的把伤员抬着往市区中心撤离。

大眼和王彬扶着吴伟斌靠过来,不解的问陈锋:“又发生什么事儿了?这眼看就要把那帮孙子彻底赶出城区,完成任务……”

陈锋先让大眼帮忙抬起李猫的担架,混在人堆里匆忙后撤,低声解释:“我们怀疑敌人方面留下后手,他们策划了这样庞大的计划,不可能轻易放弃。关键是,杰森和贝拉那两人撤走的样子,不像是临时起意,更类似掐着时间。”

更多的信息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解释清楚,再者眼下人多环境杂,他们讨论涉及到任务的话题,必须小心谨慎。

虽然听上去语焉不详,三个人却都察觉到陈锋严肃的表情中,向他们作出的暗示。

情况很危险!

知道这一点就够了,大眼和王彬登时紧张起来,这样的表情通常意味着生死劫数!即便还不清楚危险会来自何方,却可以肯定,呆在这里绝对不安全!

“走,赶紧走!”

三个人加快脚步,好似屁股后面有狗追着似的,不断赶超其他人员。

与此同时,他们后方的围墙缺口处,反叛者们也终于艰难的冲杀到了尸山的下方,面对二十多米长、十几米高的缓坡,一帮人集团傻眼!

整座尸山由成百上千的丧尸和变异体堆积而成,其中多半是被打死或者踩死的,甚至部分变成碎骨肉泥。

一部分却还没有死透,只是被变异佣兵、咆哮体这类沉重家伙给踩踏的,跟其他同类搅合纠缠成一体。它们虽然难以挣脱出来,却还在依着本能不停的挣扎,爪子胡乱抓挠,嘴巴咔咔的咬合。

甚至有许多躯干彻底毁掉的手臂,还在不住的抽搐,若是给抓上一把,照样能让人受伤,乃至感染病毒。

于是乎,在反叛者们眼前就出现了这样一道奇怪的通道——手臂林立、爪子挥舞,此起彼伏的吼叫声夹杂着牙齿咬合的咔咔响动,血肉骨头碾压混合成暗红色的崎岖坡道,看上去黏黏糊糊,并且整个都在不停的蠕动!

饶是这帮人都经历过生死搏杀,宰掉不少的丧尸乃至活人,每一个浑身都被血肉淋透了,却依然被看到的古怪场景刺激的差点当场崩溃。

“我操!难道我们非得从这样儿的鬼地方上冲过去?”

有人很不淡定的发出哀嚎,觉得两腿发软浑身抽抽,根本不敢把脚踩上去。

“不从这里过,我们还能往哪边走?左右都是死路,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得硬闯啦!”

几个胆大的头目咬着牙发狠:“不想死的,就跟老子一块儿往前冲,谁特么再犹豫,老子一枪崩了狗日的!”

缺口之中丧尸稀疏,已经无法成为致命的阻碍,后方却是重兵合围,直升机更是从头顶上步步紧逼,摆明了在强迫他们走这条路。

“草他娘的,早知道老子就多弄一把RPG,一家伙怼下来这破玩意,省的在脑袋顶上乌泱乌泱的闹心!”

一个壮汉恨恨的盯着直升机,满心不甘的说着废话,引来周围其他人的嘲笑:“有钱难买早知道啊,再说了,就算有RPG,也不见得能把人家怎么着,你没看清上头那家伙的枪法?手雷都能给你打个空爆,简直特么怪物啊!”

一帮人顿时心有戚戚焉。

他们之前看到直升机飞的挺低,试过机枪扫射、突击步枪集火攻击、狙击步枪打飞行员,以及往上扔手雷。

结果是,不但没有把直升机装甲打穿,而且谁开火打击,立马就会遭到精准的报复,躲都躲不开!

一连送掉五六个人的小命,他们总算认清形势,无奈的接受人家横压一头的残酷现实。

所有人都被杀胆寒了,此时不过是过过嘴瘾罢了。

不料,这话才说完了,反叛者们愕然发现直升机忽然掉头向市区飞走,同时周围密集的驱赶火力也忽然停歇,眼尖的人看到围攻者们纷纷掉头撤向远处,那姿态看上去有点儿慌张,如同逃难。

“这是怎么回事儿?莫非他们是接到什么命令不打了?还是市里边儿又出现新的麻烦,逼着他们不得不撤走兵力?”

