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15章
游戏下载

干了这碗板蓝根,来生还做好队友

时间:2016-09-13   word格式下载

“我们打扫学校机房打扫了一年,还算是有点经验的吧?”沈照楼借着窗外商业街的繁华灯景,擦了擦汗,看着他们的劳动成果。

短短一个小时之后,在陈尧和张宁的加入下,沈照楼他们就已经把这一间训练室,打扫得干干净净了。

不得不说,他们的效率还真的是挺高。

训练室里连电都没有,当然也没办法开空调。江城市的夏天,即使夜晚的温度都足以让人汗流浃背,所以,当训练室被打扫干净的时候,他们几个人都已经脏得不行了。

但是,他们还是很有成就感。

看到地上乱七八糟的打包箱、电线、网线全部都收拾了起来,所有的电脑全部被重新接好了电源线,一台一台整齐地摆到已经被擦拭干净的桌面上,沈照楼还找到两个盒子,把还可以用的网线,卷好放进盒子里。

网线虽然是旧的,但至少也是高速线。

比张宁的黑网吧里那些老式圆网线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好东西还不少啊,我感觉,像在摸黑探险寻宝。”裴鹏天黑乎乎的爪子往脸上一抹,一下就抹出了几条黑线。

“可没有藏宝图啊,不然,也许能翻出更多来?”韩笑说。

“自己琢磨着画一张,”裴鹏天指着一面白墙,提议道,“你们看,我觉得这个地方,挂一副手绘的藏宝图,肯定非常的合适……”

陈尧顺着裴鹏天说的地方看去。

他记得,上次来的时候,那个地方摆的还是一张合影。

清新简洁的柠檬色亚克力画框里,放着苏绮瑶、秦一烛、韩止水、霍小乙几个人和队友、工作人员的全家福,秦一烛手捧奖杯,他身边的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

但是,现在那里剩下的,只有一面白墙了。

“你们两个够了啊,”沈照楼扔个裴鹏天一包湿巾,“别人藏宝图的地点不是天涯就是海角,我们这怎么指?”

“沿江路步行街保通巷民进办事处……”张宁举手。

“哈哈哈。”

“好挫!”

“那还是算了吧……”

“可是,好不容易打扫干净,以后就要在这里训练了,”裴鹏天看着干净的训练室,“总觉得,还应该做点什么庆祝一下。”

“那也不用挂藏宝图啊。”韩笑说。

“你提一个?”裴鹏天朝他挤眼睛。

“结拜?”

“不要吧,老掉牙的东西!”

“祭祀?”

“靠,你能靠谱点吗?没肉没酒没香烛。”

“有香烟……”

“滚你妹的!”

他们几个人脏兮兮地跑到一边去,商量庆祝活动去了。

张宁走到陈尧身边,低声道:“其实,我来过这里。”

陈尧淡淡哦了一声:“什么时候?”

“好多年前的事了。”张宁摸着后脑勺,“我兼职做房产中介的时候……”

“你真够多才多艺!”陈尧说。

“其实,我也知道,什么地方的电脑会这样摆放。”

“嗯?”陈尧还不知道,战队基地的电脑摆放能看得出来。

“嘿嘿嘿,大叔好歹也是在一线队的战队基地呆过的人!”张宁得意地打了个响指。

“哦?”

“怎么了?”

“你跟沈照楼他们说的你的那些过往,不是瞎掰的?”

“靠!你从哪里觉得是瞎掰的!”张宁怒。

陈尧摊手不语。

张宁勾着他的脖子,把他又拉远了一点:“好吧,我就直说吧,你用的外设上有独裁战队的队徽,独裁战队刚出事不久,不巧,大叔又刚好知道这里处处都是一线战队基地的标配……嘿,不准备聊聊吗?”

“能用。”陈尧却只回了两个字。

“能用?”

“有地方用就行了。”他言外之意就是,其他的事情问那么多干嘛?

陈尧明显不准备为这种事多费唇舌,搞得张宁心里跟猫抓似的。

但是,看到沈照楼他们过来了,他又不好继续追问吗,只能勾着陈尧的脖子把他的脑袋压下来,拿爪子在他脑袋上刨了两下把他头发都弄乱以示不满。

沈照楼他们一过来,就看到陈尧顶着一头乱发:“我们商量好了。”

“嗯。”陈尧点头。

“我们今天在这里做入队宣誓!”沈照楼认真地说着。

“入队宣誓?”陈尧不解。

“就是加入一支战队的时候要说的誓词……”裴鹏天解释道。

“可以可以。”张宁觉得这个提议比刚才什么结拜、祭祀都靠谱多了,“问题是,誓词哪里去找?”

“我搜索一下……”裴鹏天拿起手机,“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我都……”

“那是用来结婚的。”沈照楼打断他。

“啊,不好意思。”裴鹏天继续翻动。

“我,陈尧,今天在队旗下宣誓……”陈尧淡淡的声音,回荡在了安静空旷的训练室里,“我将成为光谷七中校队的一员,尊重对手,尊重队友,尊重比赛,团队为上,个人为下,胜不骄,败不馁……”

他的声音像是有一种极其安静的魔力,让沈照楼他们都钉在原地,一动不动。

陈尧来江城市之前,独裁战队就已经为他准备了入队仪式,入队誓词他被苏绮瑶反复交代要背熟的。

独裁战队的入队誓词长达八百多字,陈尧一字不差地全部背下来了。

只是,独裁战队出事,他没有用上的机会。

“我去……”裴鹏天他们都鼓掌了,“毕竟队长就是队长!”

“来,陈队一句,我们一句,宣誓完之后碰杯!”沈照楼高兴地说。

“碰杯?”

“嗯,一次性杯子还有一包……”

“喝什么?”韩笑问。

陈尧指着最靠门边的那个座位:“抽屉里应该有几个立顿。”

沈照楼跑过去拉开抽屉,拿出几个小袋子:“立顿好像不是这包装吧?”

“我看看。”裴鹏天伸手,接了过来,“靠,这板蓝根啊。”

“算了,板蓝根就板蓝根吧……”沈照楼也不管那么多了,她把水杯里的水倒出来,冲开了几包板蓝根,递给他们一个人一杯,“来吧。”

“我,陈尧。”陈尧起了头。

“我,沈照楼……”

“我,裴鹏天……”

“我,韩笑……”

“我,张宁……”

“大叔你乱入什么?我们宣誓呢!”

“我是你们的一员啊,校队宣誓不带我玩?”

“带带带,来吧……”

他们欢脱地跟着陈尧一句句地宣誓,最后,五个一次性的杯子碰到一起,没发出玻璃杯应有的那种脆响,却带起一阵欢声笑语。

“我给你们说,这他妈绝对是我喝过最好喝的……板蓝根。”裴鹏天一口全咽了下去,

“也是我喝过最好喝的!比什么酒都好喝。”韩笑点头。

“未成年人,不准饮酒。”张宁尽职尽责地反对道。

“哈哈哈,干了干了。”沈照楼也一扬脖子,“祝我们七中校队,练习赛、职业定段赛、校园赛……全部一帆风顺……”

“好了,”陈尧一贯平静的目光,此时此刻也跟着跳了几下,不过,他马上就压下手,示意沈照楼他们都听他说,“训练场地有了,但是,我们还需要启动它。”

“我们来启动它?”韩笑看了看窗外,一下反应过来了,“我明白了。这里不是临时停电?”

“嗯。”陈尧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电卡。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