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详情
生死狙击手游 首页>生死狙击之绝顶枪王 >第288章
游戏下载

我们不是大人物(上)

时间:2016-10-09   word格式下载

“记得小时候,在网络上看到过一个很红的问题,青梅竹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想,我应该很有资格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嗯,更确切的说法应该是,末日里的青梅竹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

我六岁那年,曾经居住的城市,那个可怕的病毒已经快要蔓延整个城市,父母带着我,提前举家逃离了那座城市,搬回了爷爷奶奶曾经居住的老家小镇。

小镇不大,人烟稀少,清一色的独门独院。

爷爷奶奶留下的老房子,虽然有些老旧,却很宽敞,大院子,大屋子,顶层阁楼上,甚至还有一个爸爸小时候玩过的滑梯。

虽然那个时候的大人们,似乎都活在末日将至的恐惧中,和从都市流离失所的悲哀中,但我却感觉很快活。

院子里的虫鸣,楼顶的滑梯,门口的枣树,都是那时候我最喜欢呆着的地方。

不过,要说最最喜欢的,还是静静地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着对面那个院子里的小哥哥。

他总是坐在院子里,独自摆弄他的枪械模型,有些枪管很长很长,有些枪管很粗很粗……他认真的样子,总能让我想到爸爸在电脑前写稿时的模样。

后来,我知道,他的名字,叫做洛天冬。

……

再后来,我和他成为了同班同学,父母忙的时候,我会和他一起上下学。

他的话,总是不多,走路,总是很快。

不过,每次只要我轻声叫上一声“天冬哥”的时候,他总会马上停下脚步,等在原地,回头看看我,挠挠头道歉:“不好意思,小泡萝,我想事情去了,所以走太快了。”

“傻天冬哥,那你就慢点走啊,不怕我走丢啊!”我总是撅着嘴巴骂他,他除了浅笑,从来都不知道回嘴。

就这样,在洛天冬无数次“不好意思”的道歉声中,我们渐渐长大。

十岁的时候,我们从小镇的学校毕业。

他送了我一个笔记本,上面每一页都画着,他最喜欢的一把枪械M200的分解图。

他的字真好看,像女孩的字一样。

我再看看自己的字,真丑。就照着他的字练练吧。

“傻天冬,送一本画满了枪械零件的笔记本给我干嘛啊,我又不像你,那么喜欢枪……”我把那个黑色封皮的笔记本小心地放进了自己的书包,然后依旧噘着嘴骂道。

“啊……不好意思,小泡萝,我看你经常也在看我看过的枪械类书籍,所以,我以为……你也喜欢的。”洛天冬还只傻傻地挠头。

“你没救了啦!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小泡萝了,现在我已经不喜欢吃泡萝卜了,叫我大名,罗故城,记得了吗?!”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我突然就觉得很窘很生气,转身兔子一样地跑开。

……

十一岁,原本如同伊甸园一般的小镇,终于也没能逃过那可怕的病毒的侵袭。

老师,同学,邻居,那些熟悉的面孔突然一夜之间就变得如同魔鬼般可怕。

“喂,洛天冬,我好害怕,如果哪天,我们也变成那种样子了,怎么办?”在学校无限期停课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会跑到他家里去,静静地看着他继续做着他的枪械研究。

“我觉得,如果能和相互喜欢的人在一起,怎么样,都不会可怕吧。”洛天冬想了想,回答道。

“那……你有喜欢的人了吗?”我盯着洛天冬的眼睛,问道。

“也许……也许,以后会有吧。”洛天冬没敢看我的眼睛,脸色发红,声音低低地答道。

没过多久,父母再一次决定搬家。

这一次,迁徙的地方,会是更遥远的一座隔离区。

在离开之前,我哭了整整一夜。

我舍不得这座给了我童年快乐的小镇,舍不得爷爷奶奶留下的这座庭院,也舍不得那个家伙。

临走前,我将爷爷奶奶这座承载了我最美好记忆的庭院,画了下来,送给了洛天冬:“喏,帮我留着,将来记得还给我。”

“嗯,我会的。”洛天冬狠狠地点着头,然后转过身去。

我知道,他在偷偷地抹着,没有忍住的眼泪。

……

再后来,我们便断了联系。

十六岁那年,填报志愿,我义无反顾地填下了希望理工大学,武器系统与工程专业。

第二志愿,空白。

我们长大的时候,教育资源已经很紧张了,我好羡慕爷爷奶奶他们说的那个时代,大多数的孩子都可以上大学,真难想象那是一个什么样的美好世界,或许应该叫它天堂吧。

我们每个隔离区只有一所大学,成绩好、品行优秀的竞争者很多,但其中大部分都没有进入大学的机会,同一个分数段不是以分数高低来录取,而是以抽签来决定谁能被录取,所有人都想考得更好——从670-700(满分)的最高分段的中签率,高达50%呢!

校长说,我们这个时代,需要有一点运气的人。

第二志愿敢空着的人没几个。

只要有上大学的机会,无论哪个专业都是好的。

很幸运,我被这所黑暗纪元时代,枪械和武器制造研究方面最著名的学府录取了!

但是,也很可惜,入学之后,我托学长,托老师,翻遍了学校近几年的所有学生名录,却没有发现哪个傻家伙的名字。

他死了吗?

我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噩梦。

就这样,平平淡淡地度过了四年,直到毕业设计的时候,正在参加答辩的我,却突然接到通知,我被希望港保密级别最高的一个组织征召了,成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计划“家园”项目组的一员。

我不是这一届最优秀的学员,甚至有几门课的老师,都不一定能叫出我的名字。

我这样一个菜鸟,怎么都不应该会被“家园”项目组选中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是好事。

就在同学们的艳羡,和我的迷茫中,我去了“家园”项目组的基地报道。

基地最深处,最坚固的那个办公室里……

一个挺拔的身影转了过来,看着我,挠挠头带着歉意地笑道:“不好意思,故城,现在才找到你。”


苹果下载

App Store

安卓下载

Android