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33章
游戏下载

自陷牢笼

时间:2016-09-19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打蛇打七寸

下一篇: 想死想活

黄金时代的后部会员区很私密,没有熟人带领进不来,提供的服务内容自然也有所不同。

通俗一点来说,就是里面的项目基本都不合法。

这种场子里的买卖,不外是黄、赌、毒一类,也玩不出太多花样。

贺青答应王彬的要求,其实也是认定了他非是普通顾客的身份,话里话外的意思,绵里藏针的透露出清晰的敌意。

王彬却毫不迟疑的接下,如此也基本确定了接下来的活动,绝非那么和平安详。

宝哥一听这话,脸色顿时一变,下意识的提醒一声:“青爷,这合适吗?”

毕竟人是小涵带进来的,小涵又跟他扯上了关系,这万一弄出什么麻烦,他必然也会受到连累。

贺青嘴角往下一拉:“没啥合不合适,照我的吩咐做。”

宝哥觉察到一丝透骨的杀意,便不敢再多嘴,老老实实的转头传达命令。

几个人离开包房,王彬忽然止住脚步,冲懵懂迷糊的小涵两人微笑道:“你们就不用跟着了,赶紧回去,找个远一点儿的外地亲戚朋友们玩上两个月再回来。”

“陈少说什么呀,怎么不让人家跟着玩了呢?难道小涵不够可爱吗?”

脑残少女喝多了酒,脑袋里一团浆糊,根本听不懂他说什么,也完全看不清眼前的凶险,依旧是惯常的撒娇痴缠,指望他改变主意。

小辉虽然也喝了不少,到底是年纪大两岁,立马听出来话里的潜台词儿。

“唰!”

他浑身一抖,一层汗水湿透了衣服,脸色惨无血色,慌乱的几乎走不动道儿。

贺青三角眼眯起来,一脸假笑的道:“陈少这话有点小瞧人了吧,莫非以为咱们连那点儿胸怀都没有?”

一旦确定王彬是来找事的,还造成了破坏,谁能保证黄金时代不会迁怒于两个被卷进来的孩子?

王彬见多了底层的龌蹉,从来不相信这些混黑的人有多少节操,到时候弄出事来,他俩能一走了之,小涵和小辉下场恐怕会很惨。

贺青话里带着刺儿,王彬并不直接接茬,还表现出适度的惊讶:“有吗?我只是随口一说,贺经理想多了吧?”

“大概是吧,也可能是我听错了。”

贺青表现出能屈能伸,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僵硬,看上去忍耐的极其辛苦。

话都点出来了,自然有人处置。

小辉拼命拽着小涵的胳膊,见她不依不饶的还要闹腾,索性一把捂着她嘴,整个人抱起来,慌里慌张的往外走。

还没有走远的宝哥听到这一切,悄悄擦擦额头的汗水,长出一口气。

接下来一路上,几人都没怎么说话,

王彬依旧保持悠闲从容的姿态,不紧不慢的跟着贺青走。

黄金时代的后面建筑紧挨着半山坡,从外面看不出虚实,但内里的设置足够复杂。

作为违法生意的后半部分,开放的也主要是软毒-品和致幻-剂,牛肉场表演和单间里的卖肉勾当,用以招待大多数找刺激的宾客是足够。

真正核心且赚钱的生意,却隐藏的更深。

王彬和李猫貌似随意的走动,实则一直在默默计算方位和距离。

他们发现,从所在的楼层辗转数次,走出的距离远远超出整个建筑的长宽比。

中间又沿着昏暗的甬道向下几十级台阶,平行行走四五十米,再向上攀升,沿途有不止三个设在暗处的岗哨。

出去的时候,眼前霍然开朗,赫然是一个高四五米的大厅,有两条宽足可容纳卡车的通道伸向两侧,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喧哗的人声传来。

到了这里,贺青彻底抛弃脸上的假笑,整个人也挺直了腰杆子,从引路者摇身一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监督甚至是押送者,三角眼里不善的光芒闪耀,如同随时要扑杀猎物的豺狼。

王彬和李猫似无所觉,不管他中间几次三番的转眼逼视,都面色如常,动作平稳,如同在散步。

但气氛也格外的压抑,贺青没看到期望中的反应,不甘的主动打破沉默:“咱们会所里的特色服务主要有两大块,一个是单纯耍钱的场子,以陈少的见识,恐怕瞧不上,贺某也不必献丑。我们要去的是第二个项目,应该能让陈少觉出点新意来。”

“哦?那一定得见识见识了。”

