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11章
游戏下载

生死枪斗(下)

时间:2016-09-13

打中了?

陈锋心中一喜,却没有停下观察,顺着斜奔的惯性用力一蹬支撑柱,猛地向右前方荡开,随即横身一滚,越过坍塌的铸模。

就在他滚开的一刹那,落地的胡迪蓦地从腋下连开两枪,险之又险,擦身而过!

胡迪的确中枪,但却没有死!

他的身上,也穿着防弹衣,虽然不是重型的,却也足以截住9mm帕弹的穿透。

一般人被打中胸口,或许会跟大锤敲了似的喘不过气,或者短暂失去活动能力。

但胡迪这种人,身体素质远超一般士兵和警察,更是在枪林弹雨洗礼之下,早已养成受伤之下强迫动作的本能。

陈锋若是停下动作,必然被其暗算得手。

胡迪开枪的同时,身子顺势往左滚动,在拐角边缘停住,翻身半跪而起,艰难的喘息几次,暗暗心惊:“这小子的枪法太准了!难道他在上次比试当中,没有出全力?”

身体倾斜、运动当中,全靠感觉瞄准一个活动靶子射击,还能够命中,这已经远远超出精兵的水准,有资格参加军中比武大赛,并获得一定名次。

胡迪转战多处战场,见过那么多世界各地的老兵高手,能做到这一点的,也不过是少数。

陈锋这十几岁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怪物,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的造诣?

他心中的胜算,再减两分,剩下不过六成。

一连串动作之下,双方距离拉近到不足二十米,中间隔着两台机器,一堆沙子、一堆铸模,还有横七竖八的无用垃圾。

陈锋以一个非常别扭的姿势,躲在硕大铸模的缝隙之间,双手据枪瞄着前面,目光迅速一扫上下左右,随即有了主意。

他蓦地抬手,一枪打中前上方的吊灯电缆,吊灯应声坠底,啪嚓摔得粉碎。

这声音异常响亮,破碎的灯泡玻璃碴子飞溅出老远,其中一些几乎崩到胡迪的身上。

陈锋同时横身一翻,躲到另外的铸模之后。

胡迪没有立即反击,哪怕他应该已经判断出开枪的位置。

此时的胡迪,心中已经没了丁点儿的轻视,他不但把陈锋当成同等对手,甚至犹有过之。

一个能在不到一分钟时间里,可以果断选择最佳的战术,上来改变固有战场状态的人,决不能等闲视之。

胡迪甚至有点后悔,不应该选择这种狭窄的战场,太容易造成破坏。

陡然坠落的吊灯吓了他一跳,但被他当成诱敌的手段,刚才陈锋的移动射击精度太过惊人,他必须重新制定战术才行。

不上钩吗?

陈锋稍微有点遗憾,倒也不觉得气馁,他马上又开一枪,打掉另一盏灯。

再次摔碎的位置稍远几米,同时也向纵深多了一些,圆形灯罩咕噜噜滚动碰撞,造成的噪音格外响亮混杂。

陈锋继续移动,这次却是紧贴上了生锈机器的旁边。

还是没有反应。

他并不停手,异常坚定的连续打掉总共六盏灯,中间一枪似乎没有打中,这也在情理之中,毕竟环境光线混乱,灯线加套管也不过一指头粗,失手很正常。

但从胡迪的角度却看不到,陈锋那一枪,却是打在紧挨着拐角的机器边,一个歪斜的防锈油桶子上。

金属材质的桶子立即洞穿,从底部冒出不多的一点儿油料。

陈锋左手在裤兜里一掏,摸出一个zippo打火机,点燃之后准确的丢上去,大团火焰“嘭”的爆燃升腾,迅速蔓延到旁边的板条箱上,烧起滚滚浓烟。

陈锋倏地冲出去,卯足了劲一肩膀撞在燃烧的板条箱上,最上面一个呼隆一下翻滚出四五米远,把火焰随地洒落。

胡迪眼角看到黑影突如其来,不假思索连续三枪打穿箱子。

随即差点被飞溅的火星给扑到,灼热呛人的空气陡然蔓延到藏身处,惊得他连忙往旁边躲闪,接连踩到破碎的灯泡玻璃,发出清脆的响动。

陈锋落后不过半秒钟蓦地闪身越过转角界限,瞄准对方的身影两枪过去。

这一次,他没能再次赌赢。

胡迪明显是假动作,虚晃一下赚了先机,反手一枪,打在陈锋的前胸。

好似被锤头狠狠敲击的闷疼袭来,陈锋屏住呼吸一窜,借着破箱子燃烧的火头浓烟,躲到斜对的障碍后面。

调音师总务出售的防弹插板果然给力,顶得住三美武士刀,也挡得住9mm普通帕弹的穿射,撞碎的弹头镶嵌在防弹纤维背心上,没有造成伤害。

他接连几个深呼吸,中弹的钝痛很快没了影响——比起数百次被杀死的逼真痛感,这点玩意根本算不得什么。

同样,代价也非常值得,他成功突破最危险的区域,把对方逼到了十米之内的位置上。

胡迪的脸色异常难看,墩身在一摞铸件粗胚的后方,咬紧牙关,暗暗发狠。

大意了。

他没想到陈锋的进攻如此果决,半点迟疑都没有,硬是在自己重新思考的一点间隙强行突破,手段还这般的灵活随意。

明明仅剩下一个弹匣,居然半点也不在意子弹消耗,这转眼间都打出11发子弹了,他就不担心打光之后,没得玩?