能活到现在的,个顶个脑子好使,当即迅速思考个中原因。

其中一人蓦地惊叫起来:“我操,搞不好他们是想放大招啦!这些人是害怕被误伤,所以提前跑远一些!”

“那不是要把围墙都给炸了?眼瞅着就赢了,他们没道理在这种时候玩两败俱伤啊!”

临时拼凑起来的乌合之众,谁也不肯服谁,七嘴八舌的各抒己见。

曾经首先发现陈锋几个人有问题的头目,却黑着脸厉声吼道:“吵吵你麻痹啊!这种时候还用想三想四的,肯定没什么好事,想活命的,就跟老子一起冲出去!”

说完话,也不管其他人怎么想,挥手一招自己仅剩下的几个弟兄,硬着头皮冲上尸堆,深一脚浅一脚的,噗嗤噗嗤踩着血肉泥沼玩命的向缺口处狂奔。

脚下传来的感觉非常糟糕,令他们浑身发酸发麻,别提多难受,但只要开了头,很快就把种种令人做恶梦的感受尽数抛开。

有他们带头,剩下的二十来号人也顾不上别的,争先恐后的跟着往上跑。

粘稠的尸堆表面下,每一步都不是平地,前一脚踩进某只丧尸的胸膛,后一脚说不定刚好踏着一颗歪斜的头颅;再进一步,可能就是几条扭曲在一堆儿的胳膊大腿,或者被之前的大家伙踩出来的大坑!

不管是哪一种,对他们而言都是极大的麻烦。

横七竖八的骨头茬子锋利如刀,稍不留神就会划开他们的裤腿,狠狠的戳进皮肉当中,疼痛伤害、病毒感染都是必然,关键是心理伤害特么太大了!

踩到脑袋或者被绊倒的就更加倒霉,一个跟头扑进血肉当中,啃一口腥臭腐肉是最起码的。

更惨的是被活尸的爪子死死勾住,抱着不肯松开,无论怎么挣扎也逃不脱。

后边的人根本顾不上救他们,要么直接跳过去,有些干脆就踩着他们身体过去——最起码能避开好几个陷阱啊!

不是没有人出手救援患难与共的同伴,可结果都不怎么好,在极度恐慌逼迫之下,他们选择了先保证自己的小命。

被抓伤、刺伤者的惨叫声,被遗弃者的绝望惨叫,在区区二十来米长的血肉坡道上,渲染出一副惨烈的人间悲剧。

便是这区区一点道路,反叛者们付出了五条人命的代价,余者个个带伤,不抓紧救治的话,变成丧尸是必然的结果。

所有人挤上缺口,一看对面又是一条同样长度、宽度的尸堆坡道,无不感受到彻骨的惊悚。

依然保持清醒的头目,硬着头皮给众人鼓劲儿:“再加把劲闯过去,我们就安全啦!回去后该修复修复,该强化强化。妈了逼的,下回再来收拾这帮王八蛋!跑啊!”

“跑啊!”

所有人发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吼叫,奋起余勇咬紧牙关往下冲刺。

有些机灵的直接往两边滑落跳下,至少那些胳膊大头脑袋身子的,还算囫囵。

还有人干脆横身往下滚,居然也要比踩着血肉泥坑跑来的安全和迅速。

又丢下三个倒霉鬼挂在路上,余下十来号人在远离围墙五十米的地方停住,一个个浑身血肉淋漓,气喘吁吁惊魂未定。

放眼四野,没有多少危险的尸群,头顶上的武器站也都顺着轨道滑向远方,没有人朝他们发起攻击。

“安全啦!”

他们大大松了口气,发出劫后余生的呻吟。

蓦地,他们站立的地面突如其来一震,猛然向上隆起好几米高,跟着呼隆一下,沉入深渊!


上一篇: 真相

下一篇: 爆炸与救援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