王彬像是被引起了兴致,嘴里不咸不淡的应付一句,并不追问。

贺青心中憋闷,没兴趣继续觍着脸自找别扭,当即住嘴,径直带两人到了最里面。

行走之间,两人都看出来了,这应该是一座原本处于山中的军用工事,估计是“深挖洞广积粮”那年代建设的,不但能用来藏人,还能直接在里头开小型工厂。

因此,这里的空间宽敞、建筑坚固,通风透气什么的都齐全,只要稍微布置一下,就是个非常隐蔽的巢穴。

走廊尽头是一个天然溶洞,已经经过加固和平整,最宽处大概有三四十米的样子。

正中间位置,是一座被钢筋焊接而成的大笼子,周围一圈是高低错开的座位,差不多有二三百个,上方还有隐蔽的单个儿包厢。

此时,笼子里正有一场王彬熟悉的黑拳在进行。

雪亮的灯光从四边高耸的钢架上垂下,射向笼子正中舍命搏杀的两人,把他们身上的汗珠子、破碎的眼角嘴角、飞溅的血水,青紫的伤处,勾勒的清晰无比。

那两人显然已经拼了不短的时间,全都呼吸急促,胸膛急剧的起伏,身上有多处明显的伤痕,但眼神依旧凶狠疯狂,死死的盯着对手。

蓦地一声嘶吼,两人再次碰撞到一起,拳头打击肉体发出的嘭嘭闷响,犹如敲皮鼓,激射的汗珠子反射出漫天光彩,看上去充斥着诡异的美。

四周的看客们都已经看嗨了,声嘶力竭的狂吼大叫,拍巴掌跺脚,发出的声浪几乎能与一场室内篮球赛相媲美,空气中充斥着震耳欲聋的喧哗,以及令人鲜血沸腾的狂热!

听到这声音,看到这场景,王彬周身血液蓦地加速,一股热量随着心脏的强劲泵动卷向全身,刺激的他汗毛都竖起来,眼珠子充血发红!

李猫敏锐的察觉到他的反应,毫不客气在他腋下软肉上狠掐一记。

王彬疼的嘴角一咧,好悬没叫出声来,恼怒的扭头瞪着她。

李猫无谓的撇撇嘴,说道:“好戏才刚刚开始,人家都还没有出招,你那么激动干嘛?”

“我这是激动么?”

王彬很想把脸顶上去,让她仔细看个清楚。

不过想想那么做的后果,李猫肯定会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抽过来,何必自找难看。

李猫的话一点都不背着其他人,贺青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最后一丝疑虑尽数消弭。

他转过身,皮笑肉不笑的对两人道:“两位,觉得这场面还能入眼?”

“一般般吧,没看出哪里特殊来。”

李猫唯恐对方不够愤怒似的,张嘴就是找茬的语气。

王彬耸耸肩,脑袋一摇:“水平稍差了点儿,另外看起来都有所保留,你这不会是做局坑人的吧?”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他的说法,跟用巴掌抽在对方脸上没什么区别。

贺青嘶嘶磨牙,狠戾的喝道:“好啊,果然都是明眼人,那咱们也就少说废话。您二位到底什么来路,有什么目的,痛快给个话儿吧。”

说着话,至少有四名健壮的大汉从暗影里出来,其中两人手里拿着喷子,隐蔽的在体侧瞄准王彬。

两人都还是老神在在的模样,李猫随意瞥了一下,不屑的道:“嘁,小作坊仿的黑星,打三枪就可能炸膛的货色,也好意思拿出来丢人现眼。”

“喂,山寨货也能打死人的好不好?被指着的可是我啊,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

王彬总觉得这疯女人没安好心,随时都想找机会整死自己,登时抱怨起来。

“活该,谁让你目标大呢。”

李猫一脸幸灾乐祸,嘴上阴损依旧。

贺青顿时有点看不懂了,这俩人不是一伙的吗,怎么当着自家的面儿还互相拆台?

他好歹是老江湖,生怕这是商量好的套路,意图误导自己的想法,当即低吼道:“到了这时候,就没必要做戏了吧?你们只有一次机会,不然就别怪兄弟们不懂怜香惜玉了!”

又有两人逼向李猫,他们的眼神中充斥着猥亵,看李猫如同鲜嫩的羊羔。

李猫对这种眼神异常敏感,更极度的厌恶,看着逼进的两人,脸上寒霜遍布,就要出手。

反正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深入到对方的核心区域,这里的也没什么好人,动起手来无所顾忌,还能给对方以最沉重的打击,不愁引不出后面的大家伙。

王彬偏偏不想让她顺心畅意,抢先一步叫道:“慢着!其实我还有个更好的主意。”

“嗯?怎么说?”

贺青抬手止住那两人,眼睛在这一男一女身上来回的转悠,越来越看不明白怎么个意思,心里头毛毛的,忽然没那么把握了。

王彬一指铁笼子:“我看那里头挺好玩的,不如我上去打一场,要是输了,自然该咋办咋办。赢了的话,咱们再说,怎么样?”

贺青眼角抽搐,满脸的匪夷所思。

其他打手们全都懵逼了,看他的眼神如同看一个傻子。


上一篇: 打蛇打七寸

下一篇: 想死想活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