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44章
游戏下载

突袭(三)

时间:2016-09-21   word格式下载

上一篇: 突袭(二)

下一篇: 换名搏杀

泰兴大厦。

陈锋双手持枪,身体微微下蹲,以小碎步悄然沿着楼梯向上快速推进。

大眼落后他两个身位,始终将枪口瞄准侧面和后方,相互打好掩护,闷声不响的亦步亦趋,紧紧跟从。

转眼几分钟过去,他们从一楼搜索到十楼,中间以突袭加暴击的方式清理过三个隐藏警戒点,把泰兴集团安插在出租办公区的钉子眼线完全拔除。

再往上,全部都是泰兴集团直属,以几个做正经生意的公司为幌子,形成阻挡外来人窥探的第二道防线。

现在,这些公司的办公室一片漆黑,所有工作人员全部离开,几层楼寂静的如同鬼蜮,稍微大点儿的喘气声,都清晰可闻。

长时间的保持特定姿势爬楼是相当累人的,饶是陈锋和大眼此时的体质已经逼进优秀运动员,依然浑身汗湿,心跳加速,微微气喘。

陈锋在十一楼的安全通道的门后停住脚步,把枪口斜指下方,屏住呼吸把耳朵贴在门缝上倾听了几秒钟,才徐徐吐出一口浊气。

侧头冲大眼示意一下,他轻微的舒展下腰腿,以小幅度的抖动代替大范围牵拉,让发酸的肌肉获得短暂的缓冲。

大眼张开大嘴,猛吞一口气,再细细吐出,中间并不发出太大动静,显然是一种比较特别的呼吸方法,很适合他的体质。

两人都习惯了激烈而连续的战斗,只用一分钟,便把可能影响战斗发挥的身体状况改善许多。

陈锋感觉心跳恢复平稳,右手指头轮番活动一圈,抬起枪口架在左手背上,左脚呈箭步在前,以左手握住把手小心往下拧到底,再一点一点的拉开。

从监控室获取的信息,证实十楼往上有另外一套安全警戒系统,除了摄像头,还有保安队长也不清楚的装置。

这估计是为了防止泰兴集团大佬开会的时候,被人突然下手一锅端了。

今天晚上,许多平时不露面的头目都汇聚一堂,防卫之严密更是不必说。

虽然现在大部分人已经离开,余下的反而更加团结,也必然更加小心。

——他们不但要防备陈锋小队、未知的冒险者战队,还要防范被离心离德的昔日兄弟出卖,反过头来狠咬一口。

安全门没有任何异常,陈锋拉开一道拳头宽的缝隙,往走廊中倾听窥视。

一阵踢踏踢踏的脚步声不紧不慢的走近,是一名保安没精打采的在巡逻。

凌晨时分,正是人最困的时候,即便是白天睡足了的,现在一般也是眼皮打架,脑袋发木,干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

那保安甚至都没注意到这边的异常,径直从边上晃晃悠悠的走过。

就在他的视野完全脱离的下一秒,陈锋猛地拉开门,一个箭步窜出去,左手蓦地捂住他嘴巴,右手调转枪柄敲在其后脑勺上。

保安“吭”一声闷哼,两眼翻白软倒。

陈锋单手抓住他衣服拖回到安全通道门后,招呼大眼跟上,穿过分割开来的办公区,找到一座隐蔽的电梯。

泰兴大厦的兴建,是徐文正一手策划亲自参与设计,十楼往上单独搞了一条特别通道,只供集团高层专用。

如此大费周章,自然是为了确保他们的秘密与安全,若是有人试图乘坐电梯混到顶层,必然无法进入那一段被特别隔离开来的空间。

但这些信息,却都呈现在阿唐提供的资料中,不知道他是怎么搞到的。

秘密通道的电梯很窄,入口处需要指纹验证。

陈锋拿出一张印了掌纹的PE膜,覆盖在门禁屏幕上,一道蓝光缓缓扫过,“滴”一声清响,电梯门悄然收缩敞开。

“真管事儿嘿。”

以前只是在谍战电影中才能看到的情节,如今却可以亲身参与进来,那种奇妙的刺激感着实令人兴奋不已。

大眼笑的呲牙咧嘴,强忍着出声的欲望,装模作样的持枪往周围比划一圈。

电影里那种忽然冒出一堆埋伏的场景,没有出现。

陈锋踢了他一脚,没好气的叱道:“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专心点!”

徐文正能搞出这种设置已经够利害了,再要能伏兵处处,他比诸葛亮都牛逼了不成?

两人无惊无险,乘坐电梯直上顶层,打开时,外面同样没有提前预备下的埋伏,只是一间比较狭窄的房子,有走廊直接通往被特别隔离出来的空间。

这时候,寥寥一些依然留守的人员,多数在会议室中商量对策、等待消息。

再不然,就是去了临时休息的地方眯着,像这种专门为了避开人耳目的秘密设施,又怎么会让普通打手保镖们知道?

