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09章
游戏下载

生死枪斗(上)

时间:2016-09-12   word格式下载

事到如今,想别的没有任何用处。

陈锋已经习惯了置之死地而后生,此时反倒能够迅速稳住心神,冷静面对一切。

对方不是喜欢玩心理游戏吗?那就索性让他们把手段都用个够。

从开始的故意让人露面引起警惕,到中午疑点满满的伪装请客,再到土菜馆鸿门宴的拼杀局,一步一步的刺激自己心理波动,消耗心力体力。

换成一般人,要么不上套,要么已经给折腾的精疲力竭。

等到了这里,突然要面对生死一搏,恐怕连一半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来。

只不过,无论胡迪还是那个制定计划的人,都忽略了至关重要的问题。

陈锋,他只是个十六岁的不成熟少年啊。

这种充满了机心伎俩的复杂计谋,其实用来算计阿唐那种成年老手,更为合适。

可用来对付陈锋,他根本不会想那么多,只需要见招拆招。

有人想要自己的命,那就直接反杀过去好了。

陈锋的想法,就是这么简单。

他也会思考一下对方的用心,却绝不会在这上面纠缠。

胡迪提出要生死一战,他马上把一切想法抛之脑后,全身心投入到战斗准备中来。

观察环境,侦测敌情,分析对手,准备战术,调整身心,计算弹药……

一切就像是一场死亡竞技开始一样,在短短十五秒钟倒计时当中,他必须完成所有的工作。

胡迪完全不清楚,自己面对的少年是怎样一种奇怪的状态。

他心中还残存着一点淡淡的遗憾,认定陈锋会分心担忧胡锦月,又经过一路折腾,没办法以最佳状态跟自己一决生死。

对于制定计划的那些人,他颇为不悦。

胡迪冲着那名黑脸汉子打个手势,那人转身从厂房里搬出一张破桌子,上面放着两口黑色ABS材质塑料手提箱。

他把箱子全部打开,里面装的是两把全新Glock17,各自两个弹匣,并带有消音器。

“这是从越南走私进来的原装货,质量性能都可以放心,两把枪完全一样,你我各一,就在这间厂房里对决。子弹打完,谁活下来,谁赢。”

胡迪一口气介绍完规则,绝不拖泥带水。

陈锋拎着书包上前,信手拿起一把轻轻掂量,又娴熟的拆成零件,在桌面上彻底摊开,一件一件的摸索把玩。

胡迪眼睛一眯,迅速跟黑脸汉子交换下眼神,露出一丝惊疑不定。

陈锋拆枪的动作太快、太利索,看上去好像整天摸一样,简直不下于他们这类靠枪吃饭的老手。

再看陈锋挨个儿零件摸来摸去的,错以为是在检查有无隐藏毛病,又不免有些怒意,这分明是信不过他的话。

但说起来,陈锋的做法不算过分。

这是准备拼命了,不彻底检查好武器,尤其是敌人提供的,怎么能放心?

胡迪两人当然不知道,陈锋是在拆解摸索的同时,在脑海中构建这把Glock17的虚拟模型。

他早先曾经无数次拆装过阿唐的那把Glock17,又在死亡竞技场中,不止一次捡到对手掉落的枪,并早早建立起来完美模型,以及对比机制。

竞技场中,死亡掉落的枪械是拿不到的,一局战斗结束后,仍然要回归所有者手中,但不妨碍陈锋提前把各种武器拆解个遍,完成建模。

就现在,他在一拆一装的过程里,把新枪虚拟模型建立完成,对比过后,开始整理细微偏差,并计算性能差异。

同时,他把每个零件都擦干净,确保没有一丝毛病。

随后,他把两个弹匣完全退空,把每一发子弹都拿起来检查,并一发一发的压回去。

就在这过程中,子弹的质量、重量,弹匣弹簧的压力,入弹出弹的顺畅度,全部了然于胸。

看着他一点一点的准备工作,胡迪由原先的不耐烦,渐渐变得严肃而凝重。

他看得出来,陈锋不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进一步了解武器,确保武器可靠。

——这是一个合格战士,在每次战斗发起之前,都必须做好的事情。

问题是,胡迪那么多年的战斗生涯里,在陈锋这个年纪中,没有一个人做得更细致、更扎实、更好!

他开始理解,为何徐文正会那么看重这少年,并一而再的提醒不要轻忽大意,果然名师出高徒。

“那个阿唐,真的水平高到深不可测的地步?仅仅一个来月,就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我不信!”

