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39章
游戏下载

突如其来的第三方

时间:2016-09-19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捅大篓子

下一篇: 唯战而已

即便是最熟悉李猫的人,突然看到她现在的模样,也一定会惊讶错愕的不知如何形容!

她如同现实版的魔女嘉莉,略显天真的美好童颜,被殷红鲜血浸染,眼眸依然清澈纯粹,笑容却阴森冷厉,令人心寒!

她蹲在被钉住的中年人身边,手里尖刀上血水滴滴流淌,那扭头一瞥的刹那,浑身透射出仿佛刚刚从地狱里爬出来也似的恐怖气息。

说话的时候,露出的白牙细密精致,本应该是最赏心悦目的天然美景。

但破门闯入的两人,却只觉得后脖子发凉,汗毛根根倒立,如同活见鬼!

干瘦如老狗的马桥二话不说,抽身就撤。

他这辈子干的坏事儿太多,特别是手底下不知道坏了多少少女的清白,几乎每天晚上都无法安眠,一闭上眼就开始做恶梦。

要不然,他也不会从原先健壮的大汉,活活瘦成一把骨头。

现在一眼看到李猫的模样,他下意识的以为噩梦变为现实,那些被残害少女的幽魂从地狱里爬出来,向他复仇了!

后退的同时,马桥大力一推板寸头青年,嘶哑的叫道:“拦住她,我去叫人!”

叫个屁的人啊,整个店里最得力的人手都跟着过来了,要逃避也不用找这样的借口。

板寸青年心中吐槽马桥的胆怯,动作却一点也不慢,口中一声断喝,借着他推动的力量腾身一窜,对准李猫劈脸一掌拍下去。

他这一窜一扑,形如猛虎扑食,曾在许多次的街头混战中击退强敌,打出自己今天的地位。

不少对手连他的威猛气势都扛不住,就被吓的心胆俱丧,溃不成军。

但这一招对李猫完全无用!

她左手在中年人胸口一按,灵巧的身躯倏然斜刺里一窜,竟真的如同一只大猫般,整个人贴上了侧面墙壁,手脚并用的一蹬,擦着板寸青年虎扑的身影边缘掠过去,速度之快,令人几乎看不清楚。

“什么怪物?!”

板寸青年心头突突一跳,顿觉荒谬,世上哪有如此灵活的人?那少女,该不会真的是恶鬼附身了吧?!

混黑的坏事做多了,都会变得迷信,遇到古怪的状况,往往疑神疑鬼。

李猫的表现太反常,那动作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常人!

可这等节骨眼上,没人会给他们解释清楚,李猫落地之时,又是四肢着地的姿势,在松软的地毯上,听不到丁点儿的声音,轻巧如无物。

后面的黑衣打手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多了一个鲜血淋漓的苗条身影,给她狰狞的笑容一晃,纷纷毛骨悚然,举动失措。

这正是李猫希望的效果。

她尖叫一声,倏地穿过人墙之间那不足一尺的缝隙,游鱼似的晃动两次,毫无预兆的出现在暴退的马桥身旁,森然道:“你往哪儿跑?!”

冰冷的匕首搭上马桥的脖子,刺鼻的血腥气直冲他的心肺。

马桥浑身僵硬,保持一脚偏出的古怪姿势,不敢动弹。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

别看他平时嘴上说得多么硬朗,其实比年轻时更怕死、惜命。

现在利刃加身,他浑身汗出如浆,眼角突突直跳,眼珠子咕噜噜乱转,思谋着想找个脱身的办法,却绝不敢试试那匕首会不会真的斩下来。

“姑娘小心点,有话好说,万事好商量!”

他脑袋一动不动,仅凭嘴巴的小幅度蠕动吐出清晰的字眼,当真是个高难度动作,难为他能做的那么出色。

李猫踮着脚尖一转,到了他侧面,让马桥的眼角余光足够看清自己的表情,咯咯笑道:“一定有很多女孩子也这样哀求过你吧?你又是怎么对待她们的呢?”

她的笑声里只有酷烈的杀意,毫无半点喜气。

马桥听她如此一说,顿时明白,李猫根本没有跟他讨价还价的意思,摆明了要杀他!

他转动的眼珠子一凝,貌似哆嗦的双腿中陡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推动瑟缩的身躯往前一窜,脱离开匕首的压制。

所谓老江湖,不但是他们资格够老,经验够丰富,关键逃命的手段也比新人多。

马桥猝然受制,却不是真的一点反抗的勇气和力量都没有,他装出那么怂的模样,根本是为了麻痹对手。

倏然窜开数米,眼角余光看到黑衣手下蜂拥扑来护驾,气急败坏的板寸青年正反身过来攻击李猫,马桥嘴角不由泛起得意的笑容。

姜是老的辣,区区一个小娘皮,如何能动得了老子……

他正要转身发泄两句,忽然感觉脖子上有点刺疼,抬手一抹,赫然见一道血泉“呲”的喷起来两三尺高。

颈部大动脉,破了!

