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34章
游戏下载

想死想活

时间:2016-09-19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自陷牢笼

下一篇: 狂战

爆棚的喧哗背景下,他们这一小撮人在暗影里的交锋,并没引起几个人注意。

所有的目光都被笼子内的激烈搏斗吸引,那决定着他们手中赌注输赢,顾不得去管别人闲事。

贺青等人很难相信,世界上还有王彬这种奇葩的思维,合着还嫌面临的危险不够大,主动找更痛苦的死法?

李猫却明白他的意思,这家伙之前刚开始打黑市拳,估计是尝到甜头了,这是打算趁机增加点儿经验值?

“看不出来,还挺有上进心的。”

李猫半是讥讽半是佩服的嘀咕一句,没有阻止他。

无论如何,王彬这种抓住一切机会训练自己,强化自己,努力变强的行为,都值得赞赏和肯定。

只是李猫不爽他,坚决不会在口头承认。

王彬也没指望这个死傲娇会说好听的,只是期待的盯着贺青,唯恐他拒绝。

贺青却给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认定这是两人故意的嘲讽羞辱,蔑视他摆出的威胁不够看。

“好!非常好!老子混了那么多年,还是头一回见有人提这样的要求!”

贺青眼角颤抖,两手捏的指骨爆响,怒极而笑,“既然这样,要不成全你,还真会让人给看扁了!你等着吧,马上就轮到你上场!”

他也不去想两人到底是为什么来,总之这口气必须先出了再说。

挥手招呼六名打手盯紧了王彬,他劈手夺过一部对讲机呼喝几声。

几秒钟后,就见笼子外面的裁判忽然一个箭步窜上去,用钥匙打开锁头,冲着正准备最后绝杀的两名格斗者吆喝两人,两人当即停止动作。

周围的看客们齐齐愕然,随即哗然大叫。

“搞什么?!眼看就要分胜负了,你特么忽然叫停,玩闹呢?”

“特么的,老子赔了好几场,好不容易赌对了一次,狗日的半道插一杠子,坑钱啊!”

“混蛋,谁让你们停下的,继续打!不分出胜负,哪一个也不准离开!”

“姓贺的是怎么办事的,他这场子还想不想开了?妈了个巴子的,敢叫老子不痛快!”

……

争先恐后的喝骂声沸反盈天,半点不弱于之前的助威,又经过四周山壁的折射,几乎有掀翻顶棚的架势。

但凡能进这种场子,看非法比赛赌博的,非富即贵,至少也是地方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们惯常凌驾于普通民众之上,享受惯了别人的阿谀奉承,到这里来尽情发泄变态的兽欲,跟行房半道儿被人打扰一样的愤怒。

加之关系到数额巨大的赌注,所有人都不肯吃亏,眼瞅着秩序即将失去控制。

就见贺青一个箭步冲到笼子前,让灯光把他照耀的足够清晰,手拿麦克风高叫一声:“请安静,我这就给大家合理的解释。”

被调高功率的扬声器里发出隆隆巨响,登时把所有喧哗全部压下去,人群出现短暂的寂静。

贺青显然很擅长控制局面和气氛,不给观众们反应过来哄闹的机会,马上接着道:“我给诸位准备更加精彩的节目,足以补偿给大家造成的不愉快。另外,上一场的赌注依然有效,诸位可以选择重新下注,或者接受本会所的两成溢价赔偿。”

他还是不等追问泛起,指挥着一道灯光落在王彬身上,呵呵冷笑道:“这位自称是陈少的朋友,很瞧不起咱们场子的节目,认为是小孩子过家家,水平太低。因此,他想亲自上场给做一次示范,并且,不设底线!”

灯光下,王彬的模样展露无遗。

他体型修长高大,姿态挺拔英武,打眼一看就不是平时蝇营狗苟那类俗人,并有一股子超然出众的气质。

这足以把在场绝大多数人比成土狗,也更加的招人嫉恨。

因此,一听他要上场,当即即有多半人兴奋的嗷嗷大叫。

再一听不设底线,余下的人也顾不上抗议,纷纷露出嗜血的狂热,狂吼不已。

没底线,意味着战斗中可以打死人!

原本黄金时代紧守的最后底线不要了,必将贡献出平时他们百般要求而不可得的最刺激场面。

人的兽性走到极端,便是欣赏对同类的残酷虐杀。

叫好声喧腾了足有两三分钟,贺青满意的喜笑颜开,频频点头致意。

但当他再次看向王彬时,却没有看到预料中的惊慌害怕,反倒在那张淡定到讨厌的脸上,发现一抹反常的兴奋!

“妈的,今天真是碰到怪物了!”

贺青本能的将其看做是神经病一类,不然也是精神变态的高手,要不怎么能面对数百人巴不得他去死的狂热气氛,竟表现出如此的情绪?