从电梯往前看,不过两百多平米的空间结构,转眼就能全部查探一遍。

最终,他们从一间隐蔽的卧室里出去,门户隐蔽的几乎看不出来。

外面,则是一间宽达百多平米的办公室,四周墙壁挂着名人字画,还有一些主要领导的合影。

陈锋打量一圈,确定是徐文正的办公室,正要进一步搜索,忽然,对面一扇房门拉开,一个中年人满脸阴沉的走进来。

两个人,毫无遮拦的对头碰见。

中年人的感觉异常敏锐,猛的转头,愕然的盯着陈锋,愣在当场。

这人正是徐文正,一整夜没能休息,加上烟熏火燎,导致他的脸色灰败,眼睛红肿,没多少精神头。

但在看到陈锋的刹那间,他身上自然流露出一股惊人的煞气,那是常年拼杀斗争外加诸多伤人害命决策,以及为了统摄桀骜的手下所需,养成的无形威势。

如同一头占山为王的老虎,忽然看到自己的老巢里闯进了不速之客,并且明显看着是敌人,自然会发出浓烈的敌意。

只不过,他同时也看到了瞄准其脑袋的手枪,那股极可能引发杀机的煞气一放即收,甚至浑身的锋芒都收敛起来。

陈锋浑身战术迷彩,脸也画的根本都认不出来,按道理说,是没法知道他的身份的。

徐文正却早有预料一般,缓缓合拢房门,随后一语道破他的身份:“如果早知道你有这种实力,我一定会换另一种方式打招呼。”

大眼从侧面举枪策应,脑袋里一团浆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完全听不懂的样子。”

陈锋没料到他如此坦荡直接,有点超出预料之外。

眼睛微眯一下,淡然回应:“无论哪种方式,你的打算注定行不通。”

徐文正似乎完全放弃了抵抗,疲惫的脸色泛起自嘲的笑容,“是啊,一群狮子怎么会跟狼合作?我高看了自己,也看轻了你们,归根到底,是眼界太窄。”

见识高低,决定着一个人的成就大小。

徐文正自以为是个牛逼人物,在泰东市道上呼风唤雨、一时无两,并野心勃勃的往全省扩张。

可他却忘记了,即便阿唐窝在小县城里开网吧,到底本身就是一条曾经在广阔天地、无边大海中翻腾过的蛟龙。

泰兴集团这点儿浅水,根本不值得人家屈身安置。

陈锋不打算跟这种老江湖、老狐狸理论,对方的人生阅历、经验手段,都不是他这种少年人可以猜度应付的。

最佳办法,是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一举击倒对方。

“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徐文正并不是那种会轻易认输的人,仅仅是片刻的失落,立刻恢复到以往的冷静犀利,嘴角挂起一抹挑衅的笑容,冷冷的盯着陈锋。

嘴里说着,他作出要走向旁边沙发的姿势。

但看到陈锋的手指压下扳机,立即停住,不再试探。

“我原以为,你们要么继续破坏我的产业,直到整个集团完全垮台。又或者,在今晚主要头头汇聚一堂的时候,一网打尽。现在才出现,是不是还没有下定决心?”

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提陈锋的名字,一方面是不能最终确定,再则,也是刻意留下一点余地,面的激怒了心狠手辣的少年,直接暴起杀人。

徐文正还不想死。

陈锋的心志比他想象的要坚定太多,根本不为其话语引导,目光凝聚不变,冷然道:“从你让人下杀手的那一刻,就该知道结果。这里很安静,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来,非常合适。”

合适什么?杀人藏尸!

徐文正的脸色再次为之一变!

他完全想不到,陈锋会如此的粗暴直接,坚定狠辣,根本不给他迂回机会。

“你想清楚后果了吗?我的背后牵扯着太多人的利益,一旦被触动,你……”

“你觉得我会在乎吗?”

陈锋鄙夷的一撇嘴,这种人总以为天底下的人都跟他们一样,都是被利益驱使而活着,为此不得不屈从于种种明里暗里的规则,做事总要瞻前顾后。

只可惜,陈锋绝对是例外。

“他不在乎,老子在乎。”

毫无预兆的回答从外间响起,声音低沉有力,仿佛是大分贝低音炮里传出的炮响,震撼人心。

陈锋不假思索的闪身暴退,身体贴到墙边,枪口对准徐文正进来的门口。

那扇门缓缓推开,一名高大健壮的男子信步进来,长风衣敞开着,露出里面的战术背心,还有斜挂在胸前的折叠柄AK74U。

这人周身戾气涌动,板寸头发如钢针倒竖,高原红色脸膛像是长期被紫外线照射,嘴角叼着一根特长牙签,凌厉的目光中透出赤裸裸的杀意,狠狠逼向陈锋。

“泰兴集团,还有这几个首脑,都被老子号下了的,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你都不能动他一根毫毛。”

那种理所当然的自信语气,像是在发号施令,下达通知一样。

“是吗?”

陈锋猝然扣动扳机。


上一篇: 突袭(二)

下一篇: 换名搏杀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