马桥昏黄的两眼瞪得溜圆,慌忙用手死死的按住,另一手冲手下仓惶的摇摆,让他们赶紧找大夫!

李猫轻轻一振匕首,脆声道:“放心,我切开的口子很小,你一时半会儿死不了,只要不做过大的动作,说不定,还可以抢救一下。”

她刀子下的极为精巧,在马桥逃开的刹那间扫过其脖子左边,斜向划开的伤口只差一丝丝没有穿透血管壁。

但马桥玩命的窜开,心脏做工造成的瞬间压力暴增,恰好导致大动脉的破裂,并挤出第一股鲜血。

假如立刻压住伤口,并立即送医院急救,他的确可以活下来。

可问题是,李猫能容他活着吗?

才怪!

那些喜好变态的高官巨富固然令人厌恶,马桥这种专门投其所好,为了讨好他们而不择手段掳掠少女,之后又威逼利诱迫使她们不敢声张,把一辈子都毁掉的帮凶,更为可恨!

马桥是李猫必杀之人,且绝不会令他死的太轻松。

她不只是在脖子上拉一刀那么简单,她的匕首上,可是涂了毒药的!

马桥自然不知道,他全部精神都被滋滋冒血的伤口给牵制住,靠在墙壁上一动也不敢动,只盼着手下们动作能快一点。

他还不忘了恨恨的思忖,等拿下李猫之后,一定要用出所有手段,折磨的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他期望中的那种,十几名手下会同板寸青年,干脆利落拿下李猫的场景,并没有出现。

那看似瘦弱伶仃的少女,在给他留下一道致命的伤口之后,竟然一转身硬撞入拥挤的人堆之中。

马桥看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一连串的惊呼惨叫密集响起,一个个他精挑细选出来的得力打手,跟触电似的东倒西歪,狼狈溃败。

几个呼吸之后,宽敞的走廊里躺倒一片黑衣人,板寸青年和余下五六号打手被亮出来。

李猫站在他们对面,双手之中各拿一根幽光闪耀的短箭矢。

被她放倒的那些人,身上全都钉着至少一根箭矢,多数插在大腿或腰肋,最令人感到疼痛的部位,戳进去半截。

真不知道她那瘦小的身躯之内,哪里来的诺大力量。

板寸青年在豪华房间门口止住脚步,肃然的上下打量李猫,厉声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李猫明眸一转,咯咯笑道:“当然是……女人!”

话音未落,她尖叫一声闪电前窜,双持箭矢当胸戳向对方。

板寸青年眼中,她恍然变成一只凶猛的猫科动物,无论扑击的姿态还是双眸中的光彩,狂热而残忍,杀戮的气势咄咄逼人!

其余黑衣打手根本不觉得她还像人,更不敢正樱其锋芒,惊惶的躲避向两边。

板寸青年正卡在中间,避无可避,当即顿足断喝,振臂前冲,出掌如刀,挂着风声切向李猫的面门。

他是要仗着身高臂长的优势,硬吃下来。

掌刀势头猛恶,足可劈开一块大理石砖。

李猫双手极快的向前一架,主动迎上掌刀,被大力劈的身子陡然下沉。

她两脚尖一点地,四十五度倾斜倏地前窜,从对方手肘下面钻进去,两根箭矢沿着其两条大腿嗤嗤嗤一气戳到脚背。

一眨眼,就把那条腿戳了足足十七八个血窟窿!

板寸青年疼的嗷一声惨叫,歪歪斜斜撞出人堆,两手死死掐住大腿根,惊恐的望着李猫,如同见鬼!

这少女实在太可怕了,她无论是杀气还是动作,都强的不像是正常人。

尤其是战斗中那癫狂的娇笑,听上去怎么都像地狱幽魂,其中充斥着令人心悸的意味,像是在倾诉着某种绝大的悲伤。

谁能相信,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会发出那样充满绝望的笑声,就算她曾经经历过什么,又怎么可能描绘的出来?

一时间,所有人都忌惮的不敢再靠近,便是伤者也下意识的放低了呻吟的调门,生怕引来她更加疯狂的报复。

截止到现在,现场还没有人被彻底杀死,谁也不想成为第一个。

李猫微微喘息着,脸上的诡异笑容渐渐收起,恢复平时的冷漠。

王彬从楼梯口走上来,把手中提着的一名昏死的打手丢到旁边,惊讶的扫了一眼现场,啧啧赞道:“你动作挺快啊,这么短时间就都收拾掉了?”

李猫横了他一下,冷然道:“别废话,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王彬耸耸肩,颇为不爽的撇着嘴,“看起来,你的计划好像不太行得通。”

李猫露出思索的神情,莫非她猜错了。

蓦地,忽听有人啪啪鼓掌道:“精彩,非常精彩,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这么一出好戏。”

所有人闻声望去,见走廊的另一头,一名高瘦青年从隐蔽的通道冒出来,一边鼓掌,眼神热烈的盯着李猫。

霎时间,李猫和王彬同时从他身上觉察出一股熟悉的气息。


上一篇: 捅大篓子

下一篇: 唯战而已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