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29章
游戏下载

分头潜入

时间:2016-09-19

上一篇: 隐患与行动

下一篇: 刺探,开始

出现在王彬面前的女人个子不高,瘦小伶仃,皮肤粗糙色泽暗哑,顶着一头学徒工烫出来的栗子色卷发,三角眼、歪嘴巴,唇边还有一颗长毛的黑痣。

冷不丁看上去,就是个四十岁上下的妇女,那眼神那体态,说不是拉皮条的老鸨都没人信。

还是那种开大车店、专门玩仙人跳坑民工或下层群众的老娘们。

如果不是发现她的眼神太过熟悉,又清楚看到暗号手势,王彬绝对想象不出,那个十四五岁的过期萝莉美少女李猫,竟然能装扮成如此模样!

“真是见了鬼了,你怎么能打扮成这模样?简直、简直……”

王彬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儿形容好了。

他一开始就跟李猫结仇,两人之间的敌对到看不顺眼,到现在改观也不太大。

这次要不是为了陈锋的行动,并且五个人当中也只有他最容易活动,他才不会单独跟李猫碰面,更别提一起搞提前准备工作。

不过即便心里再怎么别扭,王彬到底还是能分清轻重缓急,按照李猫昨晚的计划安排,连夜乘坐火车赶到泰东市。

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见面。

原本王彬想着,李猫可能会装成一个非主流少女什么的,毕竟她的叛逆、冷酷、刁钻歹毒,怎么看都不像是良家。

可真正亲眼看到了,他才知道差距有多离谱!

李猫的伪装是全方位的,换成其他人,绝对看不出来她的本来面目。

她不但从头到脚都全部做了假,就连暴露在外的皮肤、恶俗的镀金耳环、画龙点睛一般的长毛痣,还有穿的鞋和廉价的尼龙袜,等等一切细节都毫无破绽。

横看竖看,都是一个看一眼都嫌多的普通土老娘们。

这种伪装选择的非常聪明,不但能让大多数人下意识的忽略掉,便是出现在监控镜头之中,都很难引起人们的关注。

相较而言,王彬自己的伪装就显得简单了太多。

李猫并没有表现出熟人见面的姿态,活脱儿一个标准的车站骗子德行,脸上带着那种努力装出来的善意,低声道:“别乱说话,假装跟我谈妥了的样子,一块儿出去。”

王彬知道现在不是闹意见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疑虑的表情,压低了嗓门问:“至于小心成这模样?这车站每天进进出出成千上万的人,谁能记得住?”

李猫扭头往车站外走,随口道:“我绝不寄希望于敌人的疏忽大意,务必把一切工作做到滴水不漏。我们的对手是地方上的一霸,最近也一定在警惕着随时到来的报复,他不可能在车站上放眼线。”

就这一句话,王彬知道自己还差了点儿火候。

当下也不多言语,梗着脖子露出一点傻样,跟李猫一块儿往外走。

他这时候又注意到,李猫走路的姿势也完全变了,两条腿往外撇出个八字来,每次落脚时,后跟外侧都在地上拖拉一下,上身随之晃动,显出一股另类的浑劲儿。

王彬真是惊了,她连体态都能模仿上了?

伪装最难得不是化妆和打扮,而是形体姿势。真正能让人完全分不出来的,必定是动作上的变化。

李猫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一个地头蛇应有的姿态,除了假装和善的骗人,还有不怕事儿的蛮横。差了那一点儿劲儿,都会被人瞧出破绽。

不管心中有多么的不爽,王彬都要承认,李猫是真材实料!

两个人差着半个身位走出车站,拐进一条没有监控的胡同之后,觑准了周围无人,李猫立即开始变装。

她拿掉头套,从包里拿出一个五颜六色的换上;外套一脱,里面是低胸紧身性感装,再把外套翻过来穿好,顿时变成中长款的小风衣。

脚下的中跟皮鞋揭掉一层膜,露出镂空鱼嘴鞋的真身;裤子直接撕掉半截,放下折叠在腰间的及膝裙遮住,露出白生生的小腿,以及提拉上来的蕾丝短袜。

最后,她从包里拿出一瓶卸妆水,三两下搓掉脸上、脖子、双手的染色,露出白里透红的肌肤原样。

转眼之间,恶俗老娘们变成了非主流美少女,模样是天差地远,关键两者之间都找不出丁点儿的相似之处!

王彬看的目瞪口呆,下巴差点脱臼,眼珠子差点鼓出来。

李猫歪着头上美瞳,瞥了他一下,冷然道:“看什么?赶紧变装啊!”

