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40章
游戏下载

唯战而已

时间:2016-09-19

上一篇: 突如其来的第三方

下一篇: 洗牌

“他是个同行!”

王彬用含混不清的词汇疾速低喝一声,原本轻松闲适的姿态倏然一变,双臂撑开,身子微微下伏,目光凌厉如刀,随时准备出手。

他和李猫都在瞬间发觉,对面这名高瘦青年和他们遇到的里世界冒险者一般无二。

王彬自信绝不会看错,对方也没有掩饰的意思,并且,还在肆无忌惮的展示那独特的气息,生怕两人认不出来似的。

李猫一声不吭,手中短杆箭矢一缩藏起,看似两手空空。

她的眼睛也瞪得溜圆,腰背拱起,整个人如同一只准备捕捉猎物的野猫。

“慢着慢着,两位先不要激动,有话好好说,另外请务必看清楚环境,千万不要犯原则性错误哦?”

那人高举双手,嬉皮笑脸的停住脚步,打量礼貌的眼神依然热烈,并带有一丝与这里被放倒的男人们类似的淫邪意味。

李猫对此极为敏感,但却看不出她的愤怒,反而显得跃跃欲试。

此时的她,身上属于人的气息在快速减弱,一股属于原始野性捕猎生物的韵味正在升腾。

她,正朝着一头大号儿的疯猫转变。

王彬轻微抖动的双手一顿,原先打算直接从装备寄存处取出武器的动作,应声而停。

他明白对方的意思,当着眼下十几名普通人的面儿,变戏法一样弄出武器,等于泄露里世界的秘密,会不会被强行抹杀?

对方显然担心这个,但绝不是好心的提醒,而是在界定双方之间即将开始的战斗烈度,起码在眼下的环境,要适可而止。

“你是谁?报个字号。”

王彬瞳孔微缩,低声喝问。

“自然是跟你们一样,打算对泰兴集团下手的人。”高瘦青年回答的异常坦率直接,脸上笑容不减,“不过呢,现在看来,貌似你们的行动迟了一步,并且破坏性还相当不小。按照先来后到的原则,两位,你们踩过界了。”

“踩过界?”王彬一愣,随即坚定的摇摇头,“这次是泰兴的人先招惹的我们,所以才有今天的行动。怎么,是你们在背后指使他们捣鬼?”

“不不不,千万不要乱联系哦?否则我会告你们毁谤的哦?”

高瘦青年摆摆手,一叠声的否认,不过显然没有抱歉的意思。

“那些事我不清楚,我只相信亲眼看到的,你们介入了我们的生意,还搞出不小的破坏,这会导致整个收服成本的极大增加,收益大幅度下降……两位,你们不觉得这笔账有点难算么?”

“不觉得,”王彬毫不客气的顶回去,“就是要算账,也该是我们占理。”

“那就是不想好好谈喽?”高瘦青年用自言自语的调门嘀咕一声,脸上的笑容倏然收敛,表情中显出癫狂的道,“这样最好了,我就有借口放手好好玩一玩。”

话音未落,他的双手缓缓落下,在胸前一前一后错开,摆出个阴阳换掌的姿势。

“是个练拳的!”

王彬感到莫名的熟悉,如同看到吴伟斌的师兄弟一般,急促提醒一句,脚下大力一蹬,猛地向前大步弹跳。

“呦,还是个明白人啊。”

高瘦青年随口揶揄,语气轻松,眼神更加热烈,身体微微下蹲。

在宽松衣服遮掩之下,他的皮肤下好似有数十条小蛇在迅速游动。

就在王彬从旁边越过的刹那,李猫如同一块磁石被吸引住了,悄无声息的一晃落到他的背后,小巧玲珑的身子躲得严严实实,从前方根本看不到一点踪迹。

“越来越有意思了。”

高瘦青年兴奋的浑身颤抖,随着王彬大步奔行的落脚声逼进,整个人如一张大弓般绷紧,在其逼进到五米外时,嘭的一下向前窜出,速度快的堪比黑熊出洞,毒蛇捕食。

王彬只觉眼前人影一晃变成了好几个,一股猛恶狂风劈脸袭来。

他想也不想,吐气开声,一个直拳轰向正前方。

“嘭!”

沉重的拳头正砸在一只竖起的掌刀上,一股锥心刺骨的剧痛顺着手臂瞬间冲到肩头。

王彬脸色一白,毫不退缩的顺势挺肩向前硬抗,浑不把自己的手臂受伤当回事。

高瘦青年怪叫一声,化虚为实,显出真身,被撞的手臂倒卷,身形歪斜。

他在间不容发之时勉力横向一晃,躲开王彬的铁肩狠撞,癫狂的脸色中显出一丝惊诧。

大概是没想到,王彬的战斗风格会如此豪放凶猛,奋不顾身,令他试探的一招徒劳无功,还差点被重伤。

惊诧未去,李猫鬼魅一般闪出来,纤瘦的手腕翻转,一根亚光四棱破甲箭毒蛇似的当胸刺出。

她的动作实在够隐蔽,也够突然,出手无声,只能勉强看到一道阴影。

“我擦……”

高瘦青年终于绷不住劲,再次扭身躲闪,但动作终究慢了一丝,胸前衣服刺啦撕开一道尺多长的口子,露出的皮肉被划出一条蚯蚓般扭曲的伤口。

破甲箭的钝头把宽度一公分的皮肉刮掉,深入足有四五毫米。

若非他躲得够快,哪怕迟疑一丝一毫,必然会被李猫戳穿心脏,死在当场。

“狗男女,算你们狠,这事儿没完!”

