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180章
游戏下载

让我上

时间:2016-09-23   word格式下载

谢轻名的眼睛已经接近一分钟没有眨动过了——除了专业演员,这不是正常人能做到的事情。

他就像中了美杜莎的石化一样,坐在那里。

如果不是他的眼睛里闪烁的那种纠结的,忽而愤怒又忽而退缩的光芒,他现在就跟一尊雕像没有区别。

他的嘴唇紧紧抿着,因为抿得太紧,很快变成了那种深到偏紫的色泽。

但他的脸是灰的,不是他遇到刺激的时候的病态的潮红,也不是被吓到的那种白,就是最暗淡的,被烧成灰烬的纸片一样的颜色。

从他的喉咙里,无意识地发出极低的,辨不出内容的单音节。

就在他眼睛一眨不眨盯着的一分钟的时间里,又是两局打过去。

七比八。

上半场最后的两局,比分被紧紧咬住!

光谷七中只落后一分。

上半场的结束在这个比分,博学中学当然是不满意的。

他们对陈尧所使用的百无一用,已经做出了充足的针对,但并没有收到他们预想之中的效果。

“嘲讽战的节奏有点问题。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罗队应该把嘲讽战再放慢一点,留谢轻名在场上多送几局。”田悯烦躁地说。

“……”谢轻名的身子又是一抖。

开着这么大的空调,还披着长袖校服的他,背后却已经被汗浸湿了。

博学中学不满意……

其实,上半场结束在这个比分,七中也同样不会满意吧?

谢轻名痛苦地把头埋在双臂之间。

博学中学都已经被张宁的场外,逼得走了一个主力,阵容凌乱不堪,他们是有多大的优势?

解说她说,陈尧很熟悉地图。但陈尧再怎么熟悉地图,能比他谢轻名更熟悉?

他在这张地图上,做过了多少训练?

而且,还不止地图因素——他对自己的枪,对第一突击的战术位置,都比陈尧要熟悉和熟练几百倍!

陈尧的实力是在他之上,这个他反正输都输过了,队长也叫了,再丢脸也得认,可现在的情况不是实力问题。

如果上半场一直留在场上的是他……

“队长。”

“队长怎么样?”

“我看到最后两枪有点不稳……”

“下半场是苦战啊!”

“冷敷一下有没有用?”

刚一放下鼠标,所有人都朝着陈尧围过去了。

陈尧莫名地看着他们:“干嘛?”

全队心里都有点打鼓。

下半场他们将作为匪方,也是这张地图的主要进攻方,进入更激烈的战斗。

不知道短暂的半场休息的时间,够陈尧恢复到什么程度。

张宁更担心的却是,为了这样一场练习赛,会不会影响到陈尧的整个职业生涯。

“听我说,”张宁止住了其他人,“我上半场已经看到了,你确实能间歇挂机,但一方面对方明显在针对你,你没多少‘间歇’的时间,另一方面,你的伤是旧伤,间歇挂机起不了作用。如果你再打下去,也许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伤……”

陈尧无辜又疑惑地看他:“为什么?”

张宁眉毛往上猛地一拉,为什么,这还需要问为什么,伤病问题长期是职业战队的教练困扰的问题,稍微来个腱鞘炎,处理不恰当都可能都会弄到一个明星选手的退役的地步,更不用说陈尧这种曾经危及生命的伤势了。

“为什么会不可挽回?”陈尧继续问。

“呃。”张宁举例说了很多因为伤病而不得不陨落的选手的悲剧。

“情况会比当时受伤的时候更糟?”陈尧问。

“……”张宁被问住了。

“现在的损伤不会比当时严重吧?”

“那倒不会……”

“既然当时能恢复,为什么这次不行?”

“……”张宁嘴唇动了两下。

陈尧说得不对啊!

可好像真找不出什么逻辑漏洞来?

结果,还是脑子最直的沈照楼,找出了陈尧这话哪里不对:“敢情你上场就是抱着肯定会有损伤的心态,去打的?”

陈尧无辜地点了一下头。

沈照楼简直被他气得火冒三丈。

不,三十丈!

她拿起鼠标垫就连砸了几下陈尧的脑袋:“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啊?下个星期就是职业定段赛!你想不想过关了?”

“职业定段赛每年都有,和博学打运输船,却是最后一次。”陈尧静静地回答。

谢轻名瞪圆了眼睛,抬头盯着陈尧。

陈尧接着解释了一句:“今天之后,他们没资格做我们对手了。”

他们可没有向下接队的毛病。

向上,挑战,各种更强的,不可能的战队!

直到杀进A级联赛,杀上真正一流的职业舞台。

“可是,这真不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时候……”裴鹏天说。

“英雄?”陈尧再次困惑,怎么就听不懂他们都在说什么。

“谢轻名出了问题,你想救场……”韩笑补充裴鹏天的意思。

“我跟他同样都出了问题,谁是英雄?”陈尧一句话直击本质。

谢轻名出了问题,让战术没有办法顺利执行。

但是,他也一样出了问题。

说到底,没有谁在救场,没有谁是英雄。

两个实力最强的人出问题,导致场上的胡子他们,需要承担更大的场上责任,他们才是英雄!

谢轻名眼底的火光,跳得更激烈了。

他沙哑的嗓子里艰难地挤出:“你不怪我?”

陈尧的目光更加困惑了。

今天怎么感觉跟所有队友不在一个世界?

“我怪母猪。”陈尧想也不想就回答。

噗……

沈照楼刚顶着气头,一瞬间却突然又忍不住想笑出来。

真是够了!

她短短十六年的生命里,还从来没有这种特别特别想哭的同时又特别特别想笑的诡异情绪!

讲道理,最该怪的,好像还真是那头该死的母猪!

只是她可能不会想到,如果陈尧当时没有受伤,现在,他会在什么地方。

谢轻名的手指忍不住在动。

就像是敲在键盘上,带起一蓬蓬腥风血雨的犀利节奏。

可是,他的脚挪不了一步。

虽然以前七中就没打赢过博学校队,但是,谢轻名永远是场上打得最好的那一个。

输了,他可以怪队友菜,不会打,不会走位,不会配合。

而且整个七中,甚至被他喷得一塌糊涂的队友们,也都同样是这样认为的,觉得输不是谢轻名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菜拖累了谢轻名这样一个准王者的高手。

谢轻名是不会有锅的,都是队友的锅。

“队长。让我……上。”谢轻名抖着声音说,“至少,输了我背锅。”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