胡迪猜不出陈锋是怎么想的,不过貌似也不太重要了。

现在,双方各自靠着一处掩体,只要出去,立即就会暴露在对方的枪口下。

十米之内,以两人的枪法,几乎不可能打空,即便不能打穿防弹衣,陈锋还戴了钢盔,可脖子和胳膊腿是没有保护的。

生死,就在下一个回合。

胡迪默默思忖,根据之前的侦查,判断陈锋会出手的位置。

但陈锋却没有等他先动作,却在一顿之后,忽然举枪瞄准顶棚,噗噗连射四枪,两块硕大的钢化中空玻璃先爆碎,再呼啦啦洒落,正好罩住胡迪所在的位置。

指头肚大小的稀碎珠子陨落如冰雹,虽然砸不死人,却足以扰乱视线。

胡迪知道不能再躲下去,立即深蹲到极致,蓦地闪身出去,瞄准陈锋那边连连扣动扳机,同时倏地一窜两三米,扑向右侧!

四发子弹落点精准,几乎封死陈锋左右两侧,不管从那边闪身出来,都可能被打中。

但陈锋却出人预料的直接向上挑起,整个人平扑到掩体的顶端,双手据枪瞄着胡迪横斜的身影连抠扳机,把最后两发子弹打出去。

胡迪的左肩和左肋接连中弹,身子一震平躺着滑开。

尽管又疼又麻,他却心中狂喜!

他算得很准,陈锋的整个弹匣已经打空,预备下的子弹全部清零,自己赢定了!

这两枪挨得异常凶险,一发子弹贯穿肩头,造成贯通伤;另一发贴着防弹衣边缘,撕掉了肋部一块皮肉,一条肋骨好像被打折了,半边身子都动弹不得,呼吸困难。

但他依旧开心的哈哈大笑,这一局,他赌赢了。

“小子,你的子弹打光了!”

胡迪不等身子落实,咬紧牙关就地扭身,右手以非常别扭的姿势持枪,满脸狞笑的瞄向陈锋。

就在漫天玻璃折射的光影当中,他愕然看到陈锋再次扣下扳机。

“噗!”

胡迪的脑袋猛然一顿,额头上突兀的出现一个小指粗的弹孔,后脑勺上炸开一团红的白的,直接爆头。

“他怎么可能还有子弹?!”

胡迪的眼睛里充斥着不可思议,身体僵硬的呆了几秒,颓然瘫倒,死不瞑目。

“不是只有你会耍花招,我也会。”

陈锋提着空枪来到近前,先一脚踢开胡迪的手枪,对着他渐渐失去光彩的眼眸,毫无怜悯的冷哼道。

就在刚才更换弹匣时,他悄悄拿出一发自己的子弹,装入空的弹仓之中。

格洛克17是17+1的设计,允许弹仓多装一发子弹。

陈锋之前曾经测试过,标准原装的格洛克17,可以使用从调音师总务那里买来的9mm标准帕弹。

因此,他毫不客气的悄悄作弊,让自己的子弹数量增加了一发。

而他一直看似无意义的消耗弹药,不但是为了借机拉近距离,更是在刻意误导对方,让胡迪算着自己的剩余子弹量,在以为他全部打光的一刹那,露出破绽。

这一局,陈锋赌的也是相当凶险!

如果胡迪能够稳妥一些,不肯上当,他将不得不冒着暴露的风险,使用自己的USP和子弹,后果如何,无从预料。

不过好在,他赌赢了。

输赢,生死,就是这么简单直接,冷酷无情。

胡迪到死都不明白为何会这样,陈锋自然不会去跟一个死人解释。

他捡起胡迪的枪,搜出另外一个弹匣装入自己枪里,双手持枪向前走出厂房。

他依然保持完全的警惕,绝不敢有丝毫大意。

里面的战斗结束了,外面还有人在等着呢,他决不寄希望于对方可以信守承诺,当真容他赢了之后从容离去。

就在陈锋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蓦地听到外面传来一声短促的呼喝,跟着几下沉闷的碰撞。

他当即以左腕横架右手,据枪向前蓦地闪出,眼角瞥到一道人影,当即就要扣动扳机。

不料对方的动作实在太快,一晃之间扑到近前,大手猛地握住枪身,箍住套筒,并沉声喝道:“是我!”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