拿枪顶着王彬的四名打手,都开始心里打怵,手心里出汗,先前以众凌寡的得意残忍,荡然无存。

他们甚至有点紧张,稍微拉开一点距离,簇拥着王彬闲庭信步一般下了台阶,登上舞台。

王彬面带微笑的环视一周,刺眼的灯光严重影响视觉,他根本看不清观众的模样,却依旧从容的挥挥手。

随后,他慢条斯理的脱掉衣服,露出浑身呈流线型的肌肉。

肚脐以上六块腹肌,和下面半截人鱼线的搭配,登时令场子里少数女观众尖叫起来。

男人们两眼喷火,那是羡慕嫉妒恨。

之前的格斗者虽然也健壮,但都没有他这种经过三次基因强化之后,几近恢复人体最佳形态的体型,尤其还更白皙更有光泽,鲜嫩可口的很。

呼喊咒骂声变成更高一筹的喝彩声,现场的气氛飙升到极致。

王彬脱掉板鞋和袜子,赤脚感受一下冰凉的地板,冲着贺青呲牙一笑:“记住,给我找的对手一定要够劲儿,不然的话,我会要求你下场哦?”

饶是贺青胆大心黑,见多识广,此时也不由毛骨悚然。

尤其他想到了,倘若接下来的战斗当真结束太快,观众们肯定得不到满足,那时王彬点名要他下场,数百非富即贵的观众在情绪暴走之下,必定会跟风起哄。

到那时,除非他以后不想混了,否则就必须满足这要求。

“放心,我贺某人从不让朋友失望!”

贺青咬牙切齿的回答,也被彻底激起了怒火,打定主意要弄死王彬。

在他的场子里,明明是力压对手的格局,竟然反过来被威胁,绝对不能忍!

他推开笼门,伸手做个往里请的姿势。

王彬从容迈进去,立刻把周围一切的喧嚣抛之脑后,专心开始舒展手脚,拉伸筋骨。

气血斗志,都不需要调动,他全身早已充满,并渴求战斗。

没用多久,一名高将近一米九、体重起码二百斤的壮汉被引进来。

他刚一出场,立即受到过半观众的热烈喝彩。

这显然是一名常打常胜的拳手,曾经帮不少人赢了钱。

他也像是一名真正拳手似的,冲着观众席挥手示意,最后看到笼子里放松站立的王彬,眼眶子登时一缩。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他久经战斗,一眼看出王彬的放松不是装出来的,那真是完全不把即将到来的战斗结果放在心上,更不受周围的看客们和环境的影响。

如此惊人的心态,加上那一身看似不够强壮、实则十分匀称合理的肌肉,绝非是等闲之辈。

不过,就算笼子里是一头老虎,他也不能退缩,还必须打赢。

贺青继续亲自主持,指着壮汉嚷道:“想必诸位都认出来,接下来参战的,就是我们最熟悉的不败战将,郑——浩——!接下来,请大家尽情观赏他们的精彩表演,新的盘口也同步开放,机会难得,不要错过。”

李猫竟然对他的表现赞赏的点点头:“看不出来,你们经理还挺有职业素质的,随时不忘招揽生意。”

看着他的两名打手腮帮子抽抽,无言以对。

李猫还不肯放过,抬手戳戳左边一人:“哎,问一下,我是不是也可以下注啊?”

“啊?!什么意思?”

那打手给问懵了,瞠目不知如何应对。

好在贺青很快回来,一听手下转述,瞪眼上下打量李猫,咬牙道:“好哇,既然你有兴趣玩一手,咱们当然要接着,你想压多少,买谁赢?”

“陈少,就那辆宝马车。”

她也不问盘口,很轻松的抛出上百万的赌注。

贺青莫测高深,盯了她好几秒,凝重的点头:“那就作价五十万,盘口一比三。你认定他能赢?”

他还想探一探深浅,李猫道:“谁赢都无所谓啊,帮你把盘面儿找平一些不好么?”

贺青果断终止谈话,他看出来了,这少女也是个神经不正常的疯子。

铁笼子里,两人相对站定。

观众们停止喧哗,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着他们,热切期盼激动人心的战斗上演。

不败战将郑浩高出半头,块头大了一圈,威猛健壮,气势惊人。

他冲王彬咧开嘴,露出森森利齿,嘿嘿冷笑道:“小子,你最好能多撑两个回合,不要败得太快,否则老子一定让你后悔生在世上。”

王彬抬眼瞟了他一下,淡淡的回应:“你想死还是想活?想死,就跟以前的战斗一样作假;想活,就拿出全部本事,设法弄死我。”


上一篇: 自陷牢笼

下一篇: 狂战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