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30章
游戏下载

刺探,开始

时间:2016-09-19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分头潜入

下一篇: 打草惊蛇

陈锋见阿唐这么说,知道他心里必定有数了,便不多生事端,抱着胳膊在一旁看热闹。

这一看,就发现一点异常。

来的人明面上是一贯的嚣张,是那种职能单位对平头百姓予取予求的肆无忌惮,完全的“我是官老爷,欺凌压榨你们份数应当”的自然态度。

不过嘴上那么说,姿态也摆出来,他们只吆喝不敢动手,也没有赶走正在上网玩游戏的顾客。

直到阿唐开口了,陈锋觉察到这帮人似乎暗暗松了口气,虽然脸上装的好像没什么,身体姿态和外显的气息上,少了一股惴惴不安。

也就是他这么敏锐的感知,才能够马上察觉到差异。

店主发话了,来人自然不会客气。

他们分散到店里各处,非常娴熟的转悠一圈儿,随口指出一些可管可不管的问题。

比如说,连排的电脑桌中间,电源线和网线离着太近,没有用防火的线槽隔开;再比如有人抽烟留下的味道,这也是违反规定的。

还有消防器材,明明都是按照他们的要求,去指定的地方花两倍价钱买来的货色,却非要挑出点毛病来,甚至连安装的角度和喷嘴朝向都指摘一番。

不过说归说,他们没有立即写罚单。

陈锋注意到,领头的人嘴里说着,眼睛一个劲儿的瞟阿唐的脸色,这显然是心有顾忌啊。

“有意思,看起来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呢。”

陈锋不禁越发的好奇,想弄清楚这帮人到底打什么主意。

直到他们兜兜转转的,全都汇聚到通往后面的走道时,脑子里霍然开朗。

原来,为的就是要到后面去看一看啊。

陈锋的眼神顿时变了,冷酷,犀利,闪烁着怒火,嘴角不自觉的绷紧,挺拔的身躯里开始释放出凛冽的杀气。

阿唐挪步过来一拍他肩膀,低声道:“淡定点儿,这种事情很普通,犯不上动气。”

陈锋深吸一口气,闷闷的吐出来,耸起的肩膀慢慢放平。

不用问,这帮人选择下午这个点儿来,是经过精心安排的。

快下班了,谁也想不到他们会忽然跑来找茬,即便有人通风报信都来不及。

本应该理直气壮的执法行动,却被他们搞出满满的猥琐味儿,显然是有所忌惮。

陈锋知道,阿唐这种来历特殊的人,被安置到地方之后,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的保密期,同时也会要求有关部门好好安抚,尽量不要刺激惹怒,免得逼急眼了,弄出无法收拾的大乱子。

在此情况下,阿唐网吧多半不会遇到一般人那种百般刁难,也很少有人敢故意来找茬。

加上他比较“懂事”的做足了公关,一般不会有谁闲着没事惹麻烦,那会给他们撞出一头包。

但今天偏偏有人来了,还如此处心积虑,只有一个可能,他们是受人所托,针对性的来搞突击调查的。

所谓的消防安全检查,根本是为了掩饰其侦查后边情况的用意。

这时候有需要、有能力指派动官差办事的,估计也只有徐文正嫌疑最大。

阿唐显然迅速想明白了,却没有阻拦,分明是心中早有成算。

陈锋却是压不住的怒火,这简直是欺人太甚!

姓徐的一次两次不断挑衅,差点把自己都弄死了,这笔账还没算清呢,居然又出手段,当真以为收拾不下他是怎么的?

阿唐一提醒,他立刻反应过来,没必要跟这些拿钱办事的人置气,那毫无意义不说,还可能平白惹来一身骚。

两人冷眼看着一帮人涌入过道,又迫不及待的直奔训练室,各自两眼放光的四处踅摸,恨不能变成摄像机,把所有细节都拍下来。

不对,他们执法记录仪,是真的把一切都拍了,还不断的变幻角度和焦距,唯恐不够细致。

事出突然,训练室的一应设施都没有收拾。

不过阿唐做事向来谨慎,从不肯在外面留下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的东西,最扎眼的,是那把“百变枪模”。

可为了方便陈锋训练,此时枪模拼的七扭八拐,你硬说那是一条枪,得需要非常大的脑洞才行。

很显然,这帮人并不具备。

甚至,有一名二十来岁的工作人员抓起枪模,翻来覆去摆弄一番,都没整明白怎么个用途。

他们又不能明着问,只好随意指出一些电线、障碍物之类的毛病凑数。

除了没动手拆墙拉抽屉翻看之外,这帮人把所有地方都勘查过了,才丢下一张不痛不痒的整改通知,谢绝阿唐毫无诚意的挽留,上了车一溜烟离开。

网吧里的少年们当即一阵破口大骂,并立刻给其他网友们宣传一圈,随后便重新沉浸到游戏世界当中。

两人回到训练室,阿唐目光凌厉的迅速查看了一番,确定没有被人安装窃听偷拍的设备,对陈锋道:“这两天我们太安静,姓徐的有点沉不住气,让人来探听虚实。”

无论是谁,在拥有了阿唐和陈锋这等实力时,被人一而再的威胁挑衅,甚至搞出生死杀局,不立即筹谋报复,那一定是别有打算。

指望逆来顺受以怨报德?可惜谁都不是佛祖和耶稣基督,没有那种割肉饲鹰、杀身渡魔的伟大情操,也不能被人打了左脸,还把右脸凑上去。

陈锋想来,徐文正必定是等不到自己的行动,才出手试探的。

他想起不久前接到的最新进展通报,森然道:“很快他就不用打听了,会直接看到。”

阿唐眉头一扬:“嗯?你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

陈锋稳健的点头:“一部分已经到位,预计明天就能有初步的动作展开。”

阿唐并不去打听他的具体安排,郑重的叮嘱道:“务必要小心谨慎,泰兴集团绝非表面上摆出来那么点实力,胡迪也不过是徐文正临时拉来干脏活的,顾一刀只是他用来震慑底层混混和小势力的,真正用来与老牌劲敌掰腕子的,始终藏在暗处。”

“你是说,他手里另有强大力量?”

