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07章
游戏下载

拼刀

时间:2016-09-12

上一篇: 重击,出刀

下一篇: 胡迪,背后之谋

杀气是真实存在的东西,它无形无质,源自人的精神意志,或者神秘不可测的灵魂。

只要是内心坚定了杀戮的情绪,人体内的脏器功能和内分泌自然随之发生变化,形诸于外的,是一系列可以为对方清晰观察到的明显体征。

就如同现在的陈锋,他虽然没有刻意去幻想仇恨,鼓动怒气,眼眸中却自然流露出异样的光彩。

跟他对视的人,立即能够察觉到直透内心的强烈意念,并为之震撼、惶恐、畏惧,乃至难以自控的颤抖起来。

而陈锋的体态也跟刚才不太一样。

之前他赤手空拳抡书包,看似猛虎下山傲视群狼。

现在一刀在手,整个人仿佛都被刀锋的凛冽给浸染,向外散发出透骨的寒意。

他的上身微伏,下巴往里收,有点类似于顾一刀平时那种翻白眼的姿态,两小腿交错紧绷,脚跟离地,如同压紧的弹簧。

但他的腰部和双肩却意外的松弛,看上去浑不着力。

顾一刀却在后面看的头皮发麻,只有他这种同类才明白,能把身体调整出如此的形态,要么经过极其严格的训练,要么就是亲身经历过太多次的搏杀,磨练出来的本能!

陈锋的情况,正是后一种。

短短二十天里,他在竞技场中拼杀死亡数百次,经验丰富的超过现实中任何一名老兵。

加上阿唐这个神秘高手的调教,他本人的天赋得到充分发挥,或许在动作标准程度上,比不过人家十年如一日的千锤百炼。

但要说生死搏杀的胜率,却一定是他占优!

屋子里这十几号人根本不清楚,自己面对的瘦弱学生,其实是已经“杀人”数百疯狂屠夫。

对比起来,他们平时吹牛逼唬人的所谓“砍了某某几刀”,或者弄死了某个老大的“英雄壮举”,其实弱爆了。

顾一刀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再提醒也是没有大用,嘴里咒骂一声,反手亮出一把一尺长的三美武士刀。

正宗冷钢精工,真品三美钢制造,雪亮刀身反射灯光璀璨如雪,传承千五百年的唐样破甲刀刃,放在阳江刀、西瓜刀主宰的街头混战中,就是削铁如泥的神器。

从顾一刀站立的角度,恰巧能把一缕刀光反射到陈锋的眼角视野中。

陈锋的双眼视角比他预想中更开阔,并在面对十几人手持器械包围时,依旧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三美武士刀亮出的刹那,陈锋一声低吼,猝然前扑。

首当其冲的杀马特少年早已被吓的脚软,根本毫无反应,被他一书包拍中胸口,倒飞跌扑。

紧挨着的一人仓惶出手,高举过头的钢管胡乱下劈。

陈锋借力转向,抢先一步突入他大开的中门,右臂闪电般弹射一挥,从其刚刚打平的胳膊下掠过,挂起一阵狂风越身而过。

那人就觉得前胸一凉,上身气力传递陡然断绝,下意识低头一看,从左肋下方到右腋窝,紧身t恤噗哧迸开斜斜的口子,殷红鲜血飚射而出,霎时间浸染半身。

他惊恐的惨嚎一声,钢管咣当坠地,身子一软,当场吓昏了!

陈锋闯到后排,那几个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胆气尽丧之下,想要重新鼓起勇气并不容易,武器壮胆的效果终究有限,却都在陈锋一眼之下,分崩离析,溃不成军。

“呼~!”

书包挂着风声劈头砸来,听上去就有莫名的力量感。

几人高举的刀棍慌忙格挡,却不料竟是虚招,真正的杀招随着陈锋灵活的身法,在动作最大的一人身上忽然爆发。

“噗哧!”

刀锋撕裂皮肉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格外瘆人。

亲手砍过人的,对此格外的敏感和熟悉,只不过发生在别人身上,可能觉得挺爽;如今落在自己身上,那就十足的惊悚!

陈锋动作快,出刀更快!

哑光涂漆的军刺融入昏暗环境下,令人无从分辨刀锋所在,调音师总务出品的出色材质,锋利度足可保障。

陈锋以匕首操中“太字交叉”招数,一步一动,连续三刀,硬闯过这一排阻拦,身后一串惨叫声,并有血珠子飚射。

离着较近的几个忽然觉得脸上一热,下意识一摸,满把的血红!

