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05章
游戏下载

陷阱

时间:2016-09-12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麻烦,不期而至

下一篇: 重击,出刀

中祥县本身不大,从体校到东关,骑自行车用不了十分钟。

陈锋从街上拦了一辆出租,上车之后给出紧挨卢家巷的街道地址,在后座上冥神思索其中问题。

胡锦月跟自己不熟,这是肯定的,陈锋也没觉得这位班花有喜欢自己的意思。

从那次提醒之后,她一直被家人接送,没给丁波坤几人机会,自然也谈不上多大恩情。

后来自己转校,大家干脆不来往了,过不多久,都可能将彼此遗忘。

但她却突然要请吃饭,里外里透着一丝蹊跷。

陈锋并非是患了被迫害妄想症,纯粹是生死危险已经贯穿三重世界,他小心提防成了惯性思维,任何不正常的情况,都被敏锐察觉到。

再者,见识过死亡大学和里世界的各种绝色,所谓的班花很难让他生出惊艳,更不会跟发情的公狗一样精虫上脑,一听可能亲近芳泽,就不管不顾。

以他的强大思维效率,转眼间把所有能想到的情况都理了一遍,然后摸起电话打给大眼。

响了几声,电话接通,听到那头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问:“锋哥,怎么想起来要打电话,有事直接发信息多好。”

他隐晦的指出,通过手表传递信息要安全的多。

陈锋笑道:“不是别的事,今天见到几个奇怪的人,咱们胡班花忽然约我吃饭,觉得不太踏实。你有没有留意到,她那边有什么异常?”

“异常?没有吧……嘿嘿,我今天请假没去上课,要不我问问耗子他们?”

陈锋顿时了然,估计大眼没法马上从里世界冒险中缓过来,要是带着一身血腥煞气去学校,会吓坏许多人。

不像自己,睡一觉就能收敛的差不多。

他不想把事儿传的沸沸扬扬,当下拒绝:“算了,我估计也没大事,可能是想多了,先去看看再说。”

“那成,有什么事儿你随时召唤,我随叫随到。”

大眼很放心他的实力水平,并没觉得会有多大问题。

见识过铺天盖地的尸潮,对付过凶残威猛的变异体,如今小县城里的所谓道上牛人,已经不放在他黄涛小哥的大眼里了。

比自己更牛逼的锋哥,更是没人能挡。

挂掉电话,陈锋没有再招惹其他人。

到了目的街道,他让出租车拐进去,绕着卢家巷转了一圈,最后横穿街巷,从那家“老陈土菜馆”的门口经过。

出租司机绕的心烦,嘴巴一张就要咧咧,陈锋冲他冷森森的一呲牙:“大叔,有时候多嘴会要人命的。”

他只是微露煞气,司机顿时毛骨悚然,见多社会阴暗面的他立即意识到,自己肯定是碰上江湖上办事的了!

这年头,道上的手段越来越不地道,他们专门找那些未成年的半大小子,让他们出手干掉自己的目标。

这类未成年做梦都想当英雄,一个个恨天无把恨地无环,谁都不放在眼里。

加上他们杀人也不会判死刑,给足了钱许足了愿,出去又不起眼,成功率极高。

陈锋穿着运动服拎着书包,加上这份独特气质,正好符合司机心目中的那种疯狂少年。

得了警告,他哪儿还敢说话,车钱都不敢要,只想赶紧躲开。

不过陈锋仍然把一张五十钞票丢过去,在一间公共厕所边上下车。

出租车一溜烟跑没影了,陈锋进去之后确定没有人,立即从装备寄存处调出战术背心,贴身穿在里面,USP手枪藏在后腰,钢盔放进书包,背在身后。

装备检查完毕,他用宽大的运动服遮住,晃里晃荡轻松走向土菜馆。

表面上看似跟学生没什么两样,他的眼睛却不断观察四周,不放过任何可疑迹象。

一圈兜下来,他已经可以确定有问题。

东关卢家巷这一片准备开发,住户基本都迁走个差不多,剩下个别钉子户没谈妥,平时往来人员稀少。

在这种没人气的地方开饭馆,肯定得赔死。

老陈土菜馆门脸不小,门前却没有几辆车,冷冷清清的,大中午头里没什么生意,胡锦月得多傻才能找这么个地方请客?