陈锋吃了一惊,他以为就凭泰东市这么大地方,很难吸引到顶级的高手过来,不然的话,姓徐的又怎么会那么在意阿唐,威逼利诱用尽各种招数逼他入伙?

阿唐眼神闪过一抹复杂,停顿了片刻,打开手机从邮箱里找出一份资料,转发给陈锋。

“你好好看一下,应该能从里面找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再多的,我没来得及搜集到,只能靠随机应变了。总之,一定不能疏忽大意。”

他又一次的强调,令陈锋感到一份沉甸甸的压力。

他同时察觉到,阿唐的情绪不是太高,或许是想到,本应该他自己出手解决的麻烦,因为种种掣肘,不得不靠陈锋这未成年的小子去冒险。

在情理上,他感觉有些亏欠。

陈锋却不甚在意,他心中只有面对强敌的满满斗志,当即把资料共享给了其余四人,随后自己找了个角落打开看起来。

这一看,他才真正意识到,所谓的江湖,比他想象中复杂了一百倍都不止。

如果是换成一个成年人,在看完阿唐的这份资料后,基本会失去抗争的勇气。

而陈锋却觉得浑身发烫,一股浓烈的战意几乎沸腾,烧得他眼珠子都红了,恨不能当下就飞到泰东市,加入行动当中。

夜晚,凌云县。

王彬在东方圣景酒店对面的咖啡厅里,胡乱点了一份全熟的牛排吃了,感觉肚子里还是空落落的,又要了两份,在周围不少人的异样目光注视下,坦然的切割吃掉。

对那些人的看法,他只有满满的不屑:“不怪是小地方,都到这时代了,还有人把吃牛排喝咖啡当成上流社会。要论刀叉使用,中国老祖宗春秋战国那会儿玩的都比现在的西洋人有派头,一帮没见识的傻缺,自以为多上档次呢。”

作为一名见多识广的厨子,他实在兴不起比较的心思,一边大口吃着,眼睛不时瞥向外面的街道。

就在他即将消灭掉最后一块肉时,手表蓦地震动起来,低头一看,见是李猫发来的信息:“两分钟后门口等,车牌号‘江S856A’。”

王彬不紧不慢清完盘子,随手掏出三张百元大钞冲着服务生晃晃,放在薄荷水杯子下压住,起身拿着衣服和包离开。

他此时的形象还是IT白骨精,形象气质都不像是吃白食花假钞的,不过服务生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拿起钞票一捻:“嗯,这张是真币。”

同时心中窃喜,这起码能落下36元的小费,真是意外的收获啊。

不过旁边有人看不下去,撇嘴嘀咕道:“装什么装,吃个破牛排还给小费,有本事去对面大酒店啊。”

“嘿嘿,就他那吃相儿,保不齐被人拿棍子赶出来,太掉价了。”

他们瞬间找到心里平衡,脸上纷纷流露出成功贬低他人的愉悦。

服务生听到了,表面上毫无异常,背过身去偷偷撇嘴,暗道:“你们跑到西餐厅吃口水鸡就咖啡,还用三张打折优惠券,从来不见给小费,好意思说人家?”

议论声进行了没两分钟,几个人透过玻璃往外看王彬的背影,自我满足刚刚提升到顶点,忽然看到一辆黑色宝马740Li缓缓停下,有人颠颠儿下来帮忙开门,点头哈腰的伺候王彬上了后座。

“这……”

一帮人脸上的表情登时僵住,腮帮子扭曲,如同吃了大便。

服务生的眼睛放光,双手捧在心口,低声惊叹:“竟然是个低调的富豪,帅呆了!”

王彬却带着疑惑上了车,一眼看到非主流打扮的李猫在后座上。

前排副驾驶一个脸面画的跟鬼似的女孩探身过来,敞开的低胸公主裙露出两团白肉,波斯猫似的美瞳瞪着王彬,尖叫道:“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少爷?这车是他的?”

李猫没有回答,指着她道:“陈少,这是我朋友小涵,一起搭你的车去趟黄金时代,不介意吧?”

王彬心中暗骂:“死女人,也不提前打个招呼,什么时候老子变成陈少了?”

不过他认出来,这辆车正是下午看好的,停在一座大酒店门口落了厚厚的灰,显然很久没人动。

李猫不知道用什么法子给偷了来,还弄了个假牌子、洗刷一新,又弄了个本地二货非主流当幌子,这就直奔目标了?

他金边眼镜后面闪过一道寒光,矜持的一笑,伸手与那女孩一握:“陈子豪,小涵姑娘,认识你很高兴。”

“哇,好有绅士风度啊!”

小涵眼睛里顿时冒出小星星,抓着王彬的手不肯松开,又惊叫起来:“呀!你的手好细腻好温暖,怎么保养的那么好……”

封闭的车厢里,顿时给她那假里假气的嗲声充斥满满,刺激的王彬头昏脑胀,不由侧目瞪向李猫:“你就打算带这么个玩意儿执行任务?太不靠谱了吧!”


上一篇: 分头潜入

下一篇: 打草惊蛇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