胡迪宁愿相信,陈锋是从小摸着各种武器长大的,否则绝对解释不了眼前这一切。

天才什么的,太玄乎离奇,他不觉得有那种人存在。

陈锋的检查装配过程冗长细致,用了足足十分钟时间才完成。

他最后连消音器都拆了,从里到外擦的干干净净,最后拧上枪管,子弹上膛。

黑脸汉子一把扶住后腰,随时警惕陈锋暴起发难。

这种事儿太常见了,他不得不小心提防。

陈锋不干那么没料儿的事,他举枪瞄准十米外的厂房墙体,看似随意的开了一枪,打出一个小指粗的窟窿。

他其实是瞄着一个苍蝇大小的黑点儿射击,弹孔却散布出将近三厘米。

这其实已经很大了,在更远距离上的散布将可能达到五厘米乃至更多,到时候他瞄准脑袋,打空的几率很大。

“散布有点大,应该是子弹的问题。”

通过对比完美枪模,他可以确定,手里的枪工艺精湛,配件咬合严密,机械运动配合顺畅,对弹道影响相当之小,的确是原装精品无疑。

不过子弹做工明显粗糙一些,应该是来自越南或者国内出去的,发射药质量较差,又没经过挑选的话,跟Glock17的适配性会有偏差。

当然,还有新装配的枪没有校准有很大关系。

于是陈锋略作停顿,心中按照公式和直觉感受计算一下,对准苍蝇斑点打出第二枪。

黑脸汉子惊疑不定的看向胡迪:“这小子在干嘛?对决没开始,他先浪费子弹校枪?”

胡迪也觉得纳闷:“那么狭窄的空间里,有那个必要么?”

这家工厂的厂房,是以凹字型建设的,其中左侧只是三间瓦顶砖房,主体则是L型的钢结构。

其主体跨度在15-20米之间,总长度50-60米,里面摆满了废弃的垃圾和设备,可说是障碍处处。

双方最终少不得要在近距离搏杀,子弹散布多一点少一点,其实最终结果差不多。

不过既然人家喜欢浪费子弹,他们也没有理由去阻止,反正最后输了活该。

陈锋又岂是校枪那么简单,他每开一枪,都让身体同步感受记忆,同时融合脑海内的虚拟枪模,促成两方面的统一,并延伸出全新的枪感。

“噗噗噗~”

他接连打出两组八发9mm普通帕弹,最后一发穿入第一个窟窿之后,才停止校枪。

随后,他脱掉破烂运动服,完全露出仿MOLLE战术背心,把那个满的弹匣插上。

转头对胡迪点下头:“可以开始了。”

胡迪眼角嘣嘣直跳,说不清心中是一种什么感觉,隐隐约约的,他开始后悔选择这样一种对决方式。

又甚至,他压根就不该搞这一套,哪怕拼着违反徐文正老板的命令,一枪干死这小子,也好过现在心神不定的。

胡迪顿时明白,自己心乱了。

不知不觉间,陈锋用自己的一系列动作,反过头来给胡迪施加了不小的心里暗示,一点一滴在他心中积累起种种猜疑,大量的不解,并导致信心的动摇。

这是一种高明的心理战术,却不是什么人专门教导,根本就是无师自通!

黑脸汉子也看出胡迪的问题,脸面现出一丝狰狞,以眼神示意他:“要不要联手直接把他做掉?”

胡迪犹豫了一下,缓缓的摇头。

不能那么做,自己既然已经起了好胜心,就得通过一场胜利把它了解,不然的话,会成为一块心病、一个心结,导致自己止步不前。

这种代价,不是他想要的。

并且,陈锋也不是那么好偷袭的。

别看他右手非常松弛的拿着枪,枪口指向地面,胡迪敢肯定,只要自己两人稍微动作不对,他一定会在被瞄准之前,抢先开火。

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直觉判断,结果不必怀疑。

胡迪很利索的拿起枪,推上子弹,拧好消音器,也试着开了两枪略微校正,冲着陈锋点点头,走向L型厂房的另一端入口。

这样的对决,其实对陈锋很不公平,对方多了一个人。

黑脸汉子虽然提前出了工厂,但谁知道他会不会在外面潜伏,又或者在战斗开始后,悄悄的摸回来,从后面发动突袭?

陈锋没得选择,他也不去担忧,不管是一个人还是两个,对上了,用枪来决定结果就是。

胡迪走到对面入口,转头与陈锋碰一下目光,两人齐齐走进去。

视野之中陡然一暗,正午的阳光透过破碎玻璃照进厂房,弥漫漂浮的灰尘被渲染的一道一道,明暗交错,恍惚不定。

一堆一堆生锈成废铁的机械,横七竖八乱放的模具和沙堆,从顶上垂下的起重葫芦和铁链,被风吹得叮叮当当,回音异常。

陈锋没急着动作,他眯起眼睛,目光细细扫过厂房上下摆设,在脑海中构建立体图纸。

几个呼吸之后,耳朵听着远处传来玻璃破碎的声音,双手据枪,微微侧着身体小碎步向前,倏地闪到一堆箱子之后。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