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死神游戏 >第151章
游戏下载

增员印章

时间:2016-09-21

上一篇: 死亡世界公敌

下一篇: 第四次任务

陈锋左手捂住小腹上的伤口,勉强阻止里面的肠子流到地上。

他的喘息极粗重,如同寒风吹过破烂的窗户缝,每一次呼吸,都有过半空气从咽喉上的刀孔浪费掉。

他的钢盔早已不知去向,一片头皮连带短发被弹片切掉,鲜血涂满了右脸,并把脖子和后背浸透大半。

前胸战术背心像是给发疯的猫抓过,甚至找不到茶碗那么大的一块完整地方,一道被狗腿弯刀砍开的裂口从心窝拉到小腹,连裤腰带都给斩断,直接把他开膛破肚。

左边大腿正面,是一个乒乓球大的贯通伤,破口色泽暗红,可以清楚看到里面被绞碎的肌肉和骨头。

出口比鸡蛋还大一圈,并撕掉巴掌宽的表皮,却奇迹般的没有切断任何一条大血管。

右腿从膝盖下两寸被可怕的力量硬生生砸断,惨白带红的茬口戳破皮肉,顶出足有五公分高。

这一身血淋淋的模样,生动诠释了什么叫遍体鳞伤。

但即使伤成这样,陈锋依然顽强的支撑着不倒下。

以左腿顶住上身,歪斜靠在吊桥头的石墙边,右手紧握SCAR,凝固的粘稠血液将握把和手粘在一起,当拐杖一样拄在地上。

“真能死撑!‘天烽战队’,嘿嘿,了不起,一群残兵败将,竟然把我们‘一线天’的人拼了个精光!”

在桥的对面,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眼神热烈、姿态张扬的望着他,手中端的改装款AR15锁定陈锋的眉心,手指搭在扳机护圈上,随时可以扣动。

陈锋左腿上的窟窿,正是他的杰作。

“不过也没什么用,到最后你还是要落在老子手里。跪下求我吧,说不定老子大发慈悲,给你个痛快,哈哈!”

男子猖狂的大笑。

陈锋面不改色,默默的计算时间。

距离今天的战斗结束还有不到一分钟,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把雷包埋下。

光靠那两条残腿,连过桥都难以做到,更别提对面的人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把他干掉。

打到现在,“天烽战队”只剩下他一个人。

其余四人全部跟对方拼的同归于尽,他们的鲜血布满了石碑林立的战场各处,下方河道中的浅浅残水,几乎被染成了红色。

连续几天以来,他们的半小时竞技场搏杀,都是以类似的情形结束。

每一次都拼到弹药耗尽,而后用刀砍斧剁,拳打脚踢。

所有的战队都对他们发了疯似的进攻,即便有药剂补充体力,也架不住对方人多。

最后这一场,吴伟斌是咬着对方战力最强的一人脖子,拉响其手雷后同归于尽,炸得粉身碎骨。

王彬被人用火箭筒轰的七零八碎,大眼给人乱刀捅死,李猫坚持到最后,让对方四个人堵在角落中,用超过两百发子弹和霰弹、枪榴弹,连同藏身点的石碑一起打成齑粉。

陈锋倾尽全力杀死其他敌人,“一线天”队只剩眼前青年队长,但对方基本完好无损,荷枪实弹,而他却连举枪的力气都没有了。

也就无怪乎对方那么得意,彼此状态太过悬殊,胜负摆在眼前。

身上的血快要流干了,眼前发黑、头脑昏沉,几乎要看不清对方的模样。

陈锋知道自己快要达到极限,并且就受伤程度和失血比例来说,他可算是创造了医学上的奇迹。

然而这依旧毫无意义,唯一有价值的结果,是胜利。

他以古怪的角度仰起脸来,冲对方凄惨的一呲牙,有气无力的道:“你难道没听说过,反派都死于话多吗?”

声音不大,吐字也比较含糊,对方却还是听清楚了。

青年的脸色登时狞厉扭曲,咬牙喝道:“有种!我倒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他肩膀略微一偏,“砰”的一枪正中陈锋的左上臂。

特种子弹的可怕破坏力轻松切断臂骨,冲击的胳膊猛然往后摆,破开的肚皮顿时失去遮掩,一大挂肠子哗啦流淌一地。

陈锋上身剧烈的一颤,却仿佛没感觉到疼似的,笑的越发开心,漏风的喉咙呼噜呼噜的吐气,听上去充斥着令人窝火的古怪。

青年等了几秒钟,只看到这样一个结果,心中的得意被更加浓烈的愤怒取代。

他嘴角往下耷拉,眯起眼睛扫了陈锋残破的身躯一圈,选择既能给其带来伤害痛苦,又不至于马上把人给弄死的部位下手。

他稍微压低枪口,对准陈锋毫无感觉一般杵在地上的左腿膝盖,打出一发子弹。

“噗!”