“噢噢,知道了。”

王彬觉得自己快变成呆头鹅了,嘴里答应着,赶紧接过她递来的假发套儿,换成金丝边平光眼镜,外衣直接脱掉不用,反过来包住电脑包拎在手中。

又从李猫那里拿到鞋面伪装贴,把李宁弄成了山寨的钩子,裤子直接换了一条牛仔。

如此一番变化,他顿时成了一位同样比较常见的IT业界白骨精,休闲放松,同时还兼顾职业的整洁与时尚。

李猫围着他转了一圈,没有找到太多破绽,满意的点点头:“还行吧,走两步试试。”

王彬也缓过劲来,嗤一声道:“别把人看扁了,装装样子没有多难。”

他心里想着饭店里常见的那些IT公司上班族,脖子后仰抬起下巴,目光貌似平淡,看人都带着一股子隐约的傲气,心里想着:“我是喝咖啡的,你们是吃大蒜的,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加上强化后,得到陈锋的提醒,他也注意体态的矫正,此时倒也显示出一点器宇轩昂来。

“凑合吧。”

李猫绝不肯给点中听的,嘴角撇的一看就很勉强的样子,转头往外走。

这时候,她把眼影都涂黑了,恰似一个东方版的艾薇儿形象,一边走一边上美甲,步态身姿也同步作出调整。

等两人走出那条巷子的时候,她已经完全变成一名浪荡傻呆的非主流,跟王彬拉开几个身位,当先走到公交站牌下。

不多时,一辆出租停下,她操着一口港普说出去汽车站,又冲着中年司机大叔抛了两个媚眼。

司机大叔登时浑身一哆嗦,赶紧把眼神挪开,心里头暗骂:“造孽哟,好好个闺女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算了,又不是我家的孩子,管那么多呢。”

转头向前,专心开车。

跑出租的见过太多社会底层的东西,最清楚这类无知少女的可怜、可恨,根本同情不得,也更不能招惹。

王彬从后边打了辆出租,两人前后岔开十几米赶往汽车站。

在后座上,他借助衣服和包的遮掩,用手表给李猫发信息:“你搞什么鬼,都已经到了市里,怎么还要去下边县城?”

李猫回复:“消除痕迹,制造新的混乱,不让敌人抓到任何线索。另外,我们去搞到行动必须的车和装备、资金。”

王彬也是明白了,李猫恐怕已经有了全盘计划,他再想多了也没用,老老实实配合好了就成,不操那个心。

两名司机都没有绕道,十多分钟后,他们先后抵达汽车站,各自买了去往中祥县相邻的凌云县的车票。

两人权当相互不认识一样上了车,没多久班车启动,四十分钟后,抵达凌云县。

下车之后,两人分头行动。

王彬打着要租个办事处的幌子,找了个中介公司的人领着,专门找高档住宅小区和写字楼转悠,假装看房的同时,重点观察楼前停车场上布满灰尘的好车。

李猫则迅速找上一个本地的网友,看装扮都是同一种不知自爱的傻丫头,嘻嘻哈哈的闹腾着去了一个貌似本地最上档次的酒吧玩。

一直到了天快黑的时候,王彬给李猫发信息:“车找到了,你什么时间来拿?”

停了一会儿,李猫回信:“给我地址,你去东方圣景对面的咖啡厅等着。”

王彬对这种完全按着人家套路亦步亦趋的做法,实在不怎么喜欢,不过进行到这儿,犯不上闹意见,他当即掏钱打发了满怀希望的中介业务员,另打车往目的地去。

差不多的时候,吴伟斌从大山里出来,辗转经过县城汽车抵达市里火车站,拿到李猫帮他从网上定做的假身份证,伪装之后买票上车,赶往泰东市。

陈锋则结束了下午的训练,正准备从网吧离开的时候,忽然看到一群穿着制服的人走进来,趾高气扬的吆喝道:“老板呢?我们消防上的,接到群众举报,说你们这边的消防设施不合格,消防通道堵塞,有很大的隐患,赶紧的出来,配合我们的工作。”

“消防上的人?他们怎么会忽然跑来查看?”

陈锋当时就觉得有古怪,因为他很清楚,阿唐网吧这种规模的,从一开始都跟消防、公安、卫生、文化等部门搞好了工作,该上供的一个都不缺。

平白无故,他们怎么会来找麻烦?

他当即在门口站住不动,看他们如何行事。

阿唐从里面出来,冷冷的瞥着这帮人,淡然道:“你们想要怎么查,随便。”


上一篇: 隐患与行动

下一篇: 刺探,开始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