确定有猫腻,陈锋却不打算回避。

对方既然拿胡锦月做文章,已经不是普通的矛盾冲突,煞费苦心的提前让人去学校,故意让自己看到,以此制造困扰影响判断,算计的够深。

如此大动干戈,却仅仅为了对付这么一个学生,对方一定知道自己的能力。

最起码,是一部分的。

又或者可能,对方是想先收拾了自己,在进一步做成诱饵,去对付别人。

陈锋想来想去,有关系的人当中,貌似只有阿唐才有那个价值,值得让人大费周章多方布局。

不过他没有立刻通知阿唐,而是准备先深入虎穴,探一探再说。

哼着时下流行的歌曲,陈锋晃晃悠悠的走进卢家巷。

墙上写着黑色“拆”字的房子,大中午头里,寂静的令人心慌。

偶尔有野猫野狗窜过,或者古怪的叫唤一声,能吓人一大跳。

陈锋丝毫不为所动,脚步稳健从容。

离着老陈土菜馆还有百来米,他觉察到两面破烂的房子里有动静。

非常轻微的喘粗气声,不集中精神根本听不到。

他嘴角轻微一勾,恍无所觉一般继续往前,一直到了土菜馆门口,迎面看到两个黄毛走出来。

正是上午在学校出现过的。

他们年龄看起来并不比陈锋大多少,但表情气质都跟混了多年社会的差不多,老练精明,眼力歹毒。

“吆,还真来了啊,镇定自若,面不改色,难怪能镇住小坤他们。”

其中一个竖起大拇指,皮笑肉不笑的夸赞。

另一个两手一捏指骨,冷哼道:“别废话,先帮小坤连本带利的把帐收了。草,我倒要看看,在我面前怎么耍狠!”

前者并不阻拦,笑嘻嘻的抱着胳膊站在旁边,准备看热闹。

陈锋怡然不惧,随手把书包一丢,紧盯着对方大步逼近到两米时,蓦地闪身冲上去。

他的启动太过突然,速度又快的出乎意料,那高壮的黄毛猝不及防,一个愣怔,被陈锋一记勾拳捣在下巴上。

“嘭!”

黄毛的嘴巴登时歪斜,脑袋猛然后仰,一口血水喷出老远,整个身架子完全散开。

陈锋跟上一个膝撞,顶在他的胯下,就听一声鬼哭狼嚎般的惨叫,黄毛两手捂裆满地打滚,疼的死去活来。

另一位腮帮子抽抽,赶忙往门边一闪,不敢正面放对。

以他丰富的街头斗殴经验,一眼就能看出陈锋的水平。

稳准狠全占,敏捷果断,冷静干脆,并有明显的军体拳特征。

关键是把人几乎打废了,陈锋的表情一点儿不变,眼神冷漠的吓人。

这要比他们之前所知的还要可怕许多!

陈锋轻轻抖了下右手,暗暗嘀咕一句:“身体还是不够强,力量比斌哥差太远,多打几下自己就先受不了。嗯,必须尽快完成强化。”

弯腰捡起书包,径直越过两人,进了门厅。

土菜馆原本的布置已经被打乱,用竹木精心构建的隔断拆掉大半,腾出一间上百平米的大厅,此时却只摆了一张大圆桌。

圆桌后只坐着一个干瘦青年,他微低的脑袋正对陈锋,眼皮上翻露出两个白眼珠子,冰冷的目光透过头发看过来。

陈锋在进门三米后站定,厚重玻璃门立即关上,卷帘门拉下,两边呼啦涌出十几号二十岁以下的青少年。

多半洗剪吹的造型,红毛绿发打耳钉,裤腰带挂着条链子,背带耷拉到屁股后头,歪头斜眼哆嗦腿,偏暗的灯光照耀下,活似一群小妖杂怪。

他们并不觉得自己装扮难看,一个个自以为牛逼的张牙舞爪,吆了喝三的诈唬。

若是在一个月前,陈锋就算遇上其中几个,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那时候的他身体太弱,根本干不过这些专业胡混的货。

但现在,这些人加在一块儿,都比不上一只变异体的造成的威胁大。

眼界,胆气,信心,早已在连场生死搏杀中磨砺出来。

他冷冷的扫了这帮妖魔鬼怪一眼,随后盯着桌子后的干瘦青年,淡然道:“我已经来了,胡锦月在哪里?”

干瘦青年抬起手,啪啪鼓了两下掌,嘿然道:“你小子挺有种,明知道有问题还敢闯进来,以为这里是鸿门宴呐?”

陈锋眨眨眼,没听懂。

鸿门宴他知道,电影也看过,就记得刘天仙那张亘古不变的无情脸了。

干瘦青年等了一会儿发现没反应,脸色越发的不好看。

原本他想着,等陈锋说出“刘邦赴宴全身而退”的结果,他马上可以一拍桌子,说:“可惜我不是项羽,绝不会放虎归山。”

可惜对方压根不配合,装逼失败。

他修长的手指一勾,抓的桌面吱呀一声,咬着后槽牙道:“有人说你很难搞,我不信,现在看来人并不怎么聪明,不过的确有点儿本事。就是不知道,你打倒一个,能不能打翻这一堆!”

他冲着众人一挥手:“上,留口气就行!”

红毛绿发一闪,十几人一拥而上。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