鼓突的膝盖骨应声粉碎,子弹拖着一片灰红色血肉从后边喷出。

陈锋好似被突然拿掉了支撑,身子猛地往左侧载歪,右手和SCAR也给拖着离开地面,扬起不过十公分的高度。

眼瞅着要结结实实摔惨在地上,他残废的右腿却蓦地弹起,膝盖在枪身上极其轻微的一撞,SCAR神奇的当空打平,歪歪斜斜的指向前方。

陈锋许久不动的右手指头全力扣动,把最后一发子弹发射出膛。

对面青年的身体猛然一颤,满脸不可思议的捂住脖子,晃了几晃,喀拉摔掉长枪,噗通跪倒。

他的后颈上,一个透明窟窿截断颈椎,冲击力向上摧毁了脑干,彻底失去知觉。

在窒息死亡的短短十几秒钟里,他的眼角余光看到陈锋畅快的大笑,声音噗噜噗噜像是大鱼吐泡泡,胸膛一抖一抖如同抽风,但终究支撑到了战局的结束。

“真特么的憋屈,老子不甘心啊!”

带着无限遗憾,“一线天”队长化作流光消失。

眼前光影恍惚,又一次从濒死回到完好的最初,陈锋却不单单是险死还生那么简单。

他用了两三分钟时间细细回味最后的挣扎,再睁眼看其他人,发现他们的脸上都散发出别样的光彩。

“我们赢了!”

王彬用力拍打身边吴伟斌的肩膀,首先纵声大笑。

大眼展开双臂死死抱住陈锋,呜呜的又哭又笑:“撑住了,总算撑到最后了!”

陈锋给他勒的胳膊生疼,却不忍立刻推开。

这几天过的实在不容易,每天半个小时的地狱般拼杀,随时都在崩溃的边缘,那种折磨简直超乎想象。

可他们终究是坚持到了最后,没有向强加于自己的困难低头,不对那些蛮不讲理玩命围攻的战队认输。

各种滋味,当真一言难尽。

拍拍大眼的后背安抚住其情绪,陈锋抬眼看向李猫,发现她正抬头望天,像是突破了什么心灵的障碍。

她身上的气质随之改变,原来的生人勿进、冷漠孤僻统统减弱,又多了一些莫名的笃定与从容。

回神审视自己,陈锋知道这一番痛苦磨砺不是白给,整个队伍面对危险与困难时的心态将更加坦然,每个人更加沉稳而敏锐。

百炼成钢,浴火重生。

对于未来,他们更具信心。

每个人都细细回味许久之后,收拾心情平复思绪,带着满身的疲惫和洗尽浮尘后的光明精神,回到教学楼中大殿。

又一个周期的死亡空间竞技结束,各队的成绩统计出炉。

陈锋他们原本以为会非常糟糕,特别是后边这些天,每次都战斗到全队死光,精神紧张之下,都无暇去计算输赢场次数量。

但调音师总务给出的结果却出人意料,“天烽战队”的胜率居然高达百分之六十七!

“吆?我们的胜场比例居然过半了?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大眼欣喜若狂,搓着两手迫不及待的叫起来,“宝箱在哪儿呢,这回应该给一个像样点儿的奖品了吧?”

第一次评价太低,只有个破烂小铁箱,抽出一颗价值15黑晶的手雷。

第二次评价高了一些,勉强得了个生锈的铜箱子,开出一件防弹衣。

这一次居然又提高部分,怎么着也得给来一个银的吧?

炫彩光柱从穹顶垂下,一个银光闪闪的精制箱子凭空浮现。

“真是银的!”

王彬眼睛放光,就连陈锋也忍不住心脏砰砰大跳,拼死拼活无数场战斗,谁不想最终得个嘉奖啊?

李猫眯眼一瞥,嗤笑道:“有什么好兴奋的?不过是个镶着银边的铜箱子而已,嘁,真是大惊小怪。”

光柱收敛,大眼双手捧住饭盒大小的箱子,果然只是边角嵌银,顿时失望的直咂嘴。

“银边的怎么了?总比上两次好的多吧,就跟你见过多好的东西似的。”

王彬嘴上绝不让步。

陈锋摇摇头,冲大眼示意下:“别愣着了,打开看看。”

大眼念念有词的祷告两句,猛地掀开盖子,五个人伸长脖子往里一瞅,居然是一枚印章。

“哎呀,会不会是英雄印章?这可赚大了嘿,我就说么,好歹也是镶银边的,怎么可能差得了……哎?增员印章是什么鬼?!”

“增员印章,允许战队额外增加一名自主定义的新成员,稀有物品,请务必谨慎使用。”

用途解说文字化作光点散去,五个人面面相觑。

战队才刚刚磨合的差不多,李猫和王彬的矛盾也勉强可控了,突然再增加新成员进来,岂不是又要重新打乱?

“自主定义”,看起来好像很大方,比如完全可以整个超级特种兵什么的,可当真实现了,结果就一定会好吗?

陈锋隐约觉得,这玩意搞不好又是个坑!


上一篇: 死亡世界公敌

下一篇: 第四次任务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