转眼之间,陈锋把簇拥在眼前的包围圈打了个洞穿,刀刀见血,斩伤六人。

冷不丁看上去,他出手好似很重,每一个人的伤口又长又深,血流的又快,格外吓人。

顾一刀几步抢到最先挨刀的小子旁边,伸手一探,顿时惊咦一声。

皮肉翻卷的口子看着狰狞,好似把人给开膛破肚了似的,实际上却只深入一公分不到,中间没有切断任何一条大血管,放那儿不管,一时半会都死不了。

“嘶~!这家伙的手够稳当,太有数了。”

出刀杀人不难,难得是伤人不死,特别是在这类混战当中,必须保证每一秒钟都不走神。

顾一刀扪心自问,都不敢断言一定能做到。

他抬头看去,见前边余下的人手全都吓懵了,跟受惊的鸡雏一样聚成堆儿,各自把刀棍摆在前面,哆里哆嗦的后退。

后边刚刚拿起武器的七八号人,连靠近三米之内都不敢,你望我眼,看到的全都是畏惧。

军心胆气,便被这一人一刀,轻松击溃。

“住手!”

顾一刀断喝一声,冲着余下人摆摆手,“都滚一边儿去。”

站着的人二话不说,慌忙躲到墙边。

受伤倒下的,从疼痛中稍微清醒一点儿,发现没有想象中那么惨,小命貌似能保住,各自咬牙死撑爬开,吆喝其他人帮忙包扎止血。

顾一刀抬起右手,拇指杵着眉心狠劲儿的揉搓两下,貌似困扰的道:“知道么,我还是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人,这么的出人意料,甚至是……惊喜。”

陈锋深深吸气,徐徐吐出,把短时间爆发造成的内喘调匀。

面不改色的冷然道:“我却不觉得有任何可喜之处,胡锦月,人在哪?”

他不问对方是不是已经抓了人,那种一个电话就能证实的事情,以他们摆出的阵仗,估计不会有所疏漏。

再说,眼前这位老大那么喜欢学古人用计谋,想必会把事情做得周全。

顾一刀把三美武士刀在眼前一横:“跟我拼一场,赢了告诉你。输了,那小妞就得给我受伤的兄弟爽爽,当作补偿。”

他等着陈锋火冒三丈,气怒交加的爆发。

陈锋面无表情,眼皮都不带眨一下,左手轻轻丢开书包,朝着他平摊开。

“请。”

顾一刀再次觉得不对劲,但一时有说不出问题在哪里。

他虽然已经知道,其实陈锋和胡锦月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可言,却依然挺身而出,是正义感爆棚?

看上去不像。

那么是看穿了自己的布置,自信实力强横能够轻松应对?

顾一刀觉得回想起来,貌似人家从头到尾都没怕过啊。

不爽!

他脸色阴沉冷硬,腾身一跳上了七十公分高的大圆桌。

足可容纳二十人用餐的大桌子,桌面是五六公分的实木,中间镶嵌一块厚重大理石板,压在直径一米五的八角柜子底座上。

顾一刀身形干瘦,跟陈锋一般都是勉强过一百二十斤的分量,即使是站在边缘,也绝对不会压翻。

“我们就在这张桌子上,分个胜负。”

陈锋抬左腿踩上去,毫不费力的挺身站直,从头到尾,上身与右臂警戒姿势不动。

顾一刀找不出一丝可以利用的破绽,心中烦躁的几乎要烧起来。

“怪物,特么的简直见鬼了,他就一个学生,以前从来没看出有丝毫的异常,跟他最熟的耗子都不知道,难道一直在伪装?”

又或者,胡迪那家伙说得都是真的,这个看似不起眼的中学生,是深藏不漏的高手?

顾一刀的眼神往陈锋后腰处瞟了一下,宽松的运动服遮掩下,不知道是不是藏着一把精准吓人的枪。

陈锋站定,左脚紧贴桌面徐徐向前一尺,脚跟微微踮起,目光锁定对方。

两人的身形几乎同时定住,间隔两米多点,以近似的姿态对视,眼神碰撞,互不相让。

顾一刀感受到一种从未体会过的藐视,仿佛在对方的心目中,他不过是鸡鸭一类的牲畜,杀起来毫不费力,宰了也没有任何的成就感。

这让顾一刀十分窝火,他觉得这是在故意激怒自己,但又无从得知,一个区区小县城里的普通少年,又从哪里来如此高的优越感,和凌人的傲气?!

他们不动,周围的混混们也不敢动弹,两人身上散发出的无形威势,令他们神经紧绷,呼吸也几乎停顿,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恍惚觉得他们的瘦弱身影,高大了许多。

“当啷!”

不知是谁失手掉落了棍子,惊得所有人心脏猛然一揪,随即眼前一花,两条身影蓦地碰撞到一起!

“叮当~!嘶啦!”

身影倏然停止,两人相互换了位置,陈锋的前胸裂开一道尺多长的口子,露出里面被割开的战术背心,一条刀痕把防弹插板也划出白印。

顾一刀捂着右肋,鲜血从指缝里不住的喷涌,转眼染红了半边身躯。

他艰难的转过头,死死盯着陈锋的胸膛,悲愤的叫道:“你耍诈!”

“是你太蠢!”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