高瘦青年身体撞到侧面墙壁,嘴里恼羞成怒的叫嚣着,毫不犹豫转头就跑。

他突如其来,貌似战意浓烈,攻势也算强悍,但见势不好,逃跑的竟也如此果断利索,前后反差简直大的令人大跌眼镜。

只是一转眼功夫,王彬才勉强停住身形,那人已经窜回原路。

王彬几个大步追上去,发现那是一条隐蔽性极高的楼梯通道,若非被人从里面拉开了门,他很难从里面看出端倪,

高瘦青年的身影一晃两晃,彻底消失不见。

“该死,这鸟人跑的太快了。”

王彬愤愤的一跺脚,颇为不甘的骂道。

他原以为能跟对方来一场硬碰硬的对决,没想到居然是这么一个驴粪蛋子表面光的货色。

“他不会好过的,”李猫幽幽的道,“我的弩箭可都是加料的。”

王彬顿时想起,貌似那人胸前被划开的口子,颜色似乎有点儿不大对,闹不好是中毒了。

“这疯女人,最好离她远点。”

王彬一阵恶寒,发现自己对李猫的估计还远远不够,太特么阴险毒辣了。

他使劲甩了甩差点被劈到骨裂的右手,转头看了一眼东倒西歪的那群人,摇摇头道:“这事儿复杂了,我们最好还是先离开这里,把情况通知大家。”

李猫这次没有反对,冷淡的点下头,从房里拿回自己的坤包,转身迅速跑开。

急救车的警报声在外面响起,乱糟糟的脚步声随即从下方涌上来。

王彬抢先一步跟他们错开,在几名黑马甲和白大褂上来的时候,从另一侧下楼。

宝马车被人遮挡上两块白板牌子,显然是皇朝一号的人做的。

李猫随手撕掉,两人驾车冲开阻拦,扬长而去。

他们一边朝着阿唐资料里提供的“安全屋”开行,王彬简单扼要的把最新进展和刚刚的发现通知另外三人。

此时,吴伟斌正在火车上赶路,大眼才结束夜间训练。

陈锋一看手表上的信息,腾的从床上跳起来:“有冒险者掺和进来了?”

这可是个意外的发现,并且按照王彬的判断,似乎对方也是冲着泰兴集团来的,并对他们的破坏行动感到不满。

“他们的行动布置可能还在我们之前,具体时间暂时还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应该是因为这支队伍的压力逼迫,导致徐文正收缩了自己的骨干力量,没法及时对各个重点分支机构提供有力支援。”

一会儿之后,李猫把车丢给王彬,自己给陈锋发出更加详细的分析。

“在我们之前?也就是说,徐文正和里世界冒险者很久之前就有接触了?如果这些人是冲着泰兴集团的势力去的,那我们岂不是在无意之间掺合进了他们之间的冲突?!”

陈锋感觉自己隐隐猜到了什么,只差一层窗户纸没有戳破。

“准确的说,应该是未知的队伍,企图收服泰兴集团。换作是我们,拥有了强大的武装力量,也绝不甘心继续当一名社会底层的屌丝,必然会追求更大的权利财富。”

李猫的分析透彻犀利,直指要害。

陈锋脑袋里轰的一响,情不自禁拍案叫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个屁啊,半夜三更不睡觉,又在耍什么乱七八糟的?!”

外面传来老妈愤怒的呵斥,陈锋伸伸舌头,赶紧控制下自己的动作。

他无声的用力一挥拳头,手指幻影一般迅速发出信息。

“徐文正很早受到威胁,但他不肯把辛苦打拼出来的基业拱手于人,就暗中招募人手准备对抗,所以才有了疑似雇佣兵的胡迪,还有对阿唐和我的逼迫动作。这么说来,我们的确是无意中坏了对方的好事。”

“现在,徐文正想必也应该看出来蹊跷,如果他够聪明,就能发现是两支队伍在行动。有很大可能,他会改变态度,摆出待价而沽的姿态,挑拨离间、坐看我们打得两败俱伤。”

“枭雄本色,并不意外。”

李猫淡淡的回应,似乎司空见惯。

“那么,我们是否继续之前的行动计划?还是转为应对未知战队的冲突?”吴伟斌插了一句,这关系到他明晨到站之后的安排。

“一山不容二虎,战斗不可避免。”

陈锋略作沉吟,果断发出指令:“不管对方是什么人,都不能阻止我们惩罚徐文正的行动。他们要强行阻拦,就跟他们战!”


上一篇: 突如其来的第三方

下一篇: 洗牌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