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08章
游戏下载

胡迪,背后之谋

时间:2016-09-12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拼刀

下一篇: 生死枪斗(上)

陈锋低头看了一眼刀口,身上依然残留着犀利刀锋掠过时的寒意,心中一阵的惊悸,对顾一刀说出的话自然不会多么客气。

如果不是他早有防范,现在已经开膛破肚,离死不远了。

顾一刀从战术背心上挪开目光,在他冷漠到近似冷酷的脸上一凝,细长的眼睛眯成一条线,缓缓地点头。

“很好,终于有人敢当着我的面儿,说出这样的话来。陈锋,我记下了。”

陈锋不为所动,保持随时前扑的姿势,沉声喝问:“胡锦月,人在哪里?”

顾一刀神经质的一勾嘴唇,冷笑道:“我大费周章的把人请来,怎么会可能轻易放手?你居然以为能轻轻松松的带回去,借用你一句话,太蠢……”

没等他说完,陈锋蓦地扑上去!

这一次,周围的混混们有不少总算看清楚了,却同样被骇的不轻。

陈锋的启动毫无预兆,踩在圆桌边缘的右腿一抖,整个人歪斜成六十度窜出去,临近顾一刀的时候,左脚似乎极快的点了一下桌面,动作方向全部发生急促的变化。

混混们的眼力登时跟不上了,心中惊悚的想着:“这种速度,谁能拦得住?”

顾一刀能,但依旧应付的相当狼狈!

他压根没想到,陈锋会一反常规的突然出手,并且出刀动作如此的凶猛且诡变,饶是他久经战阵,依然差点被直接突破。

哑光涂漆的军刺一直隐藏在陈锋的右臂下,直到握紧的拳头晃到顾一刀胸前一尺时,才猝然弹出,宛如灵蛇吐信,快如闪电!

顾一刀右肋受创,右臂运转本已不灵,此时却只能勉力激发,条件反射式的横刀在前。

“锵!”

一团火星短促爆发,军刺在三美武士刀上磕出一个米粒大的缺口,方寸之间爆发出惊人的力道冲撞。

陈锋的右臂陡然顺势一挥,在顾一刀的右肩上刻下一道深深的伤痕,随即身形一晃闪躲到旁边。

顾一刀凌厉的反击顿时落空,雪亮刀锋差着半尺,没有撩到陈锋的脖子。

电光火石般的迅疾交手,完全展现出两人可怕的战斗素养,和莫测的机变能力。

陈锋突袭得手,却并不贪功,专心以彻底废掉对方的右手为目的,一击得手,立即后撤。

如此,他成功避开对方暗藏的杀招。

顾一刀也没有表现出那么震惊,那般愤怒,那等伤势沉重。

陈锋的主动出手,几乎正中他下怀。

只是没想到,陈锋的动作太快,又不肯贪功冒进,令他精心掩藏的杀招落空,功亏一篑。

两人再次分开,陈锋的军刺上有血滴滑落。

顾一刀艰难的歪头看了一眼新伤口,知道已经深入骨头,如果治疗不及时,以后再也别想用这只手拿刀。

他脸皮突突直抖,额头上汗珠滚滚,咬紧牙关闷哼道:“你赢了,不过人不在这里。”

陈锋眼睛微眯,周身凶戾涌动,冷喝道:“别逼我杀人!”

他的目光越过顾一刀,在其身后的混混们身上一扫。

那些人如同被刀子狠狠刮了一下,感到刺骨的寒意透体而来,无不悚然战栗。

凶,太凶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凶的人!

顾一刀顿时明白,陈锋绝不是在虚言恫吓。

混江湖的,谁都不想轻易去死。

他好不容易从底层爬上来,成功摆脱被人当垃圾一样呼来喝去,不会被随时当夜壶用完就甩,莫名其妙背黑锅当冤大头,砍人顶杠蹲苦窑挨枪子儿,指不定还会对老大感恩戴德。

——脱离那个阶层,开始享受权利威风,醇酒美人,谁特么舍得死。

但现在,他下一句话回答不对,却真的要死人了。

陈锋是个十六岁的热血少年,又有了不知从何而来的实力,一旦被激发了血性,天王老子都拦不住他肆虐。

就凭他这两刀的水平,满屋子混混加起来,也不够他一个人宰的。

顾一刀不敢犹疑,果断回答:“你从后门出饭店,到前边的汽车铸造厂,人在那边。不过,你别想轻易的带走了。”

陈锋冷然道:“知道,你们只是些打前站的喽啰。”

“你!”

顾一刀羞恼的紧握拳头,立即牵动伤口,疼的脸面扭曲,目光怨毒无比。

陈锋侧身下了桌面,从容捡起书包,向后门退开几步,忽然又道:“胡锦月的手机,交给我。”

顾一刀盯着他,厉声道:“哪个混蛋拿着?给他!”

龟缩在门口的高壮黄毛抖抖索索的举手:“在、在我这儿呢。”

他从裤兜里摸出来,畏畏缩缩的靠近圆桌,放上去用力往前一推。

陈锋一指头按住,开机看了下短信记录,果然有一条是发给自己的。

其他还有些乱七八糟,分明是这帮混蛋玩意早已按捺不住色心,开始照着同学录里的女生名单发欺骗信息。

他收起手机,右手反握军刺隐藏在运动服后腰,其实已经换成了USP枪柄。

如果对方突然翻脸,他会毫不犹豫的动枪。

老陈土菜馆的后门并不曲折,绕过一道弯就是。

后边原先的房子被拆了个差不多,一眼可以看到对面的汽车修造厂。

之前陈锋坐着出租车绕行,已经看到了的。

没有任何人追上来,两边也没冒出埋伏,陈锋顺利走到铸造厂的门口。

这是一间被废弃的工厂,围墙表现水泥剥脱,缝隙里长者杂草,花坛树木和灌木都被人挖走,只留下泥坑。

锈迹斑斑的电动推拉门好像被车撞了,底部滑轮从铁轨上脱离,右边的三间敞开式砖房塌了一角,显得格外冷清凄凉。

斜对着的钢结构厂房玻璃破碎,彩钢瓦扭曲,门边上堆着大片垃圾。

垃圾堆的前方,一个人叉开两腿站在院子中央。

陈锋认识,正是前次在靶场较量过的疑似雇佣兵,胡迪。

看到此人,陈锋顿时明白,整个局是谁搞出来的。

那位泰兴集团的总经理,从混黑起家,发财之后开始洗白的大佬,徐文正。

陈锋在门口停住脚步,直视胡迪沉声道:“你们费那么大事,又是绑架又是摆鸿门宴,就为了把我骗到这里来?”

胡迪脸皮微微一抽,铿锵冷硬的回答:“照我的想法,直接找你就行,有人非得显摆所谓的计谋,我只好配合。”

陈锋了然,估计此人和顾一刀彼此不服气,索性采取了这种连设两关的做法。

只不过,单纯为了引自己出来,也用不着弄这许多的弯弯绕吧?

他忽然想起,上次冲突发生之后,阿唐选择性的告知他的一些话。

徐文正是个有大野心的人,他不甘心只是当一个地方上的大佬,有心要更上一步,进军省城。

要扩张地盘,除了有钱,关键要有人手。

为此,徐文正不止一次试图招揽阿唐,都没有得手。

上次带着胡迪出场,介绍的话比较含糊,却能听出大概,应该就是他从外边招揽来的新鲜血液。

现在看来,貌似还有顾一刀。

并且,徐文正应该是不甘心失败,再次出手。

只不过这一次,他瞄准的目标,是自己?

“这种招募人手的方式,还真是挺特别的。”

陈锋心中暗暗嘀咕,目光一扫周围,又道:“有什么目的,爽快说出来吧。”

“你跟我,就在这间厂房里打一场。”

“没有规则?只分胜负?”

陈锋瞳孔微缩,想到上次对方输得不甘心,这是要放手赢回来吗?

胡迪冷酷的一笑:“不只是胜负,还分生死。你和我,只有一个能从这里出去。”

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以大欺小的羞愧。

或者说,他可能是把陈锋看成了可以平等对决的高手。

陈锋却认为,这是压根没有底线,为了赢,他不在乎自己还是个未成年学生。

他冷静的点下头:“可以,不过你得先把人放了。”

“行。”

胡迪答应的异常痛快,轻轻一摆手,一名有着跟他相同气质的黑脸汉子出来,手中抓着胡锦月的一条胳膊,轻飘飘的提溜出来。

胡锦月嘴上贴着胶带,双手被扎带捆住,已是吓得不大会走道儿了。

忽然看到陈锋,她顿时来了力气,拼命挣扎两下,在黑脸松手之后,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一头拱到他的怀里。

陈锋眼望胡迪,左手轻轻拍打她的肩膀,温和安抚:“别怕,没事了。”

胡迪没有趁机发难,面无表情的冷眼旁观。

陈锋摸出军刺,给胡锦月松绑,但没急着撕掉胶带,先抓着她肩膀推开,紧盯她眼睛叮嘱道:“先别忙着哭,仔细听好我说的话,你才能活命,明白了?”

胡锦月瞪圆眼睛,连连点头。

她毕竟提前好些天得了陈锋警告,自己胡思乱想了好久,才发生被绑架的事情,没了那种突然的冲击,恢复理智也比较快。

陈锋也暗自庆幸,胡锦月不是被那帮杀马特混混看押,否则现在估计已经被不知道几个人轮流糟蹋过。

他长期混网吧,很清楚这帮小痞子的作风。

一个漂亮清纯小姑娘落到他们手里,绝不会像电影小说里描述的那样,不管过了多长时间,等主角来救时,还依然保持原封不动。

他们一旦弄到了人,通常是先干了再说。至于后果什么的,这帮过了今天不想明天的混蛋,又怎么会管那么多。

胡锦月算走运,碰上胡迪这类老手。他们通常想得比较多,顾虑也多,反而会安全一些。

“你出去后,立刻给你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来接。记住,不要报警,不要说任何一点关于这里和我的事情,不然全家都要跟着遭殃。明白?!”

胡锦月拼命点头,接过陈锋递来的手机,跌跌撞撞的跑走。

胡迪没有阻止,讥讽道:“看不出,你还是个怜香惜玉的热心肠。”

陈锋深吸一口气,淡然道:“怎么比,来吧。”


上一篇: 拼刀

下一篇: 生